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2016fate双枪百日祭】长夜狂想Chpter.7By刀笔


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7

忽然从高高的围墙上落下一只带着挺括帽子的兔子,它在落地时猛力一跃,叼走了一朵金子做成的铃兰花,然后抖了抖身子,掉下来一小截大概是个少年手掌上的某根骨头后,又越过高墙离开了。
巨人解释道:“那只兔子每年都要来取走一只金铃兰,为他侍奉的王子做一件能够献给心上人的礼贺。作为交换,他为我带来下界相关的消息。”
那截骨头唱了起来:
“深海已经被贝壳和珍珠装点,
雪掩盖了霜冻之地的泥泞,
蓝色的锤斧被木头支撑起来,
未戴顶冠者在废墟中哭泣,
有谁悄无声息夺走了...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67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67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5

“嘶——”库丘林龇牙咧嘴地抽鼻子。
他的父亲是象征光明的太阳神卢赫,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穿透骨头的寒冷了。
“卢赫之子。”那位冰冷的女士对着小迪卢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飞雪在这片冰域骤停。“安格斯神王殿下还是那样爱护你。”
“我也爱您,教母。”小迪卢熟练地回应,并且追加了一句孩子气的抱怨,“您都好久没来纽格兰奇了。”
他的教母因为这句直白的诉讼,苍白的脸颊染上几分人类的肉粉。
“让我来为您介绍一下吧,御子殿下。这位...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53长夜狂想-凛冬盛放的蔷薇与荆棘by刀笔

Chpter.4

1.场景来自fateAU双枪文《长夜狂想》3

2.私设神奇

——他们面前是一个全身都覆盖着冰霜与寒冷的女人,她踩在巨大的雪橇上,橇前锋能切开席卷着细碎冰凌的风雪,美丽的铂金卷发盘在她的脑后,淡蓝的瞳孔注视着她的领地直到永恒。

——她在那里,就是凛冬。

小迪卢惊喜地叫出了声。 “教母!”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39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39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5.本章有少量百合情节,慎点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3

“它?”
“没错。”老安东尼奥几乎要扯掉自己的耳朵。
“这个国家失去了未来。”
然后他真的把耳朵扯掉了。
瞬间沉默。
库丘林忍耐住差点投出枪的手,用枪尖拨了拨因为没了耳朵掉在地上的灰白假发。
“解释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在老安东尼奥几乎浪费了一辈子的语速终于解释清楚了来龙去脉后,库丘林和迪卢木多终于稍微了解到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世界。
他们面前的老安东尼奥,包括整个作为王国的镇子,都是拥有...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25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25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2

幽暗的丛林间,黑夜也无法掩盖住的光芒缓步穿行。金发的俊美男子小心翼翼怀抱着黑发婴儿,在他头上飞舞盘旋的四只伴生鸟儿鸣着不同的音阶,不时地落下,用短促清脆的欢叫为他怀中的婴儿赶走黑夜中的孤寂。
“他是谁呀……安格斯哟……他是谁呀……”丛林间的微光嬉笑流窜,窃窃私语此起彼伏,丰饶的纽格兰奇为主人归来而庆贺,举止优雅的美妇人匆匆赶来迎接丈夫,看到他怀中的孩子不由捂住嘴惊呼一声。
“我亲爱的!这个孩子——多可爱的孩子!...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11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11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1

他步履蹒跚着跌坐在水边,那强劲的手臂曾经可以轻易挥动一千斤的魔枪,如今连掬起一捧水都艰难地如同老人举起大斧。一道可怖的伤口贯穿了他的腹部,他曾见过不计其数的伤口,有自己的,当然更多是别人的,没有一次给他这种即将大限已至的感觉。
三个老妇烧煮的狗肉夺走了他的力气,饶舌者们夺走了他的枪,第一次失去了他们十个同伴的生命和他的老伙计拉伊,第二次他被迫放走了心爱的、失去活力的灰玛莎,而第三次终于轮到他被这不详魔枪贯穿。...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