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甜饼】大魔王和抢来的小学同学·上

■西幻AU带卡甜饼,上下完结,魔王龙带土x精灵发小卡卡西
■送给千里走单骑雪中送资源电光神话的白首小天使 @愿得此心人 白首不相离 



“精灵这种生物,真的是太脆弱了。”盘在无数财宝之上,狰狞的黑龙不知在与谁对话,下了如此高高在上的定语。

因为贪婪而集结的人类小队为那无上威势心惊。

脚下踩的是大块平整的黑曜石,头顶是离得堪称遥远的五彩琉璃穹供,墙壁上满满当当随意镶嵌着钻与宝石,各色原石矿点缀在金子的海洋里,粗犷的,精巧的,武器也好,饰品也好,摆件也好,雕像也好,全都被野蛮的龙族堆积为王座下的砖瓦。

总而言之就是。

“品味挫爆了……”队伍中的女性治疗师喃喃说。

黑龙扬起的巨翅停顿了一下。

“真的吗?”

没有人理解它是如何瞬息就出现在那位治疗师对面的,那磨盘大小的眼睛盯着她,好像在认真等待她的回复。

“真的很丑吗?”

队中战士猛然使尽平生最大力气,举起自己的盾牌挡在治疗师前:“攻击它的眼睛!”

绚烂的法术此起彼伏。

一条暗影无声无息潜行摸向龙颈后的致命弱点,眼看就要得手——

被阻碍了。

乱糟糟银发的人型生物穿着和战场宝库都不相符的居家服装,像是抄起锅中翻腾的丸子般那么懒懒伸手,就没有半点颤动地拦下了刺客的攻击。

然而不等刺客做些什么,从侧面袭来的劲风就将他甩飞在百丈之外。

巨龙咆哮起来。

那一瞬间刺客连内脏都感觉不到。

他的队友还沉浸在强攻的快感中时,烈焰和比烈焰更加可怕的扭曲空间就吞噬了他们。

刺客最后的视野捕捉到的画面,是龙收回了骨刺颇多的长尾,小心翼翼圈起了那个白发的居家男,后者正在用贵族抚摸丝绸的力道安抚着它,得到了凶恶黑龙垂恩般的低首。

恍若禁忌般的龙吻。

————————————————————————

龙低下头并不是什么亲昵的吻。

而是足以让没有任何武装防卫的人型生物踉跄几下的头槌,能极大挫伤任何一个男性的自尊心。

巨龙的怒火没有停歇。

它对白发男吼叫着,不时佐以利爪拍击价值半个教会的黑曜地面。

“你怎么敢——怎么敢去和那个刺客交手!!”它,或者说是他,在看见白毛出现在他故意放水的颈侧的时候,感觉自己只剩一半的心脏都要停了。

“穿着拖鞋!哈!空手拦刀!呵!长本事了啊笨卡卡!!……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你说!”

“你负责赚钱给我花,我在你家里当朵花?”被教训的男人悄悄散去手指间微小的电光,将发间一双尖耳转了转——现在我们知道他是精灵了——龙的声音实在是吵闹。

黑龙周身空间猛的提高了两个温度。

“你你你怎么敢对我说这种话!!你是不是又看那些奇怪的书籍了?!那个好色的吟游诗人!!我下次就吃了他!”

事关偶像,白发精灵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逆来顺受了。

“对水门老师的老师尊重点,带土。还有,你再对着我耳朵吼,今晚奶油汤就是咸的。”

“咸的——?!”黑龙声音骤降,觉得自己的龙生观遭到了颠覆。

“卡卡西……你是说真的吗……真的有咸奶油这种存在……?”

所以作为一只活了那么久的龙,你为什么理所当然以为奶油只有甜的?

巨龙一只红一只紫的眼睛中开始蓄泪。

“如,如果是你希望的话,”他将低沉的龙吼压抑为缠绵情话,“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会去做……哪怕是咸奶油,让我看着你,品尝这不该存在的极恶也像在品尝蜜糖……”

到底是谁看的那种禁忌的书籍比较多啊?!

“你能接受我放胡萝卜,为什么不能接受咸奶油?”卡卡西赶紧转移话题。原本只是想吓吓他,没想到效果似乎好过头了。

自己吓的龙还要自己哄。

“胡萝卜对眼睛好,”巨龙带土用爪子千万分之一的力气轻蹭卡卡西的眼皮和眼皮上的伤疤,“既然对眼睛好,那即使我的眼睛在你的眼眶里,胡萝卜也是有效的。”

“不要说的好像胡萝卜是什么加buff的药水一样啊。”卡卡西无力。“我没记错,琳就是被你信誓旦旦的语气误导,医术考试把胡萝卜写了上去吧。”

那是琳唯一的扣分点,理由是胡萝卜只能算半分。

带土不吭气了。

巨龙化为披着拖地斗篷的人类男性,右边面容疤痕可怖,左边面容年轻俊朗,额生黑色双弯角,和卡卡西站在一起是逼死强迫症的四只眼睛三个颜色。

他挥舞着斗篷盖了卡卡西一脸。

“你想他们了是不是?”

“你不用担心,笨卡卡,”带土说,“琳现在非常厉害,只要还有气,她就能把你从死神手里拖回来。”

“我也长大了,你看,已经两千三百年了,我们都长大了。”

“可你这么脆弱,”带土小声说,“不在我身边,万一哪天就死了呢?”

“所以呀,卡卡西。”

黑龙魔王许下他对发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诺言。

“你不要离开,在我死之前,你就不会死。”

卡卡西无声叹气,他似乎总是被带土推着走。

在神无毗擅自把龙瞳交给他也好,偷偷从族中溜回来直接跑来战场也好,看到他杀死假扮成琳的敌人失控卷入空间消失三百年也好,在他教导幼崽的时候擅自掳走他也好,只有甜品的脑子还强行给他安装弱小属性也好。

他拥抱了带土。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

精灵和龙的生命都很长,时间能够消磨一切。当久远的曾经都被抹去痕迹,也许带土就不会用错位的紧张来对待他。他们会分开,踏上各自的旅途,他像每个精灵会做的那样随风流浪,偶遇带土后平平淡淡打个招呼擦肩而过,看遍世间风景,然后重归于卯月女神的怀抱。

这就是他贫瘠的希望的全部了。

————————————————————————

远在千里之外的木叶之森精灵最高办公室。

“说起来,卡卡西和带土是不是走到水之国那里啦?”

“什么什么?!卡卡西老师和那条恶龙到哪了?水之国是不是水很多啊我说?有人鱼吗我说?肯定没有佐助长得好看的说!”

“闭嘴!笨蛋!”被鸣人拉来的佐助捂住脸。

家长当前,家长当前,不然他一定狠狠敲敲吊车尾的脑袋。他默念。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鸣人长大可以自己去看哦!”

速度能超越光的第四位精灵王波风水门今天也在逗着来办公室声讨指导老师无故旷工的儿子和小伙伴。

“算上卡卡西之前没日没夜做任务时候空下的假期也差不多了,可是看回信,两个人还是很苦恼啊。”

“我看看还有什么假期能给他们算上。啊,如果按照种族差异的话,龙族确实享有很大优势……那就这么定了吧!”

水门愉快给卡卡西的文档敲上婚假的章。

“这可是我可爱的弟子们交流感情的时间!要好好说清楚啊,卡卡西和带土!”

 ————————————————————————

卡卡西收到了老师的回信。

他拿着锅铲,嘴含牙刷,抖了抖老师的信件,微微皱起眉头。

带土在使唤白绝整理昨天专门用来迎接挑战者的大厅。

“我们不给人类一点希望,又怎么能让他们有动力忍受更大的绝望呢?”带土振振有词。

他作为龙,从小到大都是奇葩的那个。

小时候因为两族交流期被分进了卡卡西和琳的小组,对金光闪闪的四代精灵王产生了莫大的憧憬,说出了我要成为精灵王的宣言,被卡卡西气急败坏揍了个满脸开花,差点引起两族纠纷。

那时候他连龙角都化不出来呢。

现在倒好,带土觉醒的天赋能力是极为稀有的空间,还不知道从哪里继承了魔王称号,平日最大的兴趣就是散播消息引诱勇者来征讨他名下房产,美其名曰要背负世界的憎恨。

“顺便告诉你,魔王称号就是那个老头子给我的。”带土得意插嘴。

你们老祖宗都跟着我族初代木精灵族长跑了你真的不考虑换个和平点的爱好吗?

即使是龙也不会住在随时都有人破门而入的地方,现在卡卡西煎蛋的地方,是带土真正的城堡厨房。

“卡卡西!老师说什么了吗?”

带土装模作样探头要看那封信件,实则手从糖罐里拿出了勺子,在煎蛋上空偷偷磕了两下。

“确实很奇怪。”卡卡西把牙刷从嘴里拿出来,“老师给我批了婚假。”

带土不拿勺子了。

他平静地有些可怕,问:“你要结婚了?”

“重点是不是这个,带土。”卡卡西将信件折好转身就向房间走。“我有预感这次会是个大麻烦。你记得团藏吗?顺便鸡蛋都给你了,你给我端点粥上来就行。”

他急于回信向老师求证一些想法。

“……”

龙对着糖勺发呆,原本神气活现披着的斗篷连领子都垂了下来。

白绝悄悄躺倒在厨房门口:“土土!好香啊!给我一个好不好!”

带土凶极了:“不给!”

“卡卡西要结婚了?!”他甩起了披风,满满盛了一大碗粥要给卡卡西送去,“我都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发的申请?!”

“是谁!是谁这么坏运气被他看上了?!”

说着违心的话,带土把台阶踩地震天响。

铜绞门把手自动转了一圈为他打开,晨光从门缝倾下,带土虚起眼睛。

卡卡西穿着柔软的睡衣坐在窗前,精灵本身自带的柔光让他更是耀眼,脊背笔挺,手中握着笔,笔尖虚转了很久的样子。

“我在光里都看不见你了。”带土把粥放在卡卡西手边。

“唔。”卡卡西应了一声。

带土在他头顶上泄愤地揉捏空气,还是没忍住问。

“你和谁申请的婚假啊?”

“老师批的是我和你。”卡卡西已经列出了他所掌握的木叶之森的动态,“这不对劲。……三十年前……团藏……那个木精灵……”

这里面有问题。

卡卡西把纸张揉成团,扔向窗外,“烧掉。”

还在愣神的带土下意识喷了个小火球把那个纸团的干干净净。

灰烬落在塔楼下的花圃里。

“我,……”卡卡西本来想和带土谈谈回木叶之森的问题,但是看着带土那双眼睛就明白了。

如果木叶之森此刻形况真的如他所想,带土是绝对,不会放他回木叶的。

“我们该去采买物品了,带土。”他自然说了下去,“是不是该给老师他们带些东西回去赔罪比较好呢?当初你带走我可是惹了不小的麻烦。”

“……是。”现在卡卡西如果说要杀了他,带土估计都会傻笑着任他宰割,他想着果然老师英明神武,除了带土大爷,谁还能是卡卡西这家伙的婚约对象呢?可是他们什么时候就决定结婚了?他和卡卡西是朋友,朋友也能结婚吗?他的城堡用来举行婚礼太寒碜,那么就回族里举行婚礼,再去木叶之森重办,啊,他可以带着笨卡卡去旅行!空间是多么好用的天赋啊!

带土内心还在旋转跳跃,脸却完美维持住了凶神恶煞。

卡卡西只能看透带土凶神恶煞下敏感温柔的内心,可惜会错了意。

他端起碗慢慢喝起粥来。

要说几遍精灵不需要这么频繁进食,他只是色素浅所以显瘦,并不是真的瘦。





临近期末,这是我一半的肾请收好(ง •_•)ง
另一半肾在下一章

评论(4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