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25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25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2

幽暗的丛林间,黑夜也无法掩盖住的光芒缓步穿行。金发的俊美男子小心翼翼怀抱着黑发婴儿,在他头上飞舞盘旋的四只伴生鸟儿鸣着不同的音阶,不时地落下,用短促清脆的欢叫为他怀中的婴儿赶走黑夜中的孤寂。
“他是谁呀……安格斯哟……他是谁呀……”丛林间的微光嬉笑流窜,窃窃私语此起彼伏,丰饶的纽格兰奇为主人归来而庆贺,举止优雅的美妇人匆匆赶来迎接丈夫,看到他怀中的孩子不由捂住嘴惊呼一声。
“我亲爱的!这个孩子——多可爱的孩子!”美妇人凯尔想伸手接过婴儿,却被安格斯直接搂入了怀中。他嗅了嗅妻子的头发,满含着笑意,四只鸟儿分别落在这对夫妻的肩上。
“这个孩子将要和我们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了,我美丽的天鹅。”
凯尔沉默片刻,抬头问道:“是你的孩子吗?”
“不,他的父亲是杜纳之子,被菲奥娜勇士团放逐的栋恩。”安格斯感觉疲惫完全不能阻止自己向妻子炫耀这个孩子,“他会是我——和你——最心爱的珍宝。”
被凯尔丰满胸怀包围住的孩子咯咯笑出了声,甜蜜而可爱,只在瞬间就俘获了强悍的女神。
这个孩子的名字跟随祖父,叫做迪卢木多·奥迪那。
强大的女战士蒙格菲恩教导他武技,整个仙宫纽格兰奇伴随他成长,自从有意识的时候,他便被教导着如何享受战斗。粗壮有力的妇人们抬来大锅的肉与煮物,葡萄酒从木桶中被分入杯器中,溅起细微的浮沫挂在胡子和衣襟上,挂着金项圈、浑身涂着颜料的豪爽猎者们大笑着将还在流血的棕毛大角鹿按倒在地,安格斯耐心指引蹒跚学步的他如何给予这头鹿致命一击。
他还留存着孩童天真的璀璨瞳孔中已经开始懵懂燃烧着凯尔特人对征服生命的渴望,在这个孩子身躯中的绝不是怯懦者的心,他必成为骁勇善战的英雄,与他同期的战士只有望着他的背影,跟随他的脚步。
简直是天生被命运宠爱的孩子。
凯尔却为此忧心不已,她望着阳光下奔跑的迪卢木多,揪紧了一件为他准备的小披肩,孩童在围观者的叫好声中扑捉到了一只褐毛兔。
“母亲!”小迪卢在兔毛里努力抬起头来,对着他温柔的养母绽放了一个足以令安格斯嫉妒的笑容。
凯尔不由自主将一只手捂住了胸口,整个人像是喝了一桶蜂蜜酒一样熏熏然起来。她也对着小迪卢笑了起来,好像下一刻那忧心的话语不是吐自她的口中。
“他还这么小,而我却已经想象到了他胡子花白,脊背弯曲,当我们无法触及生者世界,难道要任由莫瑞干那个老女人带他前往永夜沉眠?”
“别担心,我的天鹅,”安格斯放下手中为养子准备的礼物,神秘微笑,“梦的世界无所不能,而我则是这梦境之王。”

按照安格斯的示意,在一场宾主尽欢的宴会后,库丘林和小迪卢木多带好了自己的装备,躺在安格斯用金镰割落的槲树枝下,两头白牛卧在他们旁边,迪卢木多旁边的那头还轻柔舔了舔他。
“不用杀掉吗?”库丘林觉得很有趣,他以为会有什么更宏大的场面来送他们离开,谁知道安格斯告诉他们只需要闭上眼睛直到醒来。
“那样我们就要睡在满地牛血里了。”小迪卢望着被槲树枝切开的夜空,全部心神都在腰间挂着的盛大愤怒上——安格斯父亲给了他一把剑!这是他的第一把剑!!有名字的那种!身边是凯尔特最为光辉的英雄库丘林,他的弟弟也将回到他的身边,各种心绪冲击着他的心脏,他实在兴奋地睡不着。
于是库丘林就感觉到纽格兰奇的小殿下时不时小声发出傻笑,原本因为酒意昏沉的大脑无奈之下清醒过来。
“吵到您了吗御子殿下?”库丘林的目光实在太有存在感,小迪卢木多立刻将头转了过来。
凌乱的黑发夹杂着草叶,金色的眼睛满满都是笑意和崇敬,红润的脸颊上有着一些小小的划痕,但并不影响产生柔软的观感,如果现在掐一把……
和他那群赤枝小混球根本是两个品种啊!尤其是那头黑发,简直想让人抱在怀里好好揉个够!难怪神后那么喜欢他!
库丘林一向说干就干。
“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他装作闲聊的样子问,“既然你的养父是大德鲁伊,那么……你肯定有的吧?小天赋什么的。”
光之子的手从脑后转移到了小迪卢的脑袋上方,蓄势待发。
小迪卢呆滞了。
这个一直表现的颇为大方的男孩突然忸怩起来。
“没错,我确实拥有一点……小天赋,但是……”
他急急补充到:“但是那与战斗并没有什么关系!御子殿下!”
“可以说的哦,在我面前。”库丘林感觉自己的好奇心都被调动了起来,应该是什么很特殊的能力?或者很有趣?或者是与这孩子本性不符的却很实用的能力,让他愿意提起,但是绝不主动炫耀,不,这孩子本身从头到脚每一处都足够那个大德鲁伊和纽格兰奇所有的人炫耀的了。
他看着黑发男孩将下巴埋进了领口,一阵草叶摩擦声,额前的一撮黑发抖了抖。
沮丧的声音带着羞涩小声响起:“是……被我的手指所触碰过的食物,都会有蜂蜜的味道。”
安静了一会儿,库丘林带着一种安逸、梦幻的表情,将手稳稳覆盖在了小迪卢的头上,顺势揉了揉。
“真是个好用的能力。”
小迪卢并没有七八岁孩子厌恶摸头杀的习惯,他潜意识里根本没有被种下摸头长不高以及被否认了作为成年人看待的概念,身边所有人都告诉他这是一种表达安慰、鼓励或者是祝福的方式,因此,库丘林的小心翼翼在他看来是光之子在表达安慰。尽管受到了优待,但他还是追问了一句:“真的吗?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虽然母亲很喜欢。”
不止是母亲,他永远是纽格兰奇打猎的小伙伴中最受欢迎的那个,大概也是这个天赋的原因【小迪卢你太谦虚了】。但是这个能力和诸多战士比起来,就有些让他在意了,小迪卢更希望能有一个如飞鹰的眼神、角鹿的敏捷之类的战力加成。
库丘林反而瞪大了眼:“这个能力简直超好的吧,蜂蜜可是俏货……”狩猎中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调味品一直稀罕,像是这种实用型的天赋要是在他的时代,无论如何也要把人拐回赤枝去。
“!是、是吗!我会努力的!请把旅程中的食物都交给我来处理!”
“哈哈哈不用这么着急,时间有的是,直到这次旅行结束,有大德鲁伊在,纽格兰奇也会是我常来的地点……”
陡然亢奋后的疲惫终于袭来,两个人渐渐沉入梦乡。

高大的男人和可爱的孩子走在碎石砌成的街道上,穿着背心和衬衫,踩着长靴,腰间挂着层层包好的刀和剑,像是猎人与学徒一样。
库丘林嘴里嚼着肉干,时不时塞给小迪卢一点,就这样还絮叨个没完。
醒来后的世界出乎意料地平静,来来往往的小镇居民穿着在凯尔特人看来相当朴素的衣物,到处洋溢着奶油和小麦混合着朗姆的香甜,还有被掩盖在这些下面的新木和油脂的腻味。库丘林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他抽抽鼻子,继续对身边的小迪卢传授着年长者的经验。
“……所以,女人一定要好好挑选,好女人很多,但像莫瑞干那种让人头痛的女人一旦沾上,带来的麻烦比战车要难对付多了。”
“凯尔母亲说我不用考虑这些,”小迪卢认真回答,“而且,我的剑和长枪还寄存在安格斯父亲那里呢。我得抢一个最好的,没有剑可不行。”
曾经用胁迫的方式占有人生第一个女人的库丘林深深赞同,“说得好,小姑娘就喜欢你这样的。我还以为大德鲁伊会把你当做吟游诗人那样教导呢。那样可就太无聊了。”
“父亲认为凯尔母亲那样带刺的玫瑰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我的亲生父亲毕竟是个——”
是个带给他耻辱与伤痛的懦夫。
小迪卢沉默了片刻。
“我还是没法原谅他,御子殿下。”少年低沉了很多的声音带着难过,“即使因为他让我能见到殿下,但是一想到尤洛克……我的弟弟……”
“我就想杀了他。”
库丘林用没有放在小迪卢脑袋上的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目光在刚刚走过的姑娘胸前溜到了臀后,若有所思。
小迪卢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
“御子殿下?”
神后可爱的小蜜糖停下了脚步,跟随着前导者的目光转头看向了那个女孩,目光非常礼貌地停留在了交差着白色围裙裙带的心脏位置。
“没什么,只是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库丘林收回了手,品味了一下小迪卢头发柔软细密的触感,然后直接拦住了街角一个头发花白、糟红鼻尖的小老头。
“这位老先生,我和这个孩子来自于杰尼托佩尔,如果你是个好心人的话,不妨收留我和这个孩子一段时间怎么样?”
老头的眼珠转了转,脖子咔嚓咔嚓转了过来,因为库丘林的身高,又多向上转了一个角度。
迪卢木多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的剑。
“好心人?人?”像是得到了指令,老头原本僵硬的动作开始变得灵活起来,他腰间别着一把做木工的斧子,鼻尖红得发亮,浑身上下却没有一点酒气。
“当然,我当然会收留你们。跟我来吧,小伙子们。”
街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静止的行人们又再一次动了起来。
像是一群人那样动了起来。

“这些是什么有趣的把戏吗?御子殿下?安格斯父亲也给我看过这些!还是说这就是所谓的人世间的常理吗?他们会突然动起来,也会一起休息?”跟在红鼻子小老头身后,小迪卢难掩兴奋,他天生熟悉这些非常类的状况,毕竟从小到大他身边的德鲁伊大概要比所有国王见过的总和还要多。
“不,大德鲁伊所说的常理应该不是这种。”库丘林食指搓着下巴,深沉道,“刚才那个女孩的胸没有动吧,那样活泼跃动的美人,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胸部居然没有微风穿林的动感,这算什么常理。”
“虽然觉得您是在惋惜她但是我并没有全听明白您的话呢。”小迪卢跟着红鼻尖小老头一路张望。
现在听不懂以后怎么欣赏波澜壮阔的美景啊。库丘林为此担忧了一秒钟。
据小老头自我介绍,他的名字叫做安东尼奥,是个木匠好手,这个小镇的人民因为他的鼻尖亲切称呼他为樱桃木匠。
“说真的,小迪卢木多,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啦,”老木匠甩着手臂,像是一个快活的十几岁少年那样,脚下带着踮步带起一阵细微的窸窣声。“真希望’它’能和你一样,懂事,体贴,好好念书,做个有用的人,做个有用的人,有用的人!”
小老头举起拳头挥舞了一下,迎面走来的妇人也拉开了嘴角,附和道:“有用的人!”
两个壮实的青年点着头,一个扬起绳子,一个举起袋子,喊着:“有用的人!”
街角的狐狸和猫也张开了嘴:“有用的人!”
被牵着踱步的驴子和头上蹦哒的蟋蟀叫着:“有用的人!有用的人!”
奇异的大和声在整个小镇响起:“有用的人!”
“’它’是谁?他是你们国王的孩子吗?”小迪卢大声问到。
“呃,实际上,这得看天意。”小老头打了个磕巴,花白的假发在头顶转了一圈,那些附和的人已经安静下来,继续干自己之前的事情。
然后他们停在了一栋木头门的小房子前面。
“啊,就是这儿。”小老头跳上门口的台阶,向这对大小猎人行了个滑稽的介绍礼。
“请进,尊敬的客人。”
“您的好心肠会为您带来好的回报。”库丘林表达了应有的礼节,牵着小迪卢进了这栋小房子。
房子里什么都没有。
这真的不是比喻空旷,沙发,椅子,还是其他什么生活必需品,包括食物和水什么的,都不存在。
只有一个普普通通、不旧不新的壁炉,壁炉旁边堆了一些木头,好像这个屋子就是为了这个壁炉存在的。
“那么,这位老先生,您带我们来是有什么请求吗?这可不是待客的房间啊。”库丘林看着小老头仔仔细细码着壁炉边的木头,极为随意地盘腿坐了下来。
蓝发的男人的矫健身材在衬衣下紧绷如弦,眉梢飞扬间是锐利的肆意,他身后的黑发男孩站姿笔挺,不会失礼的谨慎目光像是在询问:您希望我们做什么呢?
那是再鲜活不过的生命光辉。
多么适合教导那位殿下。
安东尼奥先生终于放弃了犹豫,他塌下肩,坐到了库丘林的对面。
“请听听我这贫穷的老人的请求吧,两位。”
“这个王国正在走向毁灭,而它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后记

本章居然仍然没有扯到重点,我果然对长篇铺垫很苦手【忧郁。
本章祭祀温柔对待了白牛。
下一章估计会爆双倍字数把节奏赶上,三月八号原本准备的番外估计有点困难。
努力在论文体里撒糖的我感觉发际线要后退了!夸我!
——能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