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甜饼】大魔王和抢来的小学同学·中

■西幻AU带卡甜饼,魔王龙带土x精灵发小卡卡西
■一句话止鼬,一句话柱斑,一句话鸣佐,一句话樱井
■鱼鱼,看,甜饼【捂着肾倒下





他在晨光中坠落。

抱歉,带土,琳,老师,玖辛奈大人。

他用鲜红的那只眼睛向云层投去最后的眷恋。

他将手臂托起,要去拥抱一个谁也看不见的幻影。

“……然后我就昏过去了,一天后我醒来,面前就是木叶的路口啦。”

前·精灵王近卫队长·暗月铁骑首席·现·四代精灵王夫妇专属保姆·旗木卡卡西这样对他的可爱学生说。

一只大白毛和两只小精灵坐在木叶之森的村口。

“哇老师!”小鸣人捧着脸问,“是被风吹晕了吗?好高的说!一定非常过瘾吧我说!”

“是不是有路过的传奇英雄救了卡卡西老师呢?就像我上次接住从窗台掉下来的井野z……一样?”小樱举手。

“嗯嗯,谁知道呢……”卡卡西漫不经心看着村口。

他自从上次任务后回来,就被四代打发去了带孩子,然后村口的大精灵和小精灵就成为了一道治愈的风景线。

“老师哇,在等谁吗?”小鸣人和小樱看了看,担心地问。

卡卡西顿了顿。

那只闻名大陆的龙之瞳对两个小精灵缓缓睁开。

“总有些人需要被记住。”

血红竖瞳的巨大幻影在卡卡西背后浮现,古朴的龙族铭文细密波荡。

隐隐约约有远古低吼悠远嘹亮。

路过的精指指点点:啊是卡卡西,那个超帅超强力的精灵,想嫁,想娶,想舔,想摸。

“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重来的,鸣人,小樱。”卡卡西感觉那只历来温顺的眼睛今天格外灼热,幼小精灵们的眼神纯净的担心让他将思念脱口而出。

“我曾经已经放弃等待了。”

“龙族以红色的眼睛为天赋觉醒的标志,”他摸摸常年埋没鼻尖到下巴的面罩,那下面还埋着一道刻在心上的伤痕,“可我们运气都不太好,他觉醒的这只眼睛,是我唯一能留下纪念他的东西。”

“老师老师!”小鸣人开始绞尽脑汁转移话题,“龙族觉醒后的眼珠子都这么大吗?”

“不,”卡卡西拉回心神,“他们会化成人形,只有角和眼睛能表明他们的身份。——如果他们愿意露出来的话。”

“老师老师,”小樱瞪大眼睛,“你等待的那个人,是不是黑色头发,半脸都是疤,比伊鲁卡老师凶多了?”

“嗯?他确实是黑头发没错,小樱你怎么……”

卡卡西低头望着腰上多出来的一只手。

小樱踏步而出,大吼“放开老师!”,猛烈拳风直袭那个敢非礼老师的变态面门。她是极为罕有的大地精灵,小小年纪已经与木叶之森的新代医疗精灵野原琳同门,兼得纲手姬真传,这一拳下去可谓虎啸龙吟,初见日后摧山折林的风采。

小鸣人将手搭在腹部就想放自己身体里的异兽九喇嘛活动身体,但是猝不及防被一团东西糊了满脸,哇呜呜嗷嗷嗷噼里啪咚和那团东西滚了好远。

等他被迅速聚集起来的护卫精灵挡在身后时,才捂着脑门喊痛。

漂亮的蓝色眼睛里随时都会滚下水珠,六道胡须在圆圆的脸蛋上因为龇牙咧嘴抽动,比他喊出来的疼痛还要让人心疼。

小鸣人感觉脑门上被揉了揉。

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他一生中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只龙。

黑发的小男孩额上两只小小的尖角,皮肤雪白,身着皮甲,漆黑的眼睛专注盯着他。

“入侵者——!!”

闲散路过的木叶民众迅速配合巡查护卫队架起了武器,碍于卡卡西在敌人手里没有即刻动手。

小樱的拳头没有落到实处,而是从那个黑发男人脸上穿过去了,卡卡西反而捞住了她,把她扔了回去。

小樱远去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渣男。

卡卡西这一下惊动了腰上那只手的主人。

他好像委屈极了,鼻尖凑近了脸侧的银发中嗅嗅,卡卡西的尖耳都被细微的呵气染红了。

下一刻遮天蔽日的蝠翼扬起,漆黑巨龙爪尖内扣,猩红瞳中漩涡扭曲。

他带着(划掉)木叶之花(划掉)旗木卡卡西消失了。

留下瞬息赶来的四代精灵王一手儿子一手儿子的女同学,肩上还扛个敌人留下的龙族幼崽,和护卫队们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精灵王办公室文件堆上,凭空落下了一封信。
————————————————————————
卡卡西指尖灵巧给披着的斗篷打了个结,轻盈滑下城堡长长的螺旋状的台阶扶手。

啪!

皮靴底与地面发出一声响。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他拍拍衣摆,对那个深夜出现在大厅的生物仿佛不过是随口发问。

“黑绝先生。”

“夜安,卡卡西先生,我在准备明早的布置。”人形生物身穿整齐礼服,一半黑色,一半白色,白色那半还在闭眼打着小呼噜,黑色这半只能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

这是带土从族里带来的老管家黑绝,他上一任主人是龙族老祖宗宇智波斑。

“那么夜安。再见。”卡卡西大步越过黑绝。

“再见,卡卡西先生。”黑绝目送他离开。

来到城堡门口的卡卡西并没有急于离开。

他只有一瞬间的机会。

黑绝因为带土的命令不会拒绝卡卡西一切要求,但是这座城堡不同。

被带土编入城堡守卫的序则第一条,是保护卡卡西。

而最优保护方式,就是待在城堡里。

暗色奢华的四柱帷幕大床上,带土一个人枕着双人枕,抱着巨大的软绵绵的棉布玩偶,迷糊睁开了眼睛。

“……卡卡西?”

月光下,卡卡西以堪称恐怖的速度疾驰过夜风呼啸的原野。

他几乎只用了几刻钟就逼近了水之国的边界,国界外有木叶之森设置的隐秘传送阵。

他扣上了描画着怪异红线的兽面。
———————————————————————
带土翻身下床,光着脚来到窗前,龙翅投下的阴影几乎铺满了房间。

他化为虚影,穿过了铁栅。

带土向城堡的大门飞去。

老祖宗的老管家在大门地上装死,带土也不想理会他。

“醒醒,白绝。”

黑绝攥紧手中灰烬,顺从把身体控制权让给白绝。

“土土,晚上好呀!把我叫起来有事吗?”白绝揉着眼睛。

带土裹紧风吹xx凉的飘逸睡袍。

“去把我昨天忘了吃的煎蛋端过来。”

“……嘎?”

白绝把手指捣进了眼睛。

“我感觉有些事情不对。虚假而又可恶的世界夺走了我的一半心脏,而又让我以另一种方式感受它,否则如何解释我能感受到他那永沉于白钻容貌之下的悲哀与骤然心绞?”

“你的眼睛还给了他一半呢,土土。”白绝捂着眼睛嘟囔。

带土愤然和白绝撕扯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说谁!你是不是也觉得笨卡卡比白钻还要耀眼好看一千倍!不许你这么想!快去给我端煎蛋!”

带土撩开睡袍下摆踹在大门门墩上宣布:“我要从煎蛋里感悟世界的真实!”
——————————————————·————————
止水想用爪子把那盘决定世界属性的煎蛋推远一点。

“这就是你端着煎蛋开着神威回族里找小鼬的原因?”

带土对止水有意见很久了,他的天赋是神威,止水是别天神,这分明是故意要别他啊!

但是要事要紧。

“呵,愚蠢的堂弟。”带土睡袍下蹬了条白绝和黑绝好说歹说随便扯来的花色裤衩,神情亢奋。

“我和卡卡西接下来度过的一百八十七年零364天,都是婚假!”

“那你不去度婚假来找小鼬干嘛?”止水习惯性进行漏洞驳斥,然后才反应过来,给带土摆熔岩茶的鼬直接摔了盘子:“婚假?”

带土:“卡卡西比较害羞。”

这个委婉的说法让两个族人没能接轨。

带土:“他走了。”

止水条件反射就睁开了血红的龙之瞳:“小叔叔你冷静?!!”

“你才要冷静啊止水!”

“不,你不要对那盘煎蛋睹物思人啊小叔叔!”

“我没有,”带土瞪大泪光莹莹的眼睛,“卡卡西只是害羞!”

他连头都要仰起来了。

“好了小叔叔,”鼬不忍地和止水转身背对带土,“我们没看见——卡卡西前辈为什么走?他又为什么会和你休婚假?”

“……小鼬,小叔叔和卡卡西前辈,结婚了吗?”

“卡卡西前辈是自愿被他抢走的。”

龙族遇到非本族的心仪伴侣时会采用展现自己力量的抢婚模式,最有名的是千年前龙族老祖宗和木叶之森初代木精灵族长的抢婚大战,据说初代木精灵千手柱间突遭童年玩伴袭击(抢婚)十分开心,以一精之力和当时的龙族族长宇智波斑打了七天七夜,最后在围观群众的解释下感动扛着精疲力尽的斑跑进了斑的城堡,一时传为佳话。

“……自愿的吗,我就说小叔叔怎么能轻轻松松把……关在城堡里。”

“我那是为了保护他!!卡卡西比公主还要珍贵地多的多的多!”

族里没告诉小叔叔除了童话,龙的个人城堡的意义是啥吗?鼬眼神询问止水。

小叔叔筑建城堡的时候第一条规则是保护卡卡西。止水眼神解释。

行了我知道早会有这一天就没想到这一天这么早,那时候卡卡西前辈才多大啊。鼬微微阖目。

小叔叔那时候也是个龙崽崽呢,卡卡西前辈估计很开心吧。止水安慰他。

带土收敛心情吸吸鼻子,将哪怕是碎片也等量黄金的煎蛋碟架在腿上。

“这要从我请卡卡西到我的城堡做客说起。”
————————————————————————
龙族拢起的翅膀为它掳来的珍贵之物张开光明,巍峨,奢华的城堡搭配怪异的空间背景出现在卡卡西面前,但他全部注意力都在身后那只龙身上。

他双手还被龙爪背扣在掌心,肌线分明,温热,血液汩汩流动,粗糙与细腻奇妙结合,生机勃勃,大大咧咧,蛮横冲撞入精灵的感知。

曾经单枪匹马扭下兽人头颅的手颤抖起来。

眼前倒悬下龙族的头颅,略微有些湿润的鼻头抵住了白发精灵的额心。

森白利齿开阖间喷吐的热气沾湿了精灵的眼眶。

“——旗木卡卡西,从今天起你就是

……等等,你别哭啊!……喂!……你,你再哭,我就……”

卡卡西揽住了那个啰嗦的龙头,让他们两颗眼睛错位般贴在了一起。

“我就知道是你。”

龙族闭嘴了。

卯月女神在上,他可从没想到卡卡西会哭成这样,尽管被救回族里难眠的夜里也想过要卡卡西哭着跪下叫他带土大爷,但是没想到他哭的这么好看。

哦他还把面罩拉下来了。

药丸。



———————————————————————
“所以卡卡西面罩下一定有个被动触发魔法,”带土挠着盘子边,“我当时都喘不过来气了。”

他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我当初被老头揍的时候都没被那么压迫过,感觉为了呼吸下一口空气,我愿意把我的宝藏全给他,只求他把面罩带上,别让我看到他哭的脸。”

止水感到鼬的爪子在蠢蠢欲动。
————————————————————————
在卡卡西的左眼和带土的双眼眼泡都肿起来后,打着啥都不是的男人的旗号从木叶抢走发小的魔王终于肯好好说话了。

龙变成小樱看到的那个半面伤疤的男人,埋头在卡卡西肩头,还在抽噎。

“……你不要自己哭个没完啊,既然你……为什么不见我,”精灵和龙在城堡大门口抱成一团,谁都没有进去再说的意思,“也不见见老师和琳,甚至信都没有,带土,你——”

他想问,带土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想拿回眼睛后,就离开了?

不然带土为什么单单把他领到龙的城堡呢?

这么温柔的带土,连要回自己眼睛的正当要求,都因为和自己的战场上片刻的情分而瞻前顾后。

长生种们的每一次告别都可以是永别。

瘦削的白发精灵下巴抵在龙的肩膀上。

“别哭了,眼睛我还给你。”他说,“只是你偶尔也要回木叶看看我们才好。”

带土哭的头重脚轻根本没听清怀里的笨卡卡说出了不得了的话来。

他鼻音颇重不明所以哼了一声,退出了卡卡西的拥抱,想把自己这些年的委屈都面对面和笨卡卡倾吐出来,好叫卡卡西知道,带土大爷为了他多么英勇地从那个老混蛋手下摸滚打爬,最终白手起家,现在要钱有钱,要多强有多强,这么金光闪闪的大腿,你卡卡西还不快来抱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笨卡卡快把手放下!”

“嗯?”被带土制住手指的卡卡西茫然瞪大眼睛。“你们龙族的眼睛拿出来还需要再签个什么契约不成?”

“你!你你你……等等,卡卡西你要把眼睛还给我?”

听到卡卡西回答是的,带土懵了。

他和卡卡西的联系,就要彻底断了?不不不带土,你是要把笨卡卡留下做镇宅的龙,你不能方。

龙迅速摸出了一个奇特的面具带上。

刻意压低的声音此时像极了恶魔诱导人类站上交易的天秤,要用尽方法让人类付出翻倍的砝码。

“卡卡西哟——回答我,我的眼睛辣么大,借给了你多少年?”

卡卡西乖乖回答:“一千三百年。”

“有借有还,”带土此时心定了不少,思路也清晰了起来,“现在你眼眶里的可是魔王之龙的眼睛,那利息要怎么算呢?”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卡卡西好像明白了些,他的耳朵尖都绷紧了。

“象征性收一点,一点点,”带土隔着面具欣赏了下自己的指甲,下面的话就算是神逻辑如他也脸皮滚烫。

“利息起码要有我原型三个眼睛这么大吧,你可是第一个借走龙族的东西还完好无损的。”

不等卡卡西细数他这些年的财产,带土迅速握住了手卡卡西的手指。

他歪着头对卡卡西打量:“这位这些年没什么长进的精灵,我看你身体体积和利息差不多嘛。”
——————————————————————————
“卡卡西前辈没打死你,是真爱。”止水说。

“小孩子家家说什么呢,卡卡西当然爱我,我们是朋友。”
——————————————————————————
在卡卡西暴起未果后,他们终于进了城堡。

“把你手中的酸奶放下带土,你抢我来到底干什么?”卡卡西问。

“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饭!”带土理直气壮,“牛奶都是你的,鸡蛋都是我的!”

卡卡西看着他。

原本想说不要闹了,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刚刚说的东西足够我强拆你的城堡再告你x骚扰吗,嘴上却回答:

“行啊,不过我煎三个鸡蛋,你能吃完吗?”

带土十分上道:“那就给你留一个!”

两个人都不禁转身平复了一下心情。

带土捂着嘴几乎要泪流满面:可怜的卡卡西,从小时候的天才被(我救下的)高空阴影变成只能带孩子的平庸幼教,连反抗都没有就被我带回来了,这心理落差得多大啊!还这么白,这么瘦,这么脆弱!没关系卡卡西由我来守护!

卡卡西在深呼吸:带土知道他这个城堡邀请意味什么吗?不知道吧,虽然这是基础常识但是如果是带土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不知道啊!可恶!吊车尾带土!
——————————————————————————
“然后我就看着卡卡西的脸吃了两百年早饭。”带土总结。

鼬和止水都高深莫测看着他。

当年除了老祖宗可是谁都不敢在你睡觉的时候叫人啊。

还吃早饭,你俩一只龙一只精灵天天吃早饭?!

“那我觉得八成是木叶出事了。”鼬本着最后的亲族良心给带土分析,“毕竟能让卡卡西前辈不和你商量就离家出走的事,也就只有木叶了。”

“不过呢,我觉得你现在有个更大的问题。”

“其实族里有规定,卡卡西前辈答应在你的城堡住下的时候婚假就开始算了,哪怕卡卡西前辈婚假许可才批下来也是这样。”

带土如遭雷切。

鼬直接问:“为什么对卡卡西前辈的婚假这么执着呢?我愚蠢的小叔叔哟。”

带土再受一击。

“卡卡西当年也是这么问我的,”他喃喃道,“他问我,我到底知不知道让他留在龙的城堡的意义。

我当时非常害怕,我要是说错了,卡卡西是不是会离开我?”

“——我现在大概想明白了。”

“不是卡卡西的话,我现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我要去找他。”

还要去哪里寻找彼此以外的新娘呢?

“他逃走一次,我还能把他抢回来第二次。”
————————————————————————————
目送愚蠢的小叔叔端着煎蛋开着空间离开,止水担心问鼬:“我总觉得小叔叔这次跑到木叶之森犯病…找卡卡西前辈,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鼬猛然醒悟:“佐助还在木叶之森!”

“……不我是说……我陪你去看看吧。”




彩蛋

带土面无表情对卡卡西敞开自己的睡袍,胸肌腹肌和花裤衩件件夺人眼球。

“好看吗?”

卡卡西捂住了脸,耳尖通红。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要这么得意看我们啊小叔叔。”




我这个人,从来没有大纲,如果发现标题从上中下变成了㈠㈡㈢㈣请千万不要惊讶。

……话说我不好好画画写的都是啥啊……

醉醉说想看人设就瞎几把涂了一个,像素就是这么低!就是没有全图!

跨年添岁!明年也要继续舔带卡!

评论(16)

热度(190)

  1. Tosh刀笔添凉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