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段子·八

▎事关信息素,有物理bug,以及信息素只作用于嗅觉和心理
▎可以结合段子·三食用

 

 

克拉克·肯特,AKA超人,大都会的明日之光,黄太阳下的正义之神,——是个外星人。

布鲁斯·韦恩,AKA蝙蝠侠,哥谭的黑夜义警和头条杀手,联盟永远的planB,——是个B。

 

“你觉得他俩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儿的?”闪电侠嚼着能量棒问绿灯侠,他的鼠尾草香混合着绿灯侠的绿星月季,让联盟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

“哪怕是榴莲,他俩的狂热粉丝也不会在意。抱歉伙计,你知道我不是对榴莲有意见。”绿灯侠一语道破真相。

 

 

“不,克拉克,不行,你和我一起去的话味道太大了。”吉米抱着心爱的相机,“炭烤面包!哪怕——这是最新款的超人挂坠吗?!……即使这样也不行!不要贿赂我!”

克拉克只好把授权厂家寄给联盟的超人周边样品收起来。

“露易丝……”他又可怜兮兮看着女记者。

“不。”夏季红碎茶味(*橘香)的露易丝回绝了他,“这次晚宴很重要,我不希望我闻起来像个烤熟的橘子。”

“我可以喷遮盖剂!”克拉克不愿放弃。

“那就有点娘了,也很不专业。”露易丝皱起眉。

克拉克在他们离开后狠狠叹了口气。

他是个外星人,没有地球的信息素划分,好在自身的特质能用信息素味道混过去——超人以黄太阳为力量之源,他的身体无时无刻不辐射着微小的太阳能量,这导致他无论和谁待在一起,不消片刻就会嗅觉意义上烤熟对方的信息素。

是的,克拉克的生涯充斥着猎奇烧烤Patty的味道。

克拉克一点都不想回忆自己是如何在个人信息里填上味道是臭氧时被爸妈笑了多久。

暖烘烘的太阳,克拉克愤愤接通了蝙蝠洞,根本不酷!

 

 

“我的信息素是冰镇雪山矿泉水,也就是纯水冰块,”布鲁斯刚起床摸进厨房吃下午茶,“韦恩随便喷些同种基调的香水就行了,也没人赶着问我,他们总觉得自己挖出来的才是事实。”

“天生的潜行者。”被他塞了一块沙河蛋糕的克拉克羡慕得不得了。“我就不能总穿着超人的制服作为抑制手段。”

布鲁斯若有所思凑近他嗅了嗅。

“我有一个办法。不过你可能不会接受。”他看似冷静地说,信息素让嘴里咬的欧培拉似乎夹带了冰碴。

“说说看。”克拉克示意。

“从日常表现来看,你的体质会对信息素造成影响,也就是说,反过来也可以。”布鲁斯喝了一口薄荷茶,还略微漱了漱口。

克拉克等他咽下了茶,扬起左边的眉毛。

“你说的是我想的那个办法?找一个烤熟了也很好闻香种的人去要求信息素结合?听起来妈会很高兴,她总说我也到这个年纪了——”

布鲁斯舌头在口腔内确定了没有蛋糕残渣后,干脆利落塞进了对方的嘴唇。

“而我毛遂自荐。(And I recommend myself.)”

 

 

“你有没有觉得蝙蝠侠和超人最近在一起的时候空气总是潮乎乎的?”闪电侠敲敲绿灯侠的手臂。

 




*小太阳+纯水冰块=水——蒸——气

越来越傻了怎么回事!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2)
热度(163)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