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甜饼】恶不恶不作

■H.谁在恶作剧,老师之间的友?情

■欢迎收看大型连锁灾难总动员式恶作剧,希望写出碟中谍中碟中谍中碟中谍样的快感

■大家超乎寻常八卦和热爱搞事的ooc

■本章有少量鸣佐/樱井



这件事情起因说起来应当怪一乐老板。


鸣人振振有词,准备向小伙伴们从事情的开始,解释自己为什么在正常的饭点还蜷曲在拉面摊小小的座位上。


谁让一乐的拉面那么好吃,热气腾腾的汤面足以干掉一切饥肠辘辘的生物,让世界充满鲜花和爱。


“鸣人君真是太客气了,来,给你加一块叉烧。”一乐大叔高兴地抄勺给鸣人添汤加料。


“但是你这算是把脑子一起干掉了吧?”佐助说。


鸣人盯着一乐大叔在店里墙上挂的日历双眼放空吸溜面条。


昨天,是一个夜风微凉的晚上。


带土数了数手里边角还带着酱汁的手稿,满意地举手点单。


“一乐大叔,特制全份超大拉面!”


“太棒了——我可是一写好就给带土叔你看了的说!”刚刚还在装死的鸣人举起双手欢呼。


“看在多写的字数份上,”带土开着写轮眼一页页翻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拷下来回去给卡卡西,“哦哦,已经打算让案山子摊牌了吗,这样发展会不会太快了点?”


“是哦,”鸣人开始玩筷子,“那要不再来点感情铺垫吧我说,正好可以把我以前被好色仙人毙掉的片段当做新设定加进去,所以啊,友情和羁绊力量没有人可以超越!”


“旧设定?回忆童年吗?确实,案山子的成长时期真是十分令人期待,”带土习惯选择忽略禁书中谈友情的不合理性,他已经翻到了最后,“记忆中的画面多么美好,案山子对面的御美都就有多么狼狈——呵,从紧紧缀在案山子后面的人气排名位置上滚下去吧!辣鸡!”


“就算你这么说,案山子的胸围也不可能超过御美都的啊带土叔。”


“有没有胸又有什么关系,”带土不屑,“就算案山子的胸平的和卡卡西一样,也是我女神!”


明明在意到都把卡卡西老师搬出来了。


鸣人顿了顿,迅速记下新式play:来自旧♀友的乳の调♡教


不过说到友情……


“带土叔,我爸是不是也给过你们铃铛抢着玩啊?”他问。

“一定要恐吓学生三选二什么的,老爸心眼太坏了我说!”


“这可是三代的传统!


……你要对案山子的童年做什么?先说好,强制类饿肚子的遭遇我不接受。”


“不会啦,也就是一些小孩子之间的恶作剧吧我说。”鸣人先闷了一口汤,“增进感情,共犯是最快的方式啊!”


带土眯起眼睛:“怎么,你们三有过共犯经历?到哪捣乱了?”


“老妈那么厉害,老爸又那么忙,我才不会捣乱吧我说!”这样说的鸣人一脸幸福,他的老妈玖辛奈是全村最厉害的女人,他的老爸水门是全村最好看的男人,他要是不听话,很有可能引起全村两个顶级势力的冲突。为了和平,他当然会安分守己。*


“也就是和卡卡西老师用黑板擦打了个招呼——”


等等我的脑子还有世界上皮毛最油光水滑的九喇嘛,告诉我我刚刚说了什么?


你完了。九喇嘛龇牙笑成柴犬。


鸣人迅速闭嘴,然而带土的眼睛已经红了。


“是个什么样的招呼?”宇智波家这代情报部头子语气轻柔地问。


“…………等?!!!”


“然后今天早上,”鸣人放下吃了一半的拉面搂着佐助的肩膀开始假哭,“我妈就说为了鼓励我想要学习拉面做法准备修行的毅力,给我备了一大包饭团就送我出村了。”


“噶桑!噶桑你做的饭最好吃了啊我说!我没有要去修行啊!信我啊!”鸣人死死扒住村口登记处的桌子。


“我知道,我做的饭很好吃的说!”玖辛奈眼睛含泪,“但如果是鸣人你喜欢的拉面,妈妈我会支持你的说!”


带土这一招太狠了,全村哪怕是赤丸都知道鸣人对拉面的爱仅次于朋友,所以当他用神威杀到四代家,为鸣人扣上因为向往拉面而想外出修行又不敢直说只能拜托带土这个可靠长辈代为说明的理由后,玖辛奈几乎瞬间就相信了。


“回家呗,反正四代大人和玖辛奈阿姨一向宠你。”小樱脑海中吐槽着无数省略号,仔细收好医药箱里一张井野插花时候的照片。


佐助接收到鸣人扭扭捏捏递来的眼神信号,身形巍然不动出声:“不,小樱,这次我能理解这家伙。”


“啊?”


“哪怕是假话,玖辛奈阿姨也是抱着很大期望送这家伙到村门口离开的吧。”


“唯独不想让父母失望,就是这样。”


对哦她怎么忘了,四代一家都是互控人设啊。


“我就是这么没出息啊我说。”鸣人沮丧地挑着面条。


“那就……这几天在其他人家里住?”小樱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佐助推开鸣人的脸,“带土那个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尤其在涉及到卡卡西的问题上,当初带土就敢因为他给卡卡西的眼睛被族里再三要求讨回,一气之下搬到了旗木宅,现在知道了鸣人用黑板擦和代替迟到的自来也通知小队集合消息的卡卡西打招呼,不可能只是轻轻打发鸣人出村就能气消的。


说不定鸣人一出店门,就会遇到无数黑板擦袭击。


鸣人一向乐观:“佐助你不要这么说带土叔啦我说。”


“全家聚餐他单单给我的米饭里埋了一颗软糖……你别跟着我叫带土叔!”


“那我就要叫带土哥啦我说,不和佐助一个辈分我才不要!”


总之佐助还是守住了嘴角弧度。


哦这酸臭的味道。小樱面无表情将一张干花帖压在井野的照片下面。


“你要小心了,吊车尾。卡卡西老师在暗部也是很受人尊敬的前辈,万一带土还说动了我哥,”佐助压抑着嘴角,沉痛并坚毅地说,“我们就是敌人了。”


鸣人看上去遭受了一万次千鸟。


“不,和佐助为敌这种事情……我不要这样的说。”


此时的鸣人蓝色的眼睛满是璀璨的决心,金发在汤面氤氲的香气中更加闪亮。


拉面店一时间气氛凝重。


小樱想来想去:“你们说,如果去求琳老师说和,鸣人再加更三个月的手稿给卡卡西老师,带土老师有可能不再追究吗?”


“只有一个问题,”佐助双手交叉抵着下巴,“据我哥说,当年带土没少吃醋。”


“带土叔不是一直吃醋吃到现在嘛我说?”


“不,是吃琳老师的醋。”


“……啥?”×2


“据说琳老师当年也暗恋卡卡西老师来着。”


看来这件事也要对琳老师保密,不然带土友军又要增加一个。


“那就只好申请外援了。”小樱这样说着,探头对街那边的金长直招手,“井野,这边,我们队有个笨蛋需要帮忙。”





在烤肉店空调最足的角落里,窝踞着六个少年少女。


“我们可以合理推测一下带土老师的计划。”鹿丸捧着烤肉店里附赠的白水,除了负责大口吃肉制造气氛的丁次,大家一边分着玖辛奈给鸣人打包的饭团,一边聆听贤十的教诲。


“假设一,”鹿丸伸出一个指头,“带土老师没消气,想把鸣人支出村子进行下一轮捉弄,鸣人会去哪里打发‘制作拉面’的时间?”


“我可以去帮一乐大叔进货的啊我说。”鸣人老老实实举手。“也有一些采集食材的d级任务。”


“哼……这家伙在战斗中可从来不差!”佐助挨个把对面的眼神瞪了回去。


“没错,鸣人很可靠的哦!”小樱慈爱拍了拍鸣人的肩膀。


“你们两个,干嘛突然夸我啦……”


“那么带土老师估计会觉得不好打扰到普通人,从而会等你回到村子再动手。”鹿丸举起第二根手指头,“所以我们跳到假设二。”


“带土老师会让你在卡卡西老师面前出个大丑,借此扳回一城。”


真麻烦啊,有着独立行动能力的小孩子在喜欢的人面前乱来,搞不好会变成终结谷第二……不,大概是我想多了。


“这个‘大’的范围是,是什么啊我说?”鸣人小心翼翼地问。


“打发你出村的程度x10吧,还记得上一个隐瞒b级任务具体情况还胁迫卡卡西老师的委托人吗?”


“……不是很想记起关于他的事情(/的说)。”x4


“鹿丸!”鸣人殷勤地将丁次烤肉堆成山的盘子进贡到鹿丸面前,“救命!”


“诚心诚意去请求卡卡西老师的原谅就好了。”鹿丸把盘子推回丁次面前,及时保住了烤肉店。


“……”


“怎么了,犯了错就要道歉,哪怕是忍者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忍者的道歉难道不该是用性命作为补偿吗?总觉得这次凶多吉少了啊。





“体检体重是多少?”带土躺在旗木宅的榻榻米上,高举手中的杂志,从杂志和手臂组成的尖顶小家形状的空隙中去看卡卡西。


被问的人专心盯着白瓷盘子里的酱汁。


带土大大叹了一口气。


“明明都是肉,吃鱼怎么就不长膘?!”他愤愤不满。


“明明有些人不吃肉也长膘。”卡卡西塞了一口饭,挺小声反驳。


带土哗啦坐起来:“你看到谁长膘了?!”


这时候这句话有三个意思。


一,有人不吃肉长膘,带土要为了小学同学去看看是怎么办到的。

二,有人不吃肉长膘,卡卡西是怎么知道的。

三,有人不吃肉长膘,但是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带土。


卡卡西权衡了一下答案,在实话实说和虚报红豆的名字之间选择了一个最简洁的答案。


“你。”


带土拉起自己的衣服,八块腹肌轮廓分明,大方对着卡卡西。


“你说啥?”


卡卡西大口吃菜:“别动。”


“……胜负心还真是强啊,你。”听话保持半脱不脱色情姿势不动的带土说。


“卡卡西老师——”气势恢宏的嗓门和门铃一起响起。


带土举着衣服下摆往门口冲:“你吃,我去开门,吃不完我给你备宵夜。”






门口迎接带土的是好一出大戏。


“老师啊——”鸣人捧着自己啃剩的小半个饭团🍙,跪坐在大门外嚎得哀哀切切,“我对不起你哇——我不该那么调皮捣蛋目无尊长知法犯法还在带土叔面前说漏了嘴——”


“我觉得还是先和静音姐说一声预备个床位吧。”小樱在暗处观察挺担心的。


早就看到结果的佐助正在发短讯给鼬哥,告诉他自己会带鸣人回家住一晚,不,不需要准备晚饭,玖辛奈阿姨的饭团分量很足。


这时候门开了,衣衫不整的带土居高临下俯视着鸣人:“没错,你败北的原因,就是与我为敌。”


“嘎——”鸣人被吓一跳,圆滚的蓝眼睛看了好几遍旗木宅的门牌,“土叔你怎么在这儿?!”


“……”带土怀疑老师的儿子是真傻。


七班不是没来过旗木宅,但鸣人仍然执着认为卡卡西老师是单人住,究其原因,还是带土。


他和卡卡西一个是情报部部长,一个是暗部部长,都是有正经职业时间在身的人,于是七班来的几次要么是看见带土拎着菜回来,要么是卡卡西拎着水果回来,异口同声向他俩偶尔带的三个学生解释“你又带学生回家啦/你回来的好晚啊/我带他们来蹭饭”,成功让鸣人以为带土是来帮卡卡西看管房子的。


朋友嘛,鸣人拍着眼神复杂的佐助肩膀感叹。


“所以你现在是来认罪的?”带土问。


“是的,我错了,对不起。”鸣人老实说。


带土哼了一声,“进来。”


他旁敲侧击了卡卡西一个晚上,确定那块黑板擦没给卡卡西留下什么洗头狂魔的后遗症*,而且卡卡西本人也不是很在意。


卡卡西身心没什么问题,那就没问题了。带土选择性忘记了他还在师母面前参了一本,用他的话说,卡卡西不在意是一回事,他维护木叶所有老师的尊严是另外一回事。


这是九块钱……不,没什么。琳说。







用忍法·水球包裹水芹偷渡到后院喂猫的卡卡西看见鸣人耷拉着脑袋和挺胸抬头的带土进来时稍稍瞪大了眼睛。


“哟鸣人,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晚饭吃了吗?”他将筷子架到碗上,顺势擦了擦面罩,装作一付全是自己吃完的样子。


“吃了一乐拉面的说。”鸣人回答。


“不想再吃了的说。”鸣人补上一句。


卡卡西清理了一下耳朵。


鸣人不想吃拉面了?!


“带土,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他非常干脆转头问了同居十几年的室友。


“我没有。”带土很硬气地回答。


“鸣人你不要害怕,”卡卡西安慰拉面晚期星人,“带土他是不是在你拉面里放红豆年糕了?其实带土只是想和你们分享他最喜欢的红豆,并不是有意对你恶作剧……”


鸣人听到‘恶作剧’抖了抖。


红豆年糕当然是卡卡西唬他的,有导向性的询问总能引起语言和身体的反映。




卡卡西乱说的越来越天马行空,说着说着他自己开心地笑了起来。


带土不着痕迹松口气,转眼又有点沮丧。


果然卡卡西很喜欢老师的儿子啊。


这几天因为上个任务的原因卡卡西总是没什么胃口吃饭,带土都快要绑着他去找纲手了,现在看来鸣人还是很有用的。


眼看大家其乐融融冰释前嫌,鸣人突然冒出来一句:


“带土叔还真是在意卡卡西老师哦。”


带土跳起来:“谁在意他?!谁在意了!!”


鸣人不解:“可是,因为好久之前的事情这么生气,你果然是非常——非常在意吧我说。”


嘭地一声桌子裂了。


“我没有非常,非常在意卡卡西。”带土眉间打下一片阴影,写轮眼缓缓转动,大脑极速运作。




“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你啊——漩涡鸣人。”


卡卡西只来得及召唤出布鲁撑起桌子,此刻与浅色桌布下探出的狗头面面相觑。


“带土,冷静点。”他扶住筷子。


“哎哎,因为我吗?”鸣人指着自己瞪大眼睛。


“没错。”此刻的带土神情凶恶,一脚踩在卡卡西座椅空出的边上,卡卡西悄悄捏了捏那结实的小腿肚,被带土拍掉了手,“身为四代火影的儿子,自来也的徒弟,我的学生,你能拿得出手的居然是那种不入流的小把戏。”


身为老师你希望我拿出多大的阵势去做恶作剧啊?!把火影岩轰掉半个头*吗我说?那样已经不是恶作剧了是要给自己护额来一下告别村子吧?!


“看来还没有正确认识到自己的无力啊。”带土从神威空间拽出纸笔飞龙走蛇,片刻塞到鸣人眼前的是一封折好的挑战书。


“来做个了断吧,我会用我的方式告诉你,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让你羞于提起你曾经的弱小!”


卡卡西心里翻译:来比试一番吧,我赢了就不许旧事重提!


哦……哪件事?










“鸣人居然站着走出来了!”


“我听到了的说,樱酱。”


“……带土那家伙,提出了什么过分要求吗?”


“超过分啊我说!”鸣人挥舞着手里的挑战书,“我都要生气了!”


“带土叔为了卡卡西老师,嘲讽我的恶作剧手法不入流啊!”


你也就做过一个恶作剧吧。


“——明明是我们一起策划的恶作剧来着!”


是的,对于姗姗来迟大名鼎鼎的三忍自来也,佐助提供黑板擦,樱酱望风,鸣人执行,结果砸中了只是传个讯的卡卡西。


这就不能忍了。


“上面写的是要对给卡卡西带来不幸的辣鸡实行天诛。”佐助冷静浏览一遍,“呵,真是好胆。”


小樱扯了扯手套,笑起来又甜又淑女:“带土老师好讨厌哦,这么正式的挑战书,岂不是一点点拒绝余地都没有了嘛。”


鸣人还很兴奋:“可是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挑战书哎!我能不能让爸爸给我盖个章收藏起来!简直太帅了!”






*讽刺

*洗头狂魔对应原著卡卡西洗手后遗症

*讽刺x2


七班老师是(自带同学的)的自来也设定,带卡一个任职情报部,一个任职暗部,琳任职医疗部,三人在四代拜托下偶尔客串七班指导上忍,所以七班也叫他们三个老师

鸣人小时候的家庭指导是爸爸妈妈,佐助是宇智波一族,小樱是去和红开发幻术天赋,后期发展为擅长破解幻术的暴力奶

这么看来七班每个人的老师加起来好多啊






下章预告:


我们都是文明高素质忍者,来比比谁的朋友多吧!


评论(1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