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67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67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5

“嘶——”库丘林龇牙咧嘴地抽鼻子。
他的父亲是象征光明的太阳神卢赫,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穿透骨头的寒冷了。
“卢赫之子。”那位冰冷的女士对着小迪卢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飞雪在这片冰域骤停。“安格斯神王殿下还是那样爱护你。”
“我也爱您,教母。”小迪卢熟练地回应,并且追加了一句孩子气的抱怨,“您都好久没来纽格兰奇了。”
他的教母因为这句直白的诉讼,苍白的脸颊染上几分人类的肉粉。
“让我来为您介绍一下吧,御子殿下。这位是我的教母,极境的女王,斯诺尔娜。教母,尽管您已经知道——安格斯父亲总是安排好一切——但还是让我来介绍一下!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两位成年人一个戏谑的,一个温柔地微笑着满足小少年的愿望。
黑发少年神采飞扬,像是捧起安格斯为他祝贺首狩的酒杯。
“这位是光之御子,伟大的守卫者库丘林,我的梦想和目标,凯尔特战士的永恒荣耀!”
“真是一位强大又美丽的女士,”库丘林装模作样地赞叹,嘴角因为他可爱的男孩更加上扬,“需要我亲吻你的手背吗?不过那样的话您得走下来才行。”
“哦我已经感觉到了您的诚意,您也是非常伟岸英俊,让我想起了疾驰在冰原上的猛兽。”一向内敛的冰雪女王也玩笑般欠了欠身。
然后他们都大笑起来。
“随我来吧,战士们,我的城堡将会有一场宴,哪怕接待十个安格斯也不会失礼。”
“我和御子殿下比十个安格斯父亲要能吃的多,教母。”小迪卢爬上女王的雪橇嘟囔着,库丘林在后面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示意他快点。
“我都快饿死了。”库丘林抱怨,继承自父神的天赋之力在这里被压制到了一个极限,他急需一点什么乐子来压抑一下想要淋上热血暖身的战斗本性。
冰雪女王斯诺尔娜意味不明看了他一眼。
凯尔特战士。

雪橇在茫茫冰原疾驰,滑过布满冰凌的万丈峡缝,纷纷扬扬的雪花承接着女王的座驾,风穿过落满霜晶的叶隙,穿过自然子民好眠中热腾又松软皮毛,穿过树枝间南迁的空巢,穿过溪面冻结成奇异、只有星辰才能解读的符号的水柱,穿过埋藏着芽和喧闹的茫野,穿过高堡和挂在檐下的咸肉。
万籁俱寂,只有它们为女王献上的奏曲。
手握缰绳的女王听取了风带来的馈报,她转头,不紧不慢地问到:“卢赫之子,库丘林哟,有兴趣在宴会开始前和其他客人跳一支舞吗?”
用后槽牙慢慢咀嚼着肉干的库丘林不禁眼前一亮:“用酒杯还是刀枪?”
女王回答他:“应该会是你喜欢的方式。”
“我可以去吗?教母?”迪卢木多满怀期待。
“还没到时候。”库丘林打断了他的男孩,“还没到能和我一战的程度,别那么心急啊,迪卢。”
“是的,御子殿下!”小迪卢毫不气馁。
库丘林捏住了他的脸蛋吐槽。
“我说你好歹也反驳我一下吧?!”
迪卢木多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
“可是御子殿下是对的啊。”
“我小时候可从来没这样判断过对错,”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库丘林仍然说的理直气壮,“敢对老子说不的人都是被老子亲手干掉的。”
小迪卢眨眨眼。
“您是在教导我对您说不吗?”
茫茫雪雾中有黑影绰绰,压抑低吼的主人将消极恐惧作为第一波试探,刺耳的尖叫在女王轻描淡写的挥手中消散,斯诺尔娜极其谦逊对库丘林比了个请的手势。
库丘林用空着的左手小指剔剔耳朵,蓝发的男人一脚踩上雪橇护栏,不详魔枪划破了这片纯白之海。
魔物被受到阻挡的愤怒刺激,扭曲的身躯披着绝望和恶意扯碎所有色彩和希望,喑哑咆哮着向悬浮天际的女王座驾袭来。
他一跃而下,带着调笑意味的话音拖了老长传来。
“想说就说啊,安格斯父亲的乖孩子——”
“相当有活力。”女王评价。
“您做了什么吗?教母?”迪卢木多颇为不舍收回目光,光之御子的身影已经杀入腹地,以他现在的眼力,实在看不清那迅捷身影的走位和枪挥动的轨迹。
女王从右眼中取出一片亮晶晶的碎片。
“善与恶的人性。”她将碎片封入小迪卢的食指,安格斯为小迪卢开发的小天赋足以让这片碎片好好品尝一下什么叫做甜蜜的负担。
女王又若无其事补充了一句。
“被天使触碰过的,魔鬼制造的镜子碎片。”
然后冰冷的女王收获了小迪卢大大的拥抱和一枚颊吻。
呼吸间就荡平了第一波先手找来的探子,库丘林特地留下一只漆黑的魔鸦报信,想到后面还有诸多追兵,他简直忐忑地要燃烧起来了——千万要让他踩中头彩啊。
他让那只魔鸦带了一句话。
“我名库丘林,杂碎,让你们领头的来!”
——让能杀了我的家伙来!!人也好,魔物也好,神也好,杀杀杀杀杀————
库丘林吸了一口气,按下躁动的心脏转头向天空大吼。
“谈完了吗——迪卢,我们要走了——”

后记
相当短小的一章,接下来的情节会飞,请站稳扶牢:—)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