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甜饼】大魔王和抢来的小学同学·下

■西幻AU带卡甜饼,魔王龙带土x精灵发小卡卡西
■大家都是好人设定,傻白不保证,只有甜
■狗粮好像有点多
■本期没有插图


清新的空气,美味的早餐和最最最可爱的妻子,就是波风水门一天的开始。

在用超·闪光八式·螺旋漆黑波纹快刀均匀抹开配料后,他笑着对互相拉扯着衣角揉着眼睛下楼梯的两个八九岁模样的孩子打招呼:“早啊,鸣人,佐助。”

“早啊老爸/早上好水门叔叔。”

鸣人还在打哈欠,坐到椅子上时就瘫开了四肢,挺嫌弃地用勺子把浆果扒拉到佐助盘子。

佐助目不斜视将蔬菜倒进了鸣人的汤里。

新一轮战争开幕。

波风水门耐心给还在厨房的妻子的面包片上添加爱意,只见他刀叉过处,心形熏火腿片和星星煎蛋齐飞,沙拉酱挤成的精灵族告白语线条流畅优雅,等到他将茴香叶撒在豪华三明治上时,鸣人和佐助都看呆了。

于是等玖辛奈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又出现了两块三明治,一块夹满从汤里捞出来的蔬菜,一块除了黑胡椒和沙拉(其实这个味道不坏)什么都没有。

“来呀佐助酱!爆风乱舞!”鸣人脸上都是汤渍,举臂高呼,将面包屑糊在了佐助脸上。

佐助甩出手帕喊:“神威!”

“这是犯规!”鸣人老老实实接过手帕,两个人中场休战。

玖辛奈捧着脸惊叫:“居然学会自己擦脸了的说!”

“是呢玖辛奈!”这是从头看到尾的傻爸爸。

正在埋头于手帕之中的鸣人和佐助分别感觉手帕被人带着撇去脸上之前没擦到的地方,一时之间还以为是家长善后,都乖巧放开了手。

完成擦拭任务的手帕从脸上撤走,两人脑门上分别挨了个轻轻的脑瓜蹦。

“神威可不是你们这么用的啊。”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身披斗篷风尘仆仆,兜帽掀去后,兽面置在颅侧,面罩只露出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睛。

“老师,玖辛奈大姐,我回来了。”

水门拍拍衣袖——那里藏着他形象奇特的匕首——夸张地松口气:“卡卡西,你终于和带土和好了吗?呀那真是太好了,琳啊,她最近很想你们,正好木叶之森的选拔考试也……哎带土呢?”

“这正是我要说的,水门老师。”卡卡西沉声说,“您昨天给我的信,是不是有问题。”

“唔?”波风水门按着玖辛奈的肩膀眨了眨眼。

“就是婚……婚,……那个。”

“嗯?”波风水门和两个孩子一起歪了歪脑袋。

“……就是那封有婚假批准通知的信。”

水门琢磨片刻。

“卡卡西是在害羞吗?”

“并不是这个问题!您为什么会这么想?!”

“年轻的精灵们就是好啊的说!”玖辛奈眼睛发亮。“婚礼打算怎么安排呢?得叫朔茂回来才行!”

“不师母你先别那么高兴……”卡卡西抖出信件,“老师请告诉我,用这种……方法叫我回来,是木叶有什么事情了吗?”

那可是带土啊,卡卡西想,怎么能用精灵的章印文件去要求一只龙的婚姻呢?所以这不合理的申请表一定是老师要求他回来的信号了——带土昨天被自己岔开话题没反应过来,现在估计在城堡气的跳脚,把盐袋换成细砂糖吧。

是老师的错,这次,他安抚着心中闹变扭的小带土,会给你解决的,所以不要太生他的气啊。

“哎?没有啊?”这是水门利落的回答。

鸣人和佐助已经和玖辛奈讨论了起来:

“抢走老师的带土叔超坏的吧哟!”

“那是我叔!你别瞎叫!”

“可以请阿斯玛家的小未来做花童的说!”

“鼬哥和止水哥也要请来的吧哟!”

“那是我哥!你闭嘴!不许请止水那个叛徒!”

“老师!”卡卡西加重语气,“请不要还把我当成幼崽了!”

“我们得在带土追过来之前处理问题!”卡卡西补充。

没错,不仅是老师隐瞒的木叶之森的事,他还要赶在带土闹脾气前把这张婚假表从档案销毁掉。

“咦?不是带土送你来的嘛?”玖辛奈从三个脑袋围成的圈里抬头,“……那你是连夜赶来的?卡卡西?”

“嗯。”卡卡西以为师母总算认识到他对事态的看重,点了头。

四代精灵王为卡卡西划了个祝祷。

“那就要先去睡一觉再说!”玖辛奈挥手。

红发的魔女将两个孩子推了过去。

“卡卡西的健康就交给你们两个了的说!”她认真嘱咐,“要让他好好休息!”

“等……?!”

“啊?哦!交给我和佐助吧!”鸣人死死拉住卡卡西的胳膊,佐助扯住了卡卡西的另一只手,白发精灵只能被他俩拖着往楼上行进。

“可是老师……”

“卡卡西,”波风水门为玖辛奈拉开椅子,笑着对爱徒说,“虽不知道你为何匆忙赶回来……但如果连一次安稳的睡眠也无法给予子民,我这个精灵王是不是也太失败了?”

这里是木叶之森,整个大陆顶尖战力汇聚的百族集地,哪怕神祗真身降临亦可一战。

卡卡西终于放任自己被拉走,倒在两个小家伙殷勤整理好的客房床铺里,将被子拉过面罩:“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鸣人还眼巴巴指望能穿透两层遮罩物看到木叶十大未解之谜。佐助丢下“好好休息”就大感丢人拉着鸣人跑了出去。

卡卡西将面罩扯下,翻了个身,愉悦的心情被苦笑替代。

带土。
————————————————————————————
精密器械码列摆放,莹莹绿光照亮了整个画风科幻的实验室,五个人正围着一张手术床互相怼牌。

团藏目光阴冷甩下一张Q。

“老师您不能再那样惯着泉奈大人了!”

宇智波镜跟着甩下一张K。

“泉奈大人,您真的不回族里看看吗?”

前三代精灵王猿飞佐助不好拿出烟斗比划,左看右看,出了一张尖子。

“老师待会要去我家吃饭吗?”

前二代精灵王千手扉间简短有力一张王。

“赢了。团藏你去刷试管,他不回去,去。”

下巴一道十字疤的小青年团藏愤然拖起拐杖哒哒哒敲着地板走了。

泉奈在扉间背上趴着,暗中把自己的体重向龙体重等平。本来就脸小,埋在扉间的白发和裘毛里几乎只看得出一双眼睛。

“……你徒弟什么时候才愿意把他的解放媒介从拐棍换成其他东西?”

千手扉间活动手腕:“万一遇见尊老爱幼的敌人,说不定有奇效。”

“还有,要么减肥,要么在我身上老实点。”

宇智波泉奈立刻将自己的体重调整正常,并且机智选择了装傻:“真是个缺乏耐心的男人……我不要吃减肥餐。”

“无论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千手扉间哪怕背上挂着一只变成少年的龙也淡定自若,开始整理早就归纳整齐的文件。

“所以你如何贬低我,也不过是贬低自己的眼光罢了。”

泉奈闭嘴了。
——————————————————————————
团藏将拐杖靠在水池边,戴上手套开始清理水池边一列列的试管。

他显然还没倒过气来,使用试管刷的动作非常粗暴。

可恶的宇智波!可恶的龙!只恨自己不能像初代精灵王一只精灵打十条龙!

尤其是听说部分龙族最近开始向其他种族推行特殊指甲油了,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他思索着手下打听来的指甲油牌子:“LAP……”

传说这个指甲油的名字可以召唤龙族,团藏当然是不信的,龙族都在忙着勾搭精灵或者自产自销,哪来时间为化妆业兢兢业业,但是这不妨碍他猜想这是一个咒语,念出来就能对木叶的防护罩进行微弱的攻击,或者是发展线下人员的暗号,还能做密码什么的。

下一刻就有声音回应了他。

威严龙吼震彻了整个实验室。

“——是谁!谁在召唤love and peace!”

团藏反应值得称赞!

他袍角飘逸潇洒转身!拐杖飒飒生风直指敌人的心脏!

试管刷和试管壁被甩在池中接触点一磕即分,呼吸之间,不起眼的拐杖抽出密密麻麻的犀利钢风毁去敌人几乎是瞬息之事!

然后他被一秒放倒在血红的龙瞳里。
——————————————————————————
镜在写实验报告,前三代精灵王先回去和老婆报备晚餐,或许一路上会遇见几个同族,然后发展成木叶之森的篝火晚会。

无论哪个支族的精灵都热衷于庆典和感戴生活。

千手扉间将关于龙族与精灵两族合理交流物质相关条例递给背上的泉奈签字。
——————————————————————————
那支拐杖释放的风刃还是击中了某个隐秘的报警器。

木叶之森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鸣钟警报。
——————————————————————————
带土现在情况非常糟糕。

继承魔王称号的龙此刻身在木叶之森,他应该先到精灵王会议室递交入境申请,然后就立刻放弃抵抗被攘进四代精灵王的家里——说不定就能逮到一只笨卡卡——在等待入境申请下来的时候可以顺利发起一个迎接自己的宴会,然后在烟火中腾空而起撒下他和笨卡卡的结婚请帖,和笨卡卡求婚。

虽然顺序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是带土认为这样简直完美极了!

结果在穿梭木叶之森的屏障的时候,带土一不小心听到了有精在念自己的创业品牌,本着发展客户的原则,他还慎重化为了龙形。

结果不仅遇到了攻击,这个地方的某件物品也让他幼年时期的病复发了。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

手指在颤抖,大脑在尖叫,带土的身体却和思维彻底分开来。

现在他面对那件物品毫无抵挡力。

带土收起了龙之瞳,挽起了袖子,僵硬着身体上前扶起了拐杖歪斜在一边,外貌是青年的老人。

精灵的衰老十分迟缓,但是不妨碍他们自觉身体机能的衰减,看这位拄杖‘老精灵’的反应吧,这是参加过战争的精灵才会有的战斗意识!

带土再看了那根拐杖一眼。

他不受控制拿起了试管刷。

——开始身不由己帮助昏迷的‘老精灵’团藏清洗试管。
——————————————————————————
卡卡西从床上一跃而起,几乎瞬间穿好了暗月铁骑的所有装备。

木叶之森四大禁地,二代精灵王的法师塔,大蛇丸的法师塔,分手谷和有宇智波斑存在的初代木精灵王会议室。

出事的会是哪个?

“首席。”藤蔓枝条从窗口伸进来,化为一个半跪的精灵木偶,“是二代精灵王。”

卡卡西扣上兽面,眼神幽暗:“位置?”

木术士,被誉为精灵中最优的天赋技能,历史上闯出名号的木精灵仅仅只有初代精灵王千手柱间。

全村四个木术士,一个和龙跑了,一个在暗月铁骑首席手下当差,一个刚刚在认真洗试管,一个现在在帮另一个洗试管。

在卡卡西手下当差的木术士说:“是靠近南边的警报。”

那是二代精灵王法师塔集中销毁和清理实验结果的地方,二代本人很少去,有什么高危实验品他家那只龙早就帮他就地解决了。

三代是武斗派,所以三个弟子二选一,不是龙族的镜,就是团藏。

“离团藏远一点。”卡卡西这样对后天改造的木精灵说。
——————————————————————————
伴随着警报,带土默默加快了洗试管的速度。

半途而废的龙当不好精灵王(醒醒你是魔王)!
——————————————————————————
暗月铁骑首席领着沉默有序的同伴挡在赶来的木叶之森居民面前。

全民皆武的群众在划出的安全范围内淡定吃瓜凑热闹。

“你们说这次是超强力清洁吸水生物*还是炸锅的不明气体*?”

“说不定是可以自己瞄准的武器*暴走了呢?”

“像夫夫吵架!”

“要我说应该是斑……那位大人来看望弟弟了。”

“虽然二代精灵王大人最近一百年实验事故降低了很多……吧,我还是觉得二代大人嫌疑很大……”

*致敬家教
*致敬哈利波特
*狗比麦克雷

“后退,阿斯玛。”银发兽面的暗月首席无奈要求和伴侣一起出来采买的三代精灵王之子向旁边退让,全副武装的暗月成员们对着警报大作的入口如临大敌。

“还有您二位也是,二代大人和泉奈大人。”

“二,二代精灵王大人!”

“哟!”听了好一会儿热闹的泉奈轻松举手打招呼,在他肩上扛着的扉间淡定自如对着阳光核查一沓文件水印真伪。

镜手里还拿着笔和报告,看样子是被泉奈顺手捎出来还没缓过神。

“……看样子团藏大人还未曾脱险。”卡卡西说。

“什么?那今晚的聚会不办了吗?”阿斯玛问。“还想顺便给你接风洗尘来着。”

卡卡西从来不对自己的兽面能隐藏身份报任何期望,他轻咳一声,“总会有机会的,介意多加只龙吗?。”

“带土也要回来?”红插话。

卡卡西估摸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首席,”虫族的暗月骑士报告,“好像有东西靠近出口了。”

“——笨卡卡——”

听到卡卡西声音的带土捧着一堆泡沫和试管冲了出来,满怀着纯情少女才会相信的“卡卡西心有灵犀来找我了”的兴奋就想给小学同学一个龙抱!

卡卡西突然迟疑了。

那是带土吗?

他似乎来的很是匆忙,身上穿着睡袍,乱绒绒的黑发,圆圆的眼睛瞪着,连同脸上的伤疤扭成孩子气的图案,但是卡卡西被他这一副样子戳的感觉精灵在飞。

卡卡西还脸红了一下。

是因为那封单纯为了假期的批准表吗?带土还自觉围上了师母深爱的绿围裙!哪怕他现在当着卡卡西的面摔碎八十个盘子,卡卡西也要说自己实在太感动了!

而他呢?

卡卡西目不斜视白牙归鞘,迅速抚平衣袖褶皱。他犹豫着把兽面从脸上推开,带土略微放松的表情告诉他他做对了。

带土看着已经超过二十四日刻没见的卡卡西。

暗月铁骑的制服从来就是各个势力审美标杆,银甲,手铠,配备的刀与武器袋风格庄重肃杀,尤其是笨卡卡推起兽面时铁甲覆盖的手和银辉头发相映,揭去坚硬外壳还是他那个笨卡卡。

而他呢?

他现在刷着试管,带着愚蠢的大号皮手套,还围着丑不拉几的绿色围裙,眼睛被止水和鼬说话掀起的风吹地红肿,连结婚请帖都没有准备好!

带土想先把手套甩掉再说,但他忘记了自己手上的试管可是千手扉间实验基地的东西。

千手扉间的毛领子有多少条,他天马行空的想法化为实验成品的危险度就有多少星。

你永远都不知道千手扉间的试管里会有什么东西。

“带土你不要动!”卡卡西变了脸色。

带土:“……”

带土犹疑问:“卡卡西……?”

他耸了一下肩。

卡卡西放柔了声音:“你别冲动,去撤销婚假申请表只需要盖四十九个戳,而我可以盖二十个。”

带土:“……你哪来这么多印章?!”

“就在你的黑曜石纯金萨克斯盒子上面压着,你上次不是说盒子脱了一颗钉子怕露缝落灰么!”

“那你怎么对撤销手续这么清楚!”带土情绪激动起来,巨大的翅膀从身后展开,“你早就准备撤销婚假……申请表了是不是!你不要我了!你究竟还隐瞒了我什么!”

卡卡西不要他了。带土绝望化成高大的黑龙,他一直没放弃和卡卡西咸党口味的竞争,但是岂料卡卡西根本哪个都不留恋!

围观族群继续小声讨论吃瓜。

黑色的龙开始哭了起来。

它哭的可伤心了,龙颈瘫在地上,强健的爪子无力开合,翅膀胡乱扇动着盖住了眼睛,啪嗒啪嗒掉的眼泪浸湿了地面。而那张嗜甜又可恶的嘴巴尖锐的牙齿无一外漏,只是偶尔泄出一两声抽噎,对比两百年来的干嚎翻滚打雷闪电,无疑是极其惹人怜爱的。

——当然怜爱标准要看评估这场哭泣的对象是谁。

暗月首席立刻放弃了所有想要说的话,在周围龙和精灵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嫌弃注视下飞速奔跑了过去。

“带土!”卡卡西拍着那双翅膀,“我没有不要你!带土!”

白发精灵整个人都扑到黑龙鼻尖上了,他坚持不懈去掰那对扑棱的龙翅,想让龙看看他。

黑龙发出响亮的低哼。

他在指责卡卡西这个骗子。

你带走了我的眼睛,住进我的城堡,分享我的乐趣,独占我的视线,我用半个心脏和全部生命从死亡金线下偷走你,财富和龙所有的感情都任你予取予求。

现在你要离开我。

“……我要看……我的……眼睛……”卡卡西听见龙含混的哭咽,天哪龙还为此打了个嗝。

卡卡西立刻将自己那只龙之瞳睁开,血红的狰狞竖瞳幻影伴随繁琐的铭文出现在卡卡西身后上空,气氛瞬间肃杀许多。

所有龙族都仿佛瞎了眼一样遮挡视线。

卡卡西那只龙瞳幻影周围的铭文当然是龙族文字,翻来覆去就一个中心思想:

这是我的。

为了提高战斗力疯狂借助外物的种族从来不少,但是从来没人会考虑用龙族武装自己。先不提龙族的团结排外和小心眼,龙族的精神太强大了,这导致它们的意志随着它们的力量留存。像卡卡西这样能获得一只龙眼的不是没有,但是能使用龙眼的只有卡卡西一个。

而当年获得带土眼睛的卡卡西也被宇智波斑招来看了一眼,然后把卡卡西赶了出去。

“感觉要瞎了,”他这么对柱间说,“让四代那小子放心吧,小崽子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当时带土还在族里抢救,宇智波斑决定把今天眼瞎的份儿全算在带土头上。

带土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很有节奏哭了一会儿后,龙将紫色的眼睛贴近那只幻影,熨帖蹭了蹭,爪子小心把白毛扒拉到自己的龙翅下。

然后他翻脸了,嗓门底气十足亮堂起来。

他说:“你们这群人,不算卡卡西,都是辣鸡!”

吃瓜群众差点掉了瓜子。

接下来就是古老诗中的经典桥段了,带土想。

他会带着卡卡西远走高飞,去两万五千米的高空撒下宝石雨,去人类皇帝的花田里打滚,给卡卡西套上贵重的小金属指环。他会将卡卡西的房间翻修成黄金塔,让这个可恶的白色精灵只能拿着锅给他烤松饼,而带土会把松饼当做养料,守卫他的黄金塔到最后一滴血流干。

可惜水门率先举手打断了他的思路:“带土带土!”

巨龙眼皮掀开:“哦,不算水门老师,玖辛奈大姐和……鸣人,还有胖助。”

琳举手●▽●

“当,当然也不算琳!”

……

“啊啊你们好烦!”巨龙带土看着一大片不好好围观起哄开打凑热闹举起的手抓狂。

被累得萎顿在龙爪里的卡卡西已经没法说话了。

这就是带土的阴谋!光明正大在他面前玩先斩后奏!

可是即使卡卡西知道带土让他睁开龙之瞳是为了干什么,他还是不会拒绝带土。

带土哭的那么伤心。

这时候抱着他的龙已经嚷开了。

“……还有啊,我那时候还给了老师您一封信!卡卡西不是我抢回去的!也就是说,我和卡卡西这两百年不算婚假!”

卡卡西眼皮颤了颤,结果龙在他眼皮第二下颤动时啪叽一声响亮亲了他的嘴巴。

这下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吻了。

“现在才是!”

该死的宇智波龙族遗传的表现欲,卡卡西将自己距离掉到底还有一半的心脏扯回来。






白绝孤零零蹲在带土城堡大门口。

“给我备点干粮。”

风风火火毛发旺盛的龙踩坏大门冲了进来。

白绝一跃而起迅速完成斑的命令:“斑大人!带土去木叶之森了,我们要不要趁机”

“你就不用跟着了,”宇智波斑灌下两桶麦酒,表情非常骄傲,“我得给泉奈带点特产,哼,柱间这家伙没我一百年也走不到木叶之森……真是缺乏长进!”

—END—

甜吗?甜吗?!

评论(3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