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2016fate双枪百日祭】长夜狂想Chpter.7By刀笔


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7

忽然从高高的围墙上落下一只带着挺括帽子的兔子,它在落地时猛力一跃,叼走了一朵金子做成的铃兰花,然后抖了抖身子,掉下来一小截大概是个少年手掌上的某根骨头后,又越过高墙离开了。
巨人解释道:“那只兔子每年都要来取走一只金铃兰,为他侍奉的王子做一件能够献给心上人的礼贺。作为交换,他为我带来下界相关的消息。”
那截骨头唱了起来:
“深海已经被贝壳和珍珠装点,
雪掩盖了霜冻之地的泥泞,
蓝色的锤斧被木头支撑起来,
未戴顶冠者在废墟中哭泣,
有谁悄无声息夺走了他的声音,
恶德者为了沾染光明的碎片辗转侵袭,
大军因为一只暗鸦而向这里进发,
据说被不知死活的狂妄战士所挑衅,
——天哪,连人人平等的金子也为你的爱情绽放吗?伟岸魁梧的战士啊,
春天真的要把那睡莲带给你了——”
“是的是的,我的小姑娘就要来了。”巨人附和着,捡起那截小骨头,将它扔入黄金花海的角落,只听到一响让人牙酸的接骨声,那截骨头欢呼起来,然后就此沉寂。
“有个大家伙来了。”库丘林装作不知道那几件大事儿都和他们有关一样转移话题,小迪卢捂着腮帮装作对花海很有兴趣的样子扭开脸。
“不对……是这边。”猩红瞳孔眯起,“是个更大的家伙。”
是一支难以应付的,值得一战的敌军。
“我将要去挑战这个世界的极恶,弗莫尔的子民。”他对巨人说,“我们没有交换名字,于此分别并无不妥,你的爱情绊住了你的勇士的心,但谁能说这不好呢?”
“你说的有道理。”巨人思索片刻就爽快放弃了对阵,握着那朵金玫瑰,扛着他的金竖琴,攀上了天梯。
“但是我还能为你们做一件事。”
被阴影攀爬的豌豆藤很快枯萎,而金发却仍然泛着柔和的光泽,巨人的金竖琴仿佛发出了什么讯号,他保持着好心情转头问道。
“尊敬的战士们啊,需要我来为你们清扫道路吗?”
小迪卢望向库丘林,后者理所当然地说:“战力低贱的杂碎没有到我面前享受我长枪的资格。”
金发云梯于是扭动起来,像是一场金蛇狂欢,那阴影袭来的下方有尖锐嚎叫传来,似乎被什么穿刺绞杀。
巨人对着云上城堡扬声喊到。
“感谢你的帮助,琳弗尔殿下!”
云层中传来优雅的女声调侃。
“不客气,我的老邻居,你的小姑娘也为我带来了许多笑声。”
“那么就让我们期待下一次会面吧。”
巨人和金色天梯离开了这里,天边的乌云伴随着不详嘶吼向这里飞速吞噬而来。
“迪卢,那是真正的战场,对方毫无交涉意味,只有杀和被杀。一旦涉及性命,就立刻把大德鲁伊给你的保护用掉。你不是为了胜利——那是我的活儿——而是为了感受真正的血和战斗。”
“人血和牲血的味道,你也该明白怎么区分了。大德卢伊敢让我来,想必也是为了这种考虑。”
库丘林看着小迪卢木多越来越亮的眼睛轻笑,大力揉了揉那一头柔软的黑发。
“这个提前祝你成年的礼物怎么样?”
小迪卢木多笑着回答。
“必定让我铭记终生,御子殿下!”

英俊的痞气青年穿着浆洗的丝绸衬衫,一身拎儿啷当的很有年头的衣饰让他整个人都有种脱节的时代感,他翻弄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打火机,歪歪斜斜在扭曲的黑雾的簇拥下向缠绕着枯萎藤蔓的金发天梯下行来,一路上死亡寂静无声蔓延,眼看就要将天梯扯落人间。
“——负恩者。”穿着靴子拦路的狼有着漂亮的皮毛和比皮毛更加引人注目的火枪,它持枪的动作标准地如同最老练的猎人,身后红色帽子的小女孩带着一篮子苹果俏生生抿着唇,有一搭没一搭轻轻摸着狼的尾巴。
“做一笔交易吧。”青年似乎经过了长途旅行般疲惫,他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向警惕的护卫者示意。
“我需要你篮子中的一个苹果,这个打火机做交换,同意吗?森林的红魔女哟——”
红斗篷的女孩低着头在篮子里摸索一会儿,掏出一个和她的斗篷一样红得怪异的苹果,这个苹果只有一半儿,内里露出的壤是奇妙的紫色。
“你杀了我的老师,虽然她已经在露琪的怀中重生,但你的打火机只能换走半个。”
“成交。”青年将打火机扔了过去,红斗篷女孩接住后,也将半个苹果扔了过去。
“那么,向您的祖母致以问候。”青年带着黑雾准备离开,他面对着女孩后退,穿靴子的狼一直端着枪,只要女孩下令,它就会射光枪里所有的子弹。
红斗篷女孩微微抬手制止了它。
等到看不清青年的身影后,女孩才仔细打量着打火机。
咔嚓,咔嚓,咔嚓。
她擦了三下火。
三只巨犬出现了,一只眼睛有茶杯那么大,一只眼睛有水车轮那么大,一只眼睛有圆塔那么大。
它们驯服地低下头,如果青年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他从来没有被这样带着尊称称呼过。
“尊敬的魔女,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呢?”
红斗篷女孩一手挎着篮子,一手扯起她的红围裙屈了屈膝,穿靴子的狼在她身后寸步不离。
“将那个曾经驱使你们的人类带进甘糖泥潭姑母的烤炉,那儿的黑森林非常美味。”
“谨遵您的吩咐。”
“我们也该离开了。”女孩爬上狼的后背,顺从的仆人扯住缓缓离开地面的金发天梯,远处乌云阵阵,向这里扑噬而来。

辉煌的大厅里,穿着马甲和蓬裙的人形生物混杂着纳维亚语和阿维斯塔语交流,硬棍面包整齐码放铺成地板,吹笛人带着闭着眼睛纯洁天真的玩偶绕着大厅旋转。
他们头顶星辰,肩披月夜,战栗的尖叫通过铜,石头与骨头的乐器流转地更加忧伤深邃,狮首和马头,鸟爪和羊蹄,鱼鳍和蛇尾,鬼祟的,道貌岸然的,私欲的,不被接受的,曾被接受的,诸魔物为了痛苦和欢愉,于这座已经悬停了七千七百年的浮空夜堡中聚会。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女皇高昂着装饰满稀世珠宝的头颅,缀着大颗黑钻石的礼服露出她洁白丰盈的胸脯和长颈,双手妥帖置于小腹,瀑布般的长发精心打理,披在身后,面容美艳能逼退银月,双眼如琉璃,嘴唇赛玫瑰,她皱眉,就能牵动无数人的心扉。
一面缺了一口的镜子安放在她的腿上。
蓝色的胡子细致扎在胸前,高挑优雅的男子弯腰行礼。
“在捷报传来前,能请您跳一支舞吗?我最尊贵的女皇陛下?”
女皇没有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蓝胡子的男人毫不气馁,他笑着加上一句。
“——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女皇唇角傲慢勾起。
“莫吉娜。”她拍了拍手。
拥有一双端着沸油也丝毫不会颤抖的手的女佣端着一方锦垫,上面放置着一双修长,和女皇陛下一样白皙,穿着红宝石舞鞋的脚。
“奏乐吧,诸位。”
女皇下令。
“为了能让勇于谏言的梅瑞卿重新赞叹我这惊世绝伦的美貌。”
蓝胡子男人深深弯腰,牵引着那迈着优美舞步的双脚来到大厅中央。
“必定达成所愿,陛下。”

后记
甜品是甘泥潭,吃了出不来【dog脸】
完结倒计时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