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你在地狱,我为阴影-番外(下)

1.脑洞记梗一时爽,被催填坑修罗场。
2.浪子回村土x三尾卡日天,全员存活,甜√
3.带卡原世界线
4.带卡过度保护琳女神设定
5.有些设定看上去是错的,毕竟是以外来者角度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的情况

带土受到了惊吓。
原本正好好牵着笨卡卡的手在敌人的围攻中享受男人的浪漫,结果手心一空,刺激地他差点没开出轮回眼。保持着那个握手的姿势,他直接开着空无一人的神威出现在了四代目的办公桌上,差点被前来送饭的玖辛奈打死。
一番鸡飞狗跳,大蛇丸用定点【最后握住卡卡西的那只手套】和老师的飞雷神定位后,他迫不及待一脚跨进了新世界的大门。
连缓冲都没有直接就是更加刺激的高空坠落,带土觉得自己有必要用喊声抒发一下他找到卡卡西和琳的迫切和喜悦——他感觉到了熟悉的三尾查克拉,一式两份,一份波动的十分激烈好像在怼人,一份十分平和,看样子是在安全的后方。
这个时候多数人会选择去同伴能够好好交流的地方了解一下情况,但是带土偏不。
于是从天而降的不是琳预想中会坚强表示自己并没有太想卡卡西以及多么努力找她的带土,而是一柄附着使用指南的飞雷神和拐了个弯飞往雷光激烈轰炸区的尾音。
“……嘛,那个就是我认识的带土啦。”目送带土离开的四个人中琳最先回神,她相当自然叹了口气。

卡卡西其实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原本可以手牵手挤一张床的野原琳保护协会同僚变成了想玩监ˇ禁play的变态,这个变态还开着一看就是反派的怪兽战机想干掉自己心爱的学生,而且自己心爱的学生竟然丝毫没有求助他们这些大人的想法直接就应战了?!!
九尾半个人柱力?宇智波新锐?纲手三代?
和三战出身的他们这些大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无可代替的战力。
不说宇智波家这些年的顶尖幻术忍者,三忍和忍界百族,漩涡家堪称异类克星的封印术,还有三代、四代坐镇,根部和暗部有案底的的不世出高手,对付那种庞然大物并非束手无策。
卡卡西心下一沉。
是无法求助,还是求助也没有用?
他绝不相信木叶会放任小辈上战场。
那是忍界的新一代希望与幼芽,理当在他们的生命筑起的防护后得到充足的生长。
嘭地一声放大的储物卷轴中暗色流光倾泻,夹裹着电光的水龙亦扑涌而至。在扬起尘雾的怪兽头部,卡卡西感觉到了左眼的波动。
只躲避不还击吗?
“到底在想什么啊。”他一边嘟囔一边展开了三尾的查克拉,尾兽赋予的力量大大增荷了人类的力量,被誉为木叶技师的他一旦没有了天生的查克拉量限制,对于敌人简直是一个移动型忍术大全。
他发动了神威,好像要先行一步扭断怪兽数条挥舞的长手,不过另一只眼睛阻止了他。
就等你这招开路了。
手中白牙横在胸前一线。
雷鸣爆起。

“我问你,”在实打实揍了一顿,用白牙将带土架在随时都能一刀取命的距离后,白发青年将足以刺穿一切的手臂从不闪不避的带土面前收回一些,“你是宇智波带土那个吊车尾吗?”
“我只不过是个谁也不是的男人,卡卡西,”男人丝毫不惧,甚至向前走了半步,“宇智波带土已经死了。”
“老师呢?”
“死了,那个无能的、没有及时赶到的垃圾,早就被我杀了。”
“……琳呢?”
“被这个世界你的赝品杀了,不过没关系卡卡西,很快我们就能像以前一样生活在一起了,没有人会死,也没有人会痛苦。”
“……那么,我呢?”
宇智波带土卡壳了一瞬。
你不就在这里吗?
“我也死了吗?被你杀了吗?”
夹着细微尘土的风让卡卡西嗅到熟悉的味道。
这个主战场,已经压住了木叶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声大吼划破了这片难以言喻的氛围。
“卡卡西!!!”
卡卡西反射性后跳和敌人拉开距离,并且十分熟练看都没看就伸出了一只手臂。
正好给落地一个踉跄的、还带着可笑的橘黄色漩涡面具的搭档扶了一把。
“你怎么……”现在才来,想反射性刺一句带土的卡卡西手中就被塞进了一柄苦无,被另一个人暖了半天的温度分了他一点心神,下一瞬间离心扯力传来。
“该走了…卡卡西!”

在时空交错换回这个小小误差的瞬间,带土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卡卡西。
他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木叶上忍,所有的锐气和血气都被充满着守护的决心牢牢覆盖,他已不再年轻,身躯和脊背仍旧笔直,望向另一个带土的时候满是挣扎后的平静,像是真正的稻草人一样,尽心尽力想为木叶和自己的学生挡去风雨。
尽管他还是那么好看。
带土对着那个卡卡西大吼:
“这次’我’就拜托你了卡卡西——!!”

时空归位,另一个自己与带土拉近的咫尺之遥再次拉开天堑。

卡卡西听见了那声跨越两个世界和结局的重影的祈托。
没错,现在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将带土从那条路上拽回来呢?
当年的参与者,最后竟然只剩下他和带土了。
“卡卡西老师!你怎么样!”三个弟子挡在他的前面,无不担心看着他。
“啊,不用这么看着老师,鸣人,小樱,佐助。”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左眼,那道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他的伤疤仿佛被注入了希望。
他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那真是个美好的世界。”
简直就像月读一样。
却比月读能让人看到未来。

宇智波带卡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月光还在沉默。
半面伤疤的高大男人扭曲出一个带着一点点欣然甚至有些骄傲害羞的微笑。
“会让你解脱的,卡卡西。”
我将要给你一个永恒美梦。
你不是赝品,我才是。

圆月即将升起来了。

这场时空之旅安稳地过分,卡卡西和带土一左一右架着琳出现在四代面前的封印阵术中时,还有点恍惚。
“欢迎回来,卡卡西,带土,琳。”金发璀璨的四代目将手从地上收回,用微笑迎接自己的心爱的学生们。
巨大的黑色符文阵迅速溃散,大蛇丸头也不抬迅速记下一串数据,玖辛奈一手夹着小鸣人一手夹着美琴家的小佐助就想扑上来,但是他们都不及卡卡西动作快。
他放下琳后直接揪起带土的领子就揍了上去。
“是你干的吧,叛徒,”每揍一拳,他就蹦出一句话,“如果没有琳,你也会这么做吧?”
耳边其他人的惊呼都无关紧要了,他想起鸣人出生那天晚上铺天盖地的疯狂树海,还有那个从带土身上滑下后融入土地的怪异生物,外道魔像下不可思议埋在一起化为飞灰的初代和宇智波斑,以及指着镣铐加身引路的带土却没等开口就被绞杀的黑色泥人……
除了第一拳猝不及防呼痛,带土就只是架出了最基本的防御姿势闭紧了嘴巴。
卡卡西不清楚他消失的几年做了什么,但是他自己和给他扫尾的四代可是清楚的很。
如果没有卡卡西和琳在那一晚出现,他是真的抱着杀死老师放出九尾的念头去的。
好痛啊,好痛啊,这次卡卡西是气疯了吧,他那么聪明,早就把那个世界发生的事情看明白了吧。
卡卡西怎么能杀了琳呢?琳怎么会死在卡卡西手上呢?
只是想想,他似乎就又回到了日日夜夜为此痛绞心肠的地下洞穴。
护在双臂下的脸早已泪流满面。
“不……不要原谅我……卡卡西……”
带土从卡卡西停顿的空隙直接抱了上去,哭喊出声。
他反复喊着卡卡西和琳的名字,即使腹部受到几拳重击也不放手,直到最后只喊着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
他们都一度以为自己将抱憾终身。
后背终于缓慢盖上了一双同样颤抖的手臂。
“我不会原谅你,吊车尾的。”带土的肩膀能感觉到卡卡西下巴的振动。“你再也别想获取我的信任,我会一直盯着你,如果你敢对木叶做什么,”
“——我会赶在别人之前杀了你。”
带土吸着鼻涕抽泣着问:
“那、那你要不要来我家监视我啊?”
“——你们两个好好听你们老师说话啊的吧内!!!!”
愤怒的玖辛奈将手按在他们两人的后脑勺上狠狠一撞,完成了暴击双杀。

——END——

后记:居然真的完结了……而且还是在生日这天完成了人生第一个连载……还是本命带卡超棒……我好兴奋………多亏醉醉持之以恒可怕至极的催更……

完结撒花\(≧▽≦)/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