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你在地狱,我为阴影-上

1.脑洞记梗一时爽,被催填坑修罗场。
2.双线带卡cp,我这智商也不会虐心……的吧哟。
3.私设众多,bug应该也挺多的。
4.琳是同伴,番外填脑洞。

        

“卡卡西,琳就……交给你了。”
“你是带土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会保护你。”
琳再一次从黑暗中挣扎醒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回荡着她的房间。
有人问:“吵到你了吗?”
她睁着眼平复了一下呼吸,盯着天花板开口。
“不,我又梦见你们了。”
她偏过头。
坐在床头地板上的白毛沉默望着自己,月辉让他护臂和肩袖间的皮肤更加柔和,好像因此多了几分人气。
焰纹在他臂上割开鲜红。
“我和他?”他毫不好奇地问。
“是的,你和带土。”她置以肯定。
“嗯。那很好啊。”他语调平稳。
琳泄气一塌肩,忽然又欢快起来。
“真是……对了卡卡西,我这儿有个消息。”
琳将被子向上拉了拉。
“水门老师就要有孩子啦。”
被称为卡卡西的白毛终于有了点兴致。
“你是说?……真是让人不放心啊。”
“是吧?虽然老师是很可靠啦,但是怎么也没法想象他和师母凑在一起……啊啊,这还是个机密来着。”
她是医疗忍者,前些日子去老师家的时候就隐约看出了师母有做母亲的痕迹,本想着等过些时候确定了再去道喜,但第二天部里就称水门老师带着师母申请了长期任务。
卡卡西摸上左眼的疤痕,轻声道:“我可以申请去保护师母。”
“明明自己都没法控制好吧……”琳小声念叨,心里有些难过。
白毛不自然放下了手,被噎到的小模样让琳顿时心软。
“好啦好啦,你可是师母教导出来的,而且师父也在,不会有事的。”
“怯。”
他才不是担心呢,师父那么强大,他只是想提早看看师母和老师会有什么样的孩子而已。
“……我和你一起申请好了,就算村里不通过,你还有老师的飞雷神呀,你现在也是可以用空间忍术的人了……”
琳颠三倒四念叨着,在细碎的窸窣声中重新陷入睡眠。
卡卡西无声应了一下。
他略微动了动僵直的右臂,重物缓慢摩擦地板的声音让睡梦中的琳习惯性皱了皱眉,然后重归平静。
右半身具现的巨大骨质兽爪盘旋在小小的空间,尾兽查克拉带来的恶意在他的写轮眼压制下只剩下微不足道的无质水属性颗粒飘荡在房间中,拱卫着沉睡着少女的单人床。
“我要……保护你。”
他摸着自己的左眼,不知第几次对自己说。

他被牵着重回光明。
金发的男人在见到他后红着眼眶愤怒地哑着嗓音,“胆敢这样对待我的弟子——”他这样说着,瞬间绷紧了气氛。红发的女人抱着他,帮他压制住了体内自有意识以来的狂躁意念。
被抱着的感觉很温暖。但他唯独只是死死盯着金发男人身后捂嘴哭泣的小姑娘。
垂落身侧的手从随时可以刺穿人体的状态松弛下来。
男人是漩涡水门,女人是漩涡玖辛奈,小姑娘是野原琳。
两个和他一样打扮的暗部欠身。
“那么,009720从今天起就转交给您了。”
“他是我的得意弟子,请不要再用那个称呼了。”
他们是009720……不,是旗木卡卡西的老师,师母,和队友。
不对,还有谁没有在场。
三尾挣扎着,想要将一切淹没,窒息感包裹心脏。
女人的臂膀牢牢束缚着他,犹如滚烫的铁条,让体内的尾兽禁锢在这具还未能称之为少年的躯体。
【小子,你这废物居然——!!】
保护她。
有谁垂死气音细不可闻,却比女人的臂膀更加有效。
他对那个哭的连鼻涕都快流出来的小姑娘无声张开嘴。
’别哭,我会保护你。’
他左手抽动,想要摸上自己带伤的眼睛。
眼中镰尾勾连。

        
     
在被领出暗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住在老师家里,在见证思维奇特的夫妇生活方式的同时也慢慢拼凑起’自己’以前的记忆。
在一次任务中,他接手了同伴的写轮眼,之后在水门老师赶来救援之前用这只眼睛强制剥离了琳体内的三尾,并用这枚转化为万花筒的眼睛带来的空间忍术草草将三尾封印在了自己体内。
随后赶来的暗部越过水门老师将自己带到了团藏那里,接下来就是似乎永无休止的实验和尾兽的恶意侵袭,以及多人监管下的大清扫任务。
团藏无数次想把人柱力换成适配体的琳或者是漩涡家的人,但每一次他都挺了下来。
“这枚写轮眼简直就像是他自己的!”有人在实验台边惊奇赞叹。
杀。
无意义。
控制住自己。
无意义。
无力。
无意义。
憎恶。
无意义。
死。
——不能死。
笨卡卡——
——保护她,不能死。
“保护她。”
他抛弃了记忆,抛弃了情感,只记得有人对他说。
■■■……她就交给你保护了。
那个人名字叫宇智波带土,他曾经按着琳泣不成声的描述买了红豆糕去看他,那些只是凭借其他人言语构筑起来毛躁,冲动,重感情又格外有担当的形象在慰灵碑上毫无个性的刻名下支离破碎。
你给了我光明,给我上了保护的枷锁,指引我忍道的方向。
你是被我遗忘的英雄。

         
思维到此终结。
在感到体内三尾的躁动后,他终于因为担心师母,为了确定某件事情首次和它进行了沟通。
【喂。】
【……?……!!!……】
【你是思春了吗?】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
刚刚被撞属性的刺猬头师公安利了小黄本的少年十分淡定。
【哦,那就别在我身体里那么浪,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在【哔——】和【哔——】,然后【哔——】】
【……?!!】
三尾受到了惊吓。
一向不是在用一只写轮眼压制自己就是在剖析内心不断刷屏的白毛小子居然会开黄段子?还是对一直以来防备的不行的尾兽?!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哦不,这应该叫做反差萌。
作为一只野外人头兽,语言一道上,他显然抵不过在黄书一道上已经初露才华的三忍之一。
【看来不是我的问题。】
受到惊吓的尾兽连三条尾巴都直直炸了起来,但他感受到的查克拉躁动并没有随着三尾的意志而停滞。
【师母有危险。】
他知道老师有多么厉害,他也知道漩涡家封印术的登峰造极。
但是与暗部有关系的009720更是知道宇智波家的野心让老师排除了他们的参与,没有可以操控尾兽的写轮眼,在生产时候分外脆弱的师母受创可能性简直翻倍增加。
唯一的问题是,他不可能离开琳太远。
他虽然脱离了暗部,但是他接到的任务有很大一部分和暗部千丝万缕,暗部的面具和制服在团藏的授意下还留在手上,他只是缺了一个代号,甚至在特殊情况下他可以指挥最多三支暗部小队。
战争的尾声还在继续,现在并没有什么挑剔任务的余地。
但是一旦感知不到琳的行迹,用不着三尾煽动,他的情绪会迅速暴躁乃至发狂尾兽化,为了稳定他这个人柱力,每次任务都需要琳在身边,久而久之老师为他们申请了两人队伍,而他也因此学会了掌控神威空间,每次需要他出手的时候,琳都是好好待在空间里。
就连睡眠都需要在琳身边,就像现在一样。
是为了琳远离危险,还是带着琳为老师做最后的防线?
“……申请肯定过不了,我明天去找个离村的小任务……”琳小声含糊着吐出一句,突兀打断他的思维。
他挣扎一会儿,做出选择。
“嗯。”

  

  
水门谨慎盯着面前的面具怪人。
违和感,浓浓的违和感。
玖辛奈和鸣人被不知道团在哪里的两个弟子带走,三代的妻子赶回村子请求支援,只剩下眼前这个单枪匹马想正面刚的面具怪人。
“木叶的金色闪光吗,阿飞真是被指派了一个好可怕的任务啊!”怪人拿腔作势搞怪,右手自然垂下,左手却在轻微比划着什么。
是想告诉他什么吗?
我,是,地,啊,他指了指自己的腰,不对,指的是鞋子,也不对,是石子?是自己的飞雷神苦无?啊啊啊他对猜谜一向不在行,一向只有玖辛奈比划的他才能看懂……
他不禁向怪人投以一个歉意的眼神。
水门聚精会神看着怪人的左手,没注意到怪人的眼神也古怪起来。
我说你啊,长着一张那么正直的基佬脸,一脸抱歉地盯着人家的大腿要干什么啊?!或者你已经干了什么了吗?!
“木叶的金色闪光也不过如此……堂堂四代火影到底在看阿飞哪里啊?!”
“啊啊啊老师是我啊带土啦——!!!!”
在水门因为两声截然不同的音调和那个名字晃神的时候,赶回来的半尾兽化卡卡西操纵巨大水柱拦下了四处窜起的木遁枝干。
“老师你楞什么神啊!!”他吼着用外附兽尾将老师拽离扭曲树海,写轮眼疯狂转动搜寻敌人。
——对上了怪人含着丰富情绪的右边写轮眼。
“呜哇啊——老师——笨卡卡——琳——”

※洗白第一招,精神分裂:D
※呆兔被笨卡卡把尾兽往自己身体里塞的举动吓得直到人陷入半昏迷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上前协助完封印,快到尾声的时候水门老师来了,呆兔被斑带走了半年没起来。琳也处于垂死状态,后求助了漩涡一族的封印术留存了小部分三尾外泄查克拉,因此让呆兔感知以为只有笨卡卡一个人,于是伐开心离村出走。直到玖辛奈生产前,呆兔见到了藏在神威里一路保护师父师母在紧要关头缓冲了一下写轮眼控制九尾的队友二人组,分分钟被策反。
※借用了【据说阿飞形象经常是白绝在说话】的设定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