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2016fate双枪百日祭】NO.11长夜狂想by刀笔

我是百日祭第11天担纲刀笔,在阅读本文前请注意:
1.有私设,误导向
2.五四双枪无差
3.论文体慎撸
4.或许有OOC
以上无问题就请继续吧╰(*°▽°*)╯

Chpter.1

他步履蹒跚着跌坐在水边,那强劲的手臂曾经可以轻易挥动一千斤的魔枪,如今连掬起一捧水都艰难地如同老人举起大斧。一道可怖的伤口贯穿了他的腹部,他曾见过不计其数的伤口,有自己的,当然更多是别人的,没有一次给他这种即将大限已至的感觉。
三个老妇烧煮的狗肉夺走了他的力气,饶舌者们夺走了他的枪,第一次失去了他们十个同伴的生命和他的老伙计拉伊,第二次他被迫放走了心爱的、失去活力的灰玛莎,而第三次终于轮到他被这不详魔枪贯穿。
受惊的黑桑林挣脱了辔头离他而去,他以一种不该出现在将死之人身上的平静对他的敌人们要求去湖边喝一口水,然后回来继续面对这一切。
敌人们答应了。
他饮用了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恢复了一点力气,然而这并不能带给他胜利,于是他用这最后一点力气清洗了自己,水獭贪婪地舔舐他的血液,风吹拂过湖面,在他带着一点留恋四顾的时候,岸边耸立的柱石映入眼帘。
他解下腰带,将自己绑在柱石上,最后的目光留给了他回不去的厄尔斯特。
零零碎碎的念头爬满了脑海,卡斯博德为他预言的结局已经到来。
他身上这件沾满血液的衣服会不会就是来时溪边少女清洗的那一件呢?如果是,那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奇妙事件。
卑鄙的饶舌者定会割下他的头颅,作为梅芙的宴会上最大的战利品。
我可爱的妻子艾美啊,那杯血酒应当灌入他的喉中才不浪费。
德鲁伊特的预言总是冗长且乏味,卢恩符文可比预言有意思多了。
他可以用骨头劈开敌人的脑袋,姑娘们却更喜欢他念得那些并不新颖的情诗。
他的头已经垂下,眼中猩红开始干涸,只有望向自己的厄尔斯特时才残存了一丝眷恋和温柔。最后的夕阳为他染上金色,他面容狰狞坚毅,毫不落魄,身躯始终笔直,没有一个敌人敢于上前试探他的气息。
莫瑞干的车架踏空而来,红色的漂亮战车飞驰,上面装饰着长矛与战锤,载满了美丽的少女,她们的腰间配着剑,身上带着金饰,而他的魂灵光彩却比这些都要璀璨夺目。女神亲自化为乌鸦落在他的肩上,欣喜地将这位英雄引渡向她的死之国。库兰的猛犬拎起自己的长枪,不曾回头,不曾徘徊,与着众多被选中的死去战士们一道踏往最后的沉默国度。
唯有此时,他们才能如此和谐地前进在一个方向。
死期既至,血已流干,英雄之名,无可驳责。
敌人们终于认识到了英雄死亡这一事实,他们狂喜着,誓要将英雄的头颅做成他们最辉煌的战绩,悲痛的常胜柯纳匆匆赶来,夺回了守卫者的躯体,整个厄尔斯特为此卷起复仇的狂潮。

“所以你说的孩子,到底在哪儿?”蓝发红瞳的英雄如是问道。
这里像是森林深处的某个地方,他坐在由树藤和高木组成的座位上,组成座位的枝干随着时间的增加还在长出嫩叶和莓果,鼻间能嗅到蔷薇和松木的清香。
他面前摆放着烤好的肉与蜜酒,绿绒绒的草地布满了这个待客室,库丘林赤脚踏上去,那感觉居然比羊毛毯还要舒适。
“请原谅一个父亲想要给孩子一个小小的惊喜,卢赫之子,那孩子对此全不知情。”
金发的三代神王在主位上闲适举杯,看不出丝毫与莫瑞干抢人时的狡诈,四只小鸟在他头上盘旋鸣唱着,偶尔落到他和神后肩上。神后怀抱着酒瓶,看上去颇有些心不在焉,这反而为她增添了一些朦胧美感,库丘林欣赏了一会儿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他向后歪在座椅里,翘起了腿。
“哼,小鬼。”
无论在哪个地方,幼崽是每一个种族的珍宝,经历了长久的亡后时间,库丘林早已不介意等待,来自于神王的要求并不过分,更何况他和面前的神族本身就有千丝万缕的亲族关系。
大胆的侍女躲在一旁,每一个都拥有着一部分德鲁伊所掌握的知识,知性让她们比莫瑞干的侍女们更受欢迎。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充满活力的少年声音嘹亮清脆,金发神王稍稍坐直了身体,刚刚还目光散漫的神后眼中一瞬间盈满了笑意。
“安格斯父亲!凯尔母亲!”
库丘林也被这欢快的声音吸引,饶有兴趣望向了声音来处。
侍女们纷纷开心地小声惊呼起来,连偷看英雄都不记得了,她们聚集到礼厅门口,迎接属于纽格兰奇的小殿下。
像是一阵风,一头乱糟糟黑发的孩童脚步轻快有力,他直接穿过侍女们让出的一条小道,扑向了起身张开臂膀迎接心爱养子的神后。
安格斯坐在位上微笑,将慢了一拍举起的双手重新优雅放在身侧。
——如果不看神后踩在神王膝盖上的脚的话。
“哦我的小鸽子……”神后在养子的头发上亲了又亲,引起孩童一阵怕痒的笑声,直到他将一直小心翼翼护在手里的几朵白色野花别入她的头发,她才拉着养子的手,来到库丘林面前。
“尊敬的英雄,杜那之子,迪卢木多·奥杜那向您问安。”
孩童因为养母的那句英雄而瞪大了眼睛。
“至于这位英雄是谁,你大可自己猜测,我的孩子。”安格斯适时插了一句话。
库丘林仔细打量这个孩子。
面容是难得的精致,头发犹如鸦羽,额前一络翘毛晃荡,眼瞳呈现出蜂蜜色,璨璨发光,七八岁的孩子还带着稚气,却已经有着战士的眼神,专注看向他时,有跃动的光亮在闪动。
那是勇于征服的生命的颜色。
坐在客座上的男人向小迪卢木多挑眉,赤瞳之中的赞赏毫不吝惜,他摸着下巴道:“有着好眼神啊,迪卢木多。”他可没看错男孩手臂与小腿的伤痕,除了捕猎没有第二种获得方式。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这句叙实的赞扬笑了起来。
“感谢您的赞美,前导者,您拥有神的辉光。”小迪卢木多看到一枝红色的长枪倚在扶手旁,上面的如尼文散发着细微的魔力。蓝发的英雄肩披毛坎,赤脚散发,身躯矫健,肌肉匀称,随时可以进入一场战斗。非人之身带着只属于人类的狂放羁勇,并非神明的高高在上,而是对自身实力的骄傲与信任,那种眼神肆无忌惮,享受战斗多于战斗带来的荣耀,是当之无愧的征战者、夺胜者。
加上一些宴饮的细节,足以让小迪卢得出一个大胆的想象。
金色的眼睛因为那种对强者同行并且交谈的荣耀而燃起辉光,“您难道是卢赫之子,库兰守卫者,伟大的英雄库·丘林吗?”
库丘林笑起来,露出了尖锐的犬牙。
“是我,如你养父安格斯所说,是个聪明的男孩啊,迪卢木多。”
安格斯站了起来,带些父亲为了儿子崇拜眼神做作的夸张开了口。
“既然都互相认识了,那么就由我来说明一下。”
“迪卢,以我纽格兰奇的支配者,一切缥缈虚无的主人,达格达之子安格斯之名,给予你一个机会。”
凯尔的手掌轻轻拂过乱遭的黑发,养母后退一步,欣慰地看着小迪卢木多张大了嘴巴。
“你是否愿意前往不可言说的异界,以此救助你被不义者妨害的同母兄弟,让他在你的帮助之下,重新获得生命?”
“光之子库丘林哟,你是否愿意以自己的意志帮助这孩子,直到他完成自己的抉择?”
“我愿意,”小迪卢大声说,“万分感谢您,安格斯父亲!”
“只要能躲开莫瑞干那个女人——”库丘林试图忽略小迪卢闪亮的眼神,但是他失败了,“是是是,我愿意,我会看好他的。”
天知道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和孩子打交道啊。库兰的猛犬在心底哀嚎道。
库丘林并没有等到孩童兴奋的欢呼,他略微惊讶地低头看去,只见小迪卢犹豫片刻,然后摇头说:“父亲,这是我的责任,光之子殿下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请恕我拒绝殿下的陪同。”
“非常感谢您愿意为此前来,光之子殿下,”小迪卢开心又满足地笑起来,“您拥有真正的英雄胸怀,如果可以,我愿意成为您的战士,为您而战。”
他一笑,我的世界都亮了。
当然没这么夸张,库丘林只是捂着自己被萌地直颤的心脏,走到小迪卢面前,蹲下来,将手压在男孩的头上。
“迪卢木多……叫你迪卢好了,”库丘林认真看着男孩那双金色的眼瞳,“听着,不要轻易许诺,不要轻易认定主君。你的心意我收到了,那么,老子……我在此向你发出请求。请让我陪同你,直到帮你找回你的兄弟。”
“这可是难得的异界之旅,说不定会有一场让我尽兴的战斗。”
这个借口真是蹩脚的可以。安格斯和凯尔在心里想到。
他们的小迪卢被巨大的幸福感砸中,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很久以后。
一头乱糟糟黑发的俊美青年趴在床 上承受身后的撞击,“……所以我当时真的是兴奋的要死,一想到光之子就要和我一起……唔!……”
“迪卢你才是啊……在这个时候说’兴奋的要死’’一起’什么的……”散落下的蓝发伴随着喘息在后脊摇动,尖锐的犬齿抵在身下人的颈动脉上来回厮磨,“老子没把你干 死在床上完全是靠你这张嘴……喂喂放松一点!!”
在紧要关头还死撑着说一语双关的黄料后果就是谁也没把持住,最后黑发青年被犬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盖了章,两个人度过了十分美妙的夜晚,还有之后的白昼,三天后才下地。

后记
啊……第一章并没有交代清楚背景真的非常抱歉,那么我来简单介绍一下,迪卢木多的父亲栋恩因为嫉妒在一次晚宴中害死了前妻和迪卢养父安格斯的总管生下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孩子,埋下了迪卢木多【一定会被野猪杀死】的诅咒,就像睡美人中的仙女教母所说的那样,诅咒无法消除,诅咒只有改变,那么安格斯papa只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安格斯papa也很喜欢迪卢的这个同母弟弟呢!至于为什么要安排迪卢去,此处借用【只有指定者取来的物品才有效果】的设定,而库哥!库哥是凯尔特最强战士啊!除了保护迪卢的安全,安格斯papa肯定是想让孩子受到最好的指教嘛!于是就用【可以去看看其他世界】把库哥从死神莫瑞干手下勾过来了,至于前往的世界……是童话世界,没错,童话世界,你们可以猜猜第一个世界是哪一部著名童话:D先说好,有熊孩子
——能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评论(2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