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BS】酒后好办事(上)

▎他们度过了一个影视之夜,起码开始是这样

▎极度ooc、以及HE

▎蝙超|绿红

▎700粉感谢!

七百粉都写了六百粉点梗还远吗(?





就和蝙蝠侠对他的管家宣称了三十年的乳糖不耐一样,没人把超人新造的词'酒精不耐'当真。

联盟主席肩背笔直坐在韦恩集团某处房产客厅的中心位置,左手握着冰啤酒杯,慎重地像亚瑟握着他的鱼叉三叉戟,和发号战斗时那样慷慨激昂:“一切会对我的神经造成影响的物品在黄太阳下都对我无效——我很遗憾无法和你们一起享受酒精。”

布鲁斯显然保留意见,他敲敲铃,带着面罩全副武装的青年骑着摩托(说真的,在走廊里?)扛着足足六十四位密码箱出现在客厅门后:

“夜翼特快!签收人是你吗超人!请签在我胸口……我是说签在这个本子上!”

克拉克相当腼腆给他在签名版上留下了名字。

布鲁斯用一记瞪视驱逐了得到偶像签名的夜翼,无视了密码锁,在箱子提手握了一下,用掌纹开了箱。

“红太阳灯(克拉克:你是怎么……算了。),总有些时候你的超能力不是很受欢迎,比如战后治疗。别否认,氪石会让你痛苦,这个会让我们都方便些。”

“我们有女神,速跑者,宇宙士兵,海王和终结者(*指钢骨),不用那么拘谨,超人。”

蝙蝠侠当然能给刚刚复活且经历过一场战斗的超人片刻的放松时间。

“他刚刚说了个笑话。”巴里受到了惊吓。

“钢骨绝对录音了。”哈尔说。

“我录了。”钢骨把录音上传到了绝密档案。

克拉克呆滞片刻,放弃了继续拒绝蝙蝠侠的好意:“如果你们对红太阳不会过敏的话。”

浅浅的红光渗透了娱乐室的边边角角。

布鲁斯切心注意着克拉克新奇握紧拳头后的反应,直到年轻人试探性又抿了一口啤酒,宣布:“现在我尝不出来它的材料比例了!”

这外星人真是有一条敏感的舌头,是不是?

“希望我没有错过什么。”神奇女侠优雅敛着裙摆走进来,如果不看她肩上描绘特洛伊战争的陶瓷酒缸,她能给全身所有的人工造物代言男性向广告,现在她连女性向广告也能胜任了。

亚瑟紧随其后,他带来一瓶极为宝贝的伏特加,看他小心翼翼的程度,布鲁斯怀疑海王在路上就喝掉了一些。

“我们是不是该带点酒来?现在去买还来得及吗?”巴里十分紧张。

哈尔把影片目录的选择器塞给他,自己悠然自得翘起了腿:“你带了新口味的披萨!挺起胸膛,boy,这只是一个电影之夜!”

布鲁斯在克拉克身边深沉说:“别让阿福看见,允许外卖出现在他眼皮底下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克拉克和巴里对他悚然而视。

灰白头发的管家慢悠悠推来满盛联盟今晚口粮的豪华餐车,巴里将披萨迅速塞到哈尔和沙发之间,心虚按着遥控器翻找起电影目录。

“希望韦恩家的招待能让诸位尽兴。”管家离开之前这样说,谁都能看出来他对大宅中这么热闹颇为满意。

等他离开后,巴里从餐车下找到了两大瓶可乐。

“不过他挺喜欢你们的。”布鲁斯将自己的酒杯放在徒手开瓶的亚瑟面前。

 

 

 

 

“不要纪录片,尽管疏漏让我发笑,但那样太不尊重知识了。”戴安娜说。

“不要太空和星际有关的,我看够了,真的。”哈尔说。

“不要枪战动作片。”布鲁斯十分简洁。

“不要机械和变身,我怕我的系统会自动学习,然后直到明早我都要做一个赛博坦人了(*变形金刚)。”钢骨举手。

“不要和记者有关的就行,我总觉得佩里下一秒就会跳出来催稿。”克拉克新奇地喝着啤酒。

“有水上内容的话也算了吧,”亚瑟凑到戴安娜的酒缸前,十分陶醉闻了闻,“哪天带你们去亚特兰蒂斯玩。”

“OK,看来只有我一个还没厌倦工作。”巴里瞬间挑出十几个,“那么就,不要有时间悖论,不要跑步,不要黏糊糊的怪物。”

最后他们看了《实习医生格蕾》。

这很赞,医生们是血腥和病痛中走出的英雄,用手术刀直面人性,自身却也是众生中饱经考验的一环。

能力过关不代表心灵过关。

“我很荣幸是你们。”布鲁斯有点含混地说。

克拉克举着披萨,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里敬畏目送亚瑟将伏特加混合着天堂岛特产酒和薯片冰块嚼着咽了下去,然后举着麦克风开始用死亡摇滚给抢救情节加油,哈尔拎着绿灯戒指变出来的自动乐队跟着站了上去。钢骨把自己的双手变成了剪刀手爱德华的医疗器械版本,并且在上面戳满了炸过的牛油果。

 

 

 

 

 

三个小时后。

“我这辈子都没觉得太阳是这么可怕的玩意儿!!那么大!还那么热!我差点就赶不上你们的小集会了!!(*电影绿灯侠靠太阳杀死了Parallax,自己也差点坠入太阳)”红绿打光在厅中跃动,绿灯侠歇斯底里随手一个泡芙砸到茶几的盘子堆里,两根银质肉叉掉了下来。

巴里手上绑着女神金色的绳子模仿慢动作翻滚,大概在干杯的时候戴安娜杯中满满的酒液不小心溅到了其他人的杯子里,他们现在有点嗨过头了,这很不对劲。

布鲁斯一只手臂搭在克拉克背后的沙发靠垫上,腿翘着,看一眼克拉克,就很得意地喝一口酒。

“蝙蝠侠有计划,总是有计划。”他将杯子里的冰块晃得啷响,似乎嘟囔着什么。

克拉克反应迟缓抱着不知道谁的杯子坐在那里,时不时吃一口沙拉或者其他,使用餐具似乎已经耗费了超人现存的所有理性,这少了很多趣味。他的黑框眼镜被架在了肋排上,巴里瞬间还扔了两颗葡萄在后面,现在它们应该是唯一能清醒着注视英雄派对的眼睛了。

戴安娜看看只剩一半的陶瓷酒缸,开始往里面大勺大勺加冰淇淋和苹果汁,伴随着激烈的音乐,亚瑟偷了半勺,连同不知道混了什么液体的半罐啤酒,一下子全倒给了克拉克稳稳捧着的杯子。

“……谢谢。”克拉克眼神焦点尽失,慢了几秒说。

亚瑟被戴安娜头朝下随手压进沙发坐垫:“不客气!”

“给我。”布鲁斯说。

“不,这是给我的。我不能给你。”克拉克反驳。

布鲁斯试图进行威胁:“你知道,我能拿到的!”

也算不上威胁啦,毕竟他没法用蝙蝠侠或者银行之类的愧疚负担对克拉克开玩笑。他的手从艰难虚搂着克拉克的后背,直接伸直了去够杯子。

“我有人权!我是客人!”克拉克说,“我要喊阿福了!”

“你的身份证明还在办呢,E.T。而且阿福今晚不会出现了。”布鲁斯够到了,克拉克很容易就放了手。

戴安娜停下将亚瑟按在沙发上摩擦的手:“阿尔弗雷德怎么了?”

布鲁斯用着克拉克的杯子不说话。

克拉克慢了几个拍子看向布鲁斯。

“……你的酒精允饮度过量了?所以你为了不被保证书勒死干脆就辞退了他?”

“然后等我酒醒了再去把他的合同签回来,不然哥谭就没有蝙蝠侠了。”布鲁斯被冰淇淋咯了下牙。“外星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想你。快说,阿福怎么了?”克拉克毫无廉耻回答。

哈尔隔着一个厅喊:“这门为啥开不开——!”

他蹲在涂满了荧光黄的门锁那里,灯戒怎么也变不成开门所需要的精密钥匙形状(*黄色能抑制绿灯戒指),巴里以每秒惊人的速率在门边晃出了残影,这让还缠在他手臂上的真言套索就像闪烁的霓虹广告牌。

“我开了封锁模式。”

“你啥?!”哈尔飘过来瞪着他。

“墙里有钢板,门口有个检测装置,但凡你们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没下降到0.030%以下,谁都出不去,谁都进不来。”

蝙蝠侠就是这么为同事们不会因为醉酒上头版着想。

“我感觉我就要尿出来了,求求你让我去卫生间,我不想以后养成穿尿不湿的习惯!”巴里捂住了脸。“做超级英雄的代价这么沉重的吗?!”

“其实你这么说还挺性感的。”哈尔安慰他。

布鲁斯无语了片刻:“你旁边就是洗手间的门。想睡觉阿福准备了毯子,沙发放平就行了。”

“这些可挡不住我。”戴安娜挑起了眉。

即使坐在这样喧嚣的场景,面对如此多迥异的不凡力量,她舀着酒中沉浮的冰淇淋,依旧清醒地像个老人。布鲁斯感受着面上因为酒或者手下克拉克厚实的肩膀翻涌的热意,和喉中灼烧的凉意,几乎要为她难过了。

“你喝不醉,公主。”

 

 

 

克拉克站了起来,对几乎立刻警觉审视他的布鲁斯绽放出一个傻乎乎又甜腻腻的微笑:“——洗——洗手间。”

黄铜雕琢的门把开合轴转,隔开了即将掀起波澜的大厅——绿灯侠找到了游戏手柄。

 

 

“只是问一下,”戴安娜问被一个笑容迷得不着五六的布鲁斯。“洗手间你装红太阳灯了吗?”

她等了五六秒才得到一个“Dame it!”的回答。

 



 

下章开始策马由缰

 
标签: 蝙超
下一篇
评论(32)
热度(140)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