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你在地狱,我为阴影-下

1.脑洞记梗一时爽,被催填坑修罗场。
2.回村土x三尾卡日天。
3.双线带卡cp,私设众多,bug应该也挺多的。
4.带卡原世界另一条线在番外。
5.本章有阿斯玛x红私设【见】定【家】情【长】情节。

带土和琳到的时候,酒会还未正式开场,一乐家老板的小女儿菖蒲刚刚送来小食,几个男忍赶忙出去接手,至于秋道丁座能不能忍住吃的欲望是另一回事儿。女忍们在座位上点单,被特殊召回村坐镇的纲手毫无压力拉着大蛇丸和自来也来蹭饭。
饮料已经上了,卡卡西坐在阿斯玛旁边,因为三尾这个不确定因素,他的面前是一杯冰水,身边两个空位上分别放着玄米茶和汽水,看见他们进来后懒懒抬起一只手挥了挥。
“琳,这边。”
“哟,笨卡卡,你怎么不等我就先来了啊!”带土将照烧秋刀鱼放在卡卡西面前,非常自然地把原本隔着一个座位的汽水和玄米茶换了个位,一边把茶递给了琳,一边自己拿着汽水凑到卡卡西身边。
卡卡西揭开豪华秋刀鱼外带的盖子,然后又给合上了。
“去换,我要盐烧秋刀鱼。”
“我不,甜的多好吃。”
“去换。不然晚上你别想睡觉了。”
“……我不QmQ!”
“不许哭。”
“哎笨卡卡你上当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手交叉抵额的阿斯玛幽幽目送拎着照烧秋刀鱼跑出店门的带土,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磨牙。
“你们在一起了?”他问。
卡卡西回以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女人不会喜欢开口闭口都是八卦的男人的,”卡卡西点点阿斯玛面前的笔记本,他看样子是要记下酒会上所有人的意见。“男人要承诺,要身体力行,要用实际行动。”
卡卡西掏出一本印着十X禁的小说书,表情略微带上点狂热,熟练翻到其中一页。
一字不差。
“你居然还做笔记?!”阿斯玛非常震惊,要知道在座各位忍者都是自从毕业后除了任务报告再也没摸过笔的人物。“所以带土前天弄坏你的笔你生气导致限量版丸子被抢光是因为这个?!”
“他弄坏我的笔我还不该生气吗?”卡卡西死鱼眼。
“难道是什么有特殊寓意的笔吗?”山中亥一感兴趣问到。
“什么什么?难道是我用来签名的那支笔吗?不对啊那笔我不是放在蛤蟆卷轴里了吗?!”自来也说着说着还特地摸了摸腰间的口袋。
“你用妙木山的卷轴放你那支用来写黄色小说的笔?!”大蛇丸简直想分分钟揍自来也一个潜蛇手。
“卡卡西不是会因为一支笔计较的人,”奈良鹿久也掺合进来,“是因为笔被弄坏的原因吧。”
“真好啊……我家的蛞蝓完全不愿意帮我作弊呢。”纲手打了个酒嗝。
“啊哈哈哈,纲手大人是又去赌场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出现抱着鸣人的四代目挤到透气又没有直面风口的窗户旁边。“玖辛奈,这边!”
可、可恶!这个猝不及防的闪光弹!
“我说你们啊!!说好的帮我追人的意见呢?!!”
“呵,”卡卡西指了指在座诸位。
“单身。”山中亥一,女朋友因为他头发比自己还长还好看分分合合,今天正好轮到分手。
“待追。”撇开脸的奈良鹿久,早就有看对眼的女孩,碍于怕麻烦的心虚借口一直没动静。
“没人要。”
秋道丁座拍案而起:“……你小子说谁没人要?!”
“暧昧以上。”毫不愧疚蹭饭还一带俩的纲手。
“活该撸一辈子。”这是已经下海开坑的自来也。
“和实验室扯了证。”左右开弓手臂狂蟒乱舞一手给纲手端下酒菜一手给自来也领子后面灌凉水的大蛇丸。
“绑定情缘。”已经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结婚生孩子的日向日足。
“心大。”老婆和闺蜜玩的很开心独自慢慢喝酒的宇智波富岳。
“未成年。”这是不明觉厉的皿-皿天藏。
道理我都懂,但是。
“……你可以把捂着琳姐耳朵的手放下吗?”
野原琳在他身边坐着还不到卡卡西肩膀,即使被卡卡西捂着双耳也毫不在意,盯着纲手全身都在pikapika散发小花,让阿斯玛感到一股秘制慈爱的气场。
“纲手大人!”她捧着杯子完全陷入了纲手迷妹状态。
“所以你到底对我们有什么误解?放宽心就当请我们吃一顿就好了。”卡卡西放下手,突然转过头瞪大眼睛,拎着秋刀鱼回来的阿飞就这么通过虚空漩涡出现了。
“笨卡卡,”带土惊魂未定用袖子夸张抹了一头汗,“你猜我看到谁了?”
“谁?”卡卡西自觉拿好了筷子,带土把换好的外带打开放到了他面前,然后坐到了琳的另一边。
“三代啊!!”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琳和卡卡西一起看他。
“你每天抬个头不就能见到了?”
“你开着神威回来就是因为看见了三代目?四代目都坐在这儿了也没见你上去要签名啊?”卡卡西低声问。
“叫老师笨卡卡,我见到三代目很奇怪吗?当然不,所以我开神威,是因为——”
“啊,这里很热闹啊。”赋闲在家的三代一副意外的样子掀了暖帘进来,身后跟着穿着绣有猿飞族纹无地的妻子琵琶湖。
“您……您怎么来了?!还有母亲那身装扮是什么啊?”来不及站起来的阿斯玛对向来喜静的母亲来到这么吵闹的地方非常吃惊,在座的人都想起身行个礼什么的,结果在拥挤的榻榻米上乱成一团。
“哎呀,不用不用,我就是来看看,今天就让内人占个首座吧。”
琵琶湖妇人很秀气笑笑,和三代顺着众人自发让的道坐到了阿斯玛另一边。
带土和卡卡西毛都快竖起来了。
“所以说你们来干什么啊……”阿斯玛生无可恋,他就追个老婆而已为什么如此兴师动众,一个个管吃不管事儿大。
纲手已经开始吃下酒菜了:“今天薪日,老师问我晚上去哪,我就照实说了,结果他就一定要带着师母来,真是的,一大把年纪了……”她踹了踹自来也,“把那盘脆皮花生拿来。”
“……老师应该是怕你晚上又去赌坊输完了留下火影的字据吧……”自来也艰难地从纲手身边一群女孩子堆里挣扎出来,结果大蛇丸直接甩开手臂越过人堆,捞起一盘就放到了纲手面前。
“这招还能这么干!挺有用的啊大蛇丸!”纲手抓住自来也的脚腕把他拖回来,大蛇丸和自来也均是一脸生无可恋。
琵琶湖妇人看了一圈面前的女忍们,她们有的还未成年,握住苦无的时间比细心装点自己的时间要长得多,有的已经能独当一面,推开亲朋好友的尸体在血海中生存。
“那么,哪个是我的儿媳妇呀?”她悄悄问儿子。
我不是说其他人,我是说在座诸位都是忍者。
顿时起哄拍桌子撞酒瓶声起。
热爱掺和的如带土已经开始拿着自己的汽水叫嚷着夕日红的名字,卡卡西也跟着拍了两下手。
好事者对琵琶湖夫人喊到:“三代目夫人,阿斯玛这小子还没和人家说呢!”
“所以我们才能蹭饭啊!”
“怂!”
“来来来买定离手了啊!阿斯玛要多久才能追到人!”
贴心的日向日足为摸着小胡子的三代和琵琶湖夫人另叫了茶。
“三代目,三代目夫人请用。”
“谢谢你呀。……这孩子,是说唯独我儿媳妇没有到场是吗?”琵琶湖夫人举着袖子问。
“就是这一点不像我。”三代环视了周围,“伊比喜和凯不来吗?”
带土跳出来:“他们有另外的任务。”
他和卡卡西眨了眨眼。
卡卡西稍微瞪圆了眼睛:“啊,难道……?”
带土骄傲挺胸:“嘿!没错!”
“有一套嘛,吊车尾。”
“喂!笨卡卡!”
三代目在他俩之间看看,拍了拍妻子的手:“你儿媳妇大概一会儿就来。”
阿斯玛不明就里“啊?”了一声,对着起哄的人群大吼:“所以你们倒是给我意见啊!”
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扎堆的女孩子那边,问到了一手好八卦,小小一只在人群中挤得分外辛苦,她单脚踩着空隙跳着踉跄扑了过来,带土和卡卡西同时起身扶住了她。
“呐呐,带土,卡卡西,你们是……嗯,在一起了吗?”
不——我喜欢的是你啊——带土挺想就这么冲动喊出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迅速因为莫可名状的情绪迅速染上红晕,然后牢牢扣住了瞪大眼睛的卡卡西的手,视死如归一般哼唧:“我……他……嗯……”
琳不知道脑补了什么,迅速省略掉失去男神的失落跳到最好的两个朋友在一起了的情绪变换,留下一句“要好好对待对方啊”就再次挤进了人群。
孩子气的心虚和微妙的胜利感让带土还有勇气等待卡卡西的反应。
半晌,他忍不住了问。
“……你不问问我?”
“问什么?”
“……咦?”
宴席上的诸位已经开始擅自用娘家人口吻开始询问阿斯玛的心意了。
“……所以,你到底是用什么心态去追求红的呢?”
阿斯玛热血上头,重重一拍桌子:“那还用说吗?哪怕是作为不知道死期的忍者,我也想让她和我姓猿飞啊!!——”
“——你……”
没有受到邀请,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此地的女性迟疑的声音如同冰水从头浇灌,让阿斯玛瞬间出了一身汗。
“呦西,护送任务完成!!”凯敬了个礼,一口好牙闪亮,但是随即就被伊比喜拉着坐到了男忍席。
满座安静如鸡,琵琶湖夫人已经捂住了嘴。
阿斯玛瞬间福至心灵,对着红慎重喊到。
“我想让你和我姓猿飞!请嫁给我!!”
红笑了起来,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那样的话,和我用丸子干杯吧!”

夜风扑面,白发的忍者被拉着偷偷出了酒馆。
活力十足的男声对他说:“有任务啦,卡卡西!”
你这个笨蛋知不知道那是暗部的任务啊……
卡卡西用没被拉住的另一只手整理了面罩。
“……好吵啊你……”
手还拉着呢,放手。
想看亲热天堂,放手。
追琳的时候没见你这么胆子大啊,还不放手。
你到底要握到什么时候啊,放手。
结果一句都没有说出来。

扣着狸猫面具的暗部将炫目白光收入鞘中,脚落在自发接住他的木遁枝条上,黑暗中左眼镰尾急速转动,最终抚平了身上的狂躁。
没有生者气息了,清扫完毕。
“喂……笨卡卡——”带着橘色漩涡面具的暗部在他旁边显出身形,想要伸手碰碰他,然而一条带着嶙峋钝刺的尾巴拦腰扫来。
——穿过了漩涡面具的暗部的身体虚影。
“都说了别过来。”白发暗部毫无担心意味,疲惫扔出一句话。
他被丢弃的过去牢牢束缚在琳的身边,这次任务是水门给他争取的,一方面是实验自称阿飞的带土对村子的忠心,一方面是为了让卡卡西适应离开琳的安抚。
——那些不能言说的明争暗斗无疑是这么打算的吧,反正有另一枚写轮眼压制,无论谁死掉都不亏。
这样动用三尾的力量,全多亏了阿飞。
如果阿飞反叛……他漠然想着,那就拖着阿飞一起死,顺便能带着尾兽消失在哪个地方,那就再好不过了。
适配体的琳和掌握漩涡封印秘术的四代目必须活下去。
他其实差不多都想起来了,但是他没想好怎么面对阿飞。
不,他不承认阿飞是带土。
说是少年人残存的幻想和强制期望也好,他就是不想让记忆中的小少年变成眼前这样人。
一起睡的第一天晚上,他保持着面无表情用拳头告诉了阿飞谁是老大。
“听说你和四代目说你谁也不是?”
卡卡西右臂巨大兽爪将阿飞扣在地上,左眼一直在防备阿飞虚化,
“很好,那就记住你的身份。”
我不会信任你,不会回应你,你休想在我活着的时候对他们下手。
带土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揍,然而这并没有软化卡卡西哪怕一丁点态度。
这真的是太好了。
他细微抽抽鼻子,自作自受地难过又骄傲。
他的卡卡西,就该这样。
“……记住你的身份。”现在银发暗部又强调了一遍。
带土想转移话题,他浮夸地挥舞着手臂,打着飘的声音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等这个任务完成,卡卡西前辈就该从暗部转正了吧……?”
他成功了,卡卡西将目光转向他了。
带土默默捂住了嘴。
药丸,又被捉到一个把柄。
“再叫一遍。”
带土连面具也一起捂住了。
“……”

彩蛋:
那只笔是因为晚上两个人在一张床上都不愿意起床关灯的牺牲品。
卡卡西自从摆脱了睡眠阴影后对于睡觉时间非常珍惜,带土纯粹因为要和卡卡西对着干。
两人斗嘴半天后,卡卡西直接要爆三尾,用尾巴去关灯。
来不及阻止的带土抄起卡卡西做完笔记顺手和书一起放在床头的笔冲着门口墙上的开关扔去,一击得中。
笔,卒。
开关,亦卒。
卡卡西秒睡,第二天才想起来生气╰_╯。

查了百度百科,并没有找到阿斯玛年龄,三代年龄。
那我干脆自由放飞一下,动画里鸣人出生的时候卡卡西已经是拿着黄书可以自由恋爱的年纪了,伊鲁卡还是个被人抱着逃离九尾现场的小少年,以这两者我擅自根据脸做了年龄设定。
……大概下章番外卡日天,……好像越写越长了?!
时隔多日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催坑……能完结多亏这位 @沙场醉魂 四千五的粗♂长更新还满意吗:D

评论(3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