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你在地狱,我为阴影-番外(中)

1.脑洞记梗一时爽,被催填坑修罗场。
2.浪子回村土x三尾卡日天,全员存活,甜√
3.带卡原世界线
4.带卡过度保护琳女神设定
醉醉生日快乐!

“是敌人吗?卡卡西!”不等落地琳就询问出来。
“带土不对劲。”卡卡西扶了一把她。
刚刚他暗示带土他们应该离开这个空间回木叶的时候,如果是敌人,理当假意应答一番然后迅速答应以期潜入木叶获取情报才对,但是带土的下意识反应却是想抠下写轮眼,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他不想离开神威空间,甚至还想把他们一起留下,永远不放出去。
抬眼卡卡西发现面前站着的居然是老师家的孩子,三个少年人目瞪口呆看着自己。
他这是带着琳落到外化战机九喇嘛身上了?
“哟鸣人,”他随意打了个招呼,却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分别是三尾查克拉寄存体的原因,他能感觉到琳也暗自戒备起来。“这是开着九喇嘛来迎接老师吗?”
“老师你快吓死我了!总算出来了啊我说!受伤了吗?带土呢?你揍他一顿了吗我说!揍得好的说!如果佐助也这么干了我也会揍他一顿的说!”鸣人一把压住佐助想拔刀的手就想扑上来,但是被小樱单手拽住了衣服停在原地。
“笨蛋吗你!先不说他护着的女人是谁,这个人明显和老师有很大区别……吧?”
鸣人和佐助惊恐发现少女樱竟然脸红了。
还沾染着血腥和硝烟味的男人总是有一种致命吸引力,裸露出的双臂尽管只有肩膀到肘上一小截,在焰纹映衬下愈发白到犯规,一贯懒洋洋的眼睛锐利扫视配合上保护者的姿态,那种纯粹的意志和成熟男性的魅力足以秒杀所有旁观者。
琳忧郁又骄傲地叹了口气。
可惜栽在带土那个坑里死也不回头。
白发青年打量一番后终于确定了信息,眯起眼睛微笑起来。
“无论怎么样,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卡卡西再度肃起了脸。
“先把带土的事情告诉我,然后老师……四代在哪里?”
“带土?老师你不是刚刚和他打了一架吗?哆酱在拖住宇智波斑啦,……话说老师你后面的人是谁啊我说?”
确定危机解除后,琳从他身后探出脑袋,带着不赞同的语气担忧问:“受伤了吗你们?”
少年人战斗力回复力惊人,但这不代表他们真正的毫发无损。
“哎?那个……只是一点擦伤……”首先败退的是鸣人,他对于他人好意的关怀总是毫无抵抗力,但是佐助把刀横在了双方中间。
“先解释一下那个暗部的装扮怎么样?卡卡西。”
远处的怪异尾兽开始躁动起来,紫色的人影从虚空中落下。
“嘛,看样子来不及了。虽然看到你们也算基本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有些事情我还需要问问。”
他对着沉默望向这边的带土抽刀出鞘,那柄不足臂长的雪白短刀在逐渐喧嚣起的雷鸣声中越发夺目,灰褐色的骨质尖刺出现在卡卡西的皮肤上。
“问他好了。”
矶抚在意识中跃跃欲试。
【又要和那个宇智波家的小子打架了吗?】
他面罩下的嘴角抽动一下。
【不,只是有些事情要确认一下。】
——靠揍的方式。

他为什么带着她离开了呢?是因为我吗?
他甚至还骄傲地想,不愧是卡卡西,为了保护琳,哪怕对我都没有放松警惕!
但是为什么要离开我?我们不是同伴吗?
带土仿佛这才想起自己从那场战役之后还干了什么一样,十八年来目送赝品日复一日窝囊埋没自己的记忆几乎要将他驳斥地片甲不留。
说不定对人家来说,他才是赝品呀。
他突然笑起来。
没关系,既然都是赝品,等一切都结束,他是不是可以放过那个赝品卡卡西了?
卡卡西就该像现在这样,身披接天连地的炫目电光,伴随着千只哀哀凄厉鸟鸣,用那把名震五国、在他手中合该更加威名赫赫的短刀白牙,正要一往无前捅穿他的心脏。

这颗颠覆世界的心脏此时却暗含着一个小小的声音:你对那个为了他的死和嘱托将自己折磨了十八年的废物怎么看呢?
没有任何看法。
他只是恨这个没能让自己能保护他们的时候就失去他们的世界而已。
宇智波带土在十八年前那场战役中开始愤恨这个必须让卡卡西杀死琳的世界,也愤恨这个让卡卡西那么耀眼的天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世界。
谁要他活成那个只会傻笑、一无是处的吊车尾呢?

“……所以说,我是你的哆酱,水门老师的弟子之一,家姓野原,野原琳。”为少年抹去最后的小刮伤后,野原琳终于完成了她和卡卡西的自我介绍。
她习惯性拍了拍樱酱的脑袋,温柔的女性在木叶可谓珍稀品种,哪怕少女樱分分钟能一个扛她十个,也扛不住这种无意识攻势。
——全员女神的水门班今天也在pikapika闪耀呢。
“哆酱和咔酱,还,还活着吗?”鸣人结结巴巴问道。
从三战中成长出来的女性几乎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态。
三代、四代夫妇和她估计已经不存在了,宇智波家大半势力不在村中,三忍亦没有到场,带土因为未知因素站在了木叶对立面,四影没有趁乱围攻木叶,估计是在如此严峻情况下签署了什么条约,现在居然只能靠着卡卡西的七班硬撑。
卡卡西应该看出来的更多吧。
太过分了,他们可才堪堪过了十五岁呢。
“是的,他们估计在准备……说起来,就快是你的生日了呢,鸣人。”
佐助轻哼了一声。
“哎!!”樱发少女一拍大腿。
金发少年眨了眨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
野原琳笑了起来。
“老师准备的惊喜和我们的礼物都不能说,不过可以先祝你生日快乐!”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双和水门老师比更多了一份少年独有光彩的眼睛滚落下了大滴水珠。
嘴角还因为得知父母活在其他世界的缘故上翘,鸣人撸起袖子慌忙擦起了眼睛。
“好奇怪啊我说,我明明、明明才见到哆酱的说,我没怎么过过生日,根本、根本就不在意……”
“刚刚那声尖叫……”佐助抬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西——琳————”

预估错误,明天最后一发:D

评论(2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