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扉泉】一饼难求

想吃对聚聚友好的扉泉文。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甜饼,不好吃,也是甜饼,没有智商,别被骗了。






“我要吃羽二重饼。”泉奈对相邻办公桌的扉间这样说。

“那我要吃生姜糖。”扉间头也不抬应和道。

泉奈哼了一声。

“真是个毫无诚意的男人。”

“彼此彼此。”

在被险之又险救回来躺了一个月后,伤员宇智波泉奈再度起复就得到了斑哥和千手结盟的消息。

出乎自己意料的是,他和千手二当家居然对此毫不意外。

把两个人的话中和一下就是,看千手家族长/我大哥每次见到斑哥/宇智波斑那莫名其妙的胡说八道/热情,还有斑哥/宇智波斑每次混战对上千手族长/我大哥的时候嘴上不说/暗藏祸心的眼神,要是没有我看着,他俩早就因为一个荒诞的念头坐在谈判桌两边了。

千手柱间的行动力和他对宇智波斑的影响力是弟弟们达成的共识。

需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无数人都想趁着这个联盟还未牢固的时候决裂它,这就是重伤未愈的泉奈为什么强撑身体和一贯看不顺眼的千手扉间同间办公室的原因。

他现在是能撕裂这个结盟最脆弱的缺口。

如果他死在千手家,以他为缺口想必能给家族一个非战败归顺的借口,宇智波家无非回到原轨。

但是他怎么舍得让斑哥伤心呢?

就和千手二当家气急败坏也会完成傻大哥的请求一样,宇智波二把手也会无条件服从自己的哥哥。

与其让斑哥分神保护他,不如直接让千手家来做这个冤大头。

要好好保护我啊,扉间。脱去多年积怨和斑哥被拐走的愤懑,宇智波泉奈对扉间的恶意终于从性命放到了添乱上,初来乍到就分走了两族结盟后还没完全分类的后续文件,从中为宇智波族敲下了不少福利。

“斑哥和……(小声)千手族长(小声)接待的新驻忍族是?”泉奈辨认出手下文件的签字人签字状态可不怎么好,于是将它放在了单独一个类别中。

“猿飞。他家有个不错的族长,”千手扉间撇了一眼,反身扒拉出一个巨大的卷轴。“族里原本要拨一波人去拿下他家。”

大哥偶尔也会做些好事,腾出来的人手勉强能暂缓村地建设,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坐在隔壁的宇智波。

“这是族地规划。”千手扉间把卷轴铺在地上,然后非常自觉地去搀扶泉奈起身。

他自己下的手,他自己再了解不过,别看泉奈现在表面好的七七八八,一有个大幅度动作他能保证那道创伤能二度撕裂。

问他怎么知道表面伤口好的七七八八?

自从这家伙指使他哥和他哥把行李放在千手大宅,他就顶着宇智波斑的凶狠眼神包办了照看工作。

因为真的是没有【能放心】的人手。

他偏头瞧了瞧乖巧被架起的泉奈。

看,已经出冷汗了。


刚刚和柱间唱红白脸接待猿飞一族的宇智波斑震惊地僵在门廊上。

他的手才将纸质和门开到一半。

他心爱的弟弟端端正正坐在垫子上,千手家那个白毛正保持着一张嫌恶脸递去一杯白水,看样子两人是在对着铺满一室的地图协商领地划分,千手扉间还贴心为泉奈备了一根小木棍避免他起身。

……不,他知道千手扉间多么细心,多么难搞,毕竟是和泉奈对着干这么多年还没死,但是他没想到千手扉间会对泉奈这么体贴。

向来眼高于顶的宇智波斑难得表示赞许地哼了一下。
他对端着检查过无毒的饭菜过来的千手柱间说:“你弟弟,还不错。”

柱间看着斑把门全部拉开,非常自然地笑着回答:“我们该对他们多一点信心。”

“无论是弟弟还是村子。”

弟弟们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俩像是对上什么暗号似地大笑起来,扉间率先收回了目光,轻声说了句‘别动’,就拽着垫子把泉奈向后移了些地方,好给大哥手里的饭菜腾出放下的空间。

泉奈嗅了嗅。

“有甜味。”他慢条斯理用品茶的姿势喝了一口水,“说不定有你想吃的生姜糖哦,千手二当家。”

“是红白馒头。”可惜宇智波斑以为他们相处的还不错,从办公桌里拖出矮桌时接了话,“成了,那些看不清自己位置的杂碎这下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就算还想暗地里做什么小动作,他和柱间也能放手打一架了。

“真可惜,不是羽二重饼。”扉间拿开了泉奈的水杯。






公式书并没有提及两人口味,本文设定泉奈因为羽二重饼那种不过瘾的甜和扉间因为生姜糖那种奇怪的味道而都很不喜欢。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