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说一下【带卡甜饼】恶不恶不作人设概念:


土哥阿飞时期炫酷的腿甲和臂甲都是有的,因为偷穿老师外套臂甲摘掉了,左眼是再生移植,原装的。因为掌握着空间忍术所以收集情报能力堪称一绝,木叶的长老团为了更好利用这份能力不惜将情报部部长职位给了土哥这个宇智波。或许他们也将村子和宇智波关系好转寄托在土哥这个不一样的宇智波身上吧。


卡卡西左眼在带土装傻充愣撒泼打滚的情况下没有成功归还,进入暗部是为了更好帮衬老师和带土,因为神威空间的原因护甲装置和随身携带的刃具都大大减小,并不很依赖写轮眼的拷贝作用。相应的更注重自己进攻的节奏,配合重铸的白牙和自己倒腾的雷遁·百(千)术·改,一人完成了不少攻敌战。


野原琳作为三人小队中的重要续航关键,无疑医术极有天份,并且曾受纲手指点。略有区别的是,她更为注重脱离查克拉的医疗手段,三战后期参与完善了战场应急救护手册,战后在纲手离村的紧急情况下特封为医疗部部长。


水门没出现是因为请假和玖辛奈一起奶孩子呢,如果不是小鸣人要看爸爸穿着火影袍装大白鸟,估计有段时间不会发现自己袍子被学生拿走了吧


我就是个正文没两句话人设就能写个论文出来的辣鸡

 
标签: 带卡 野原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63)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