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献给圣月太太——我们以肉体渴求,以灵魂相拥

圣月的旋律·总集评:灵肉


 

“不,妈,爸。”他忍无可忍地说,“你们真的是误会了——天呐,天呐。我和布鲁斯真的,真的,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种关系——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给了你们我们在一起了的错觉,也许我们表现得是亲密了一点,可那也只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把对方当做朋友和家人——”

“好吧,好吧。”玛莎怀疑地说,“那么克拉克,宝贝,你究竟想对我们说什么呢?”

“呃。”克拉克说,“……我有了他的孩子?”


初见太太的文,乃是肉汁甜美的果香味。

但让我回味的,却是太太描写他们如何亲密而不自知,又如何还非爱侣,已胜过世间千万,他们早已交汇在一起,情爱有无皆可——无则就此相辅相成,仍旧是你我情同手足,信慕如一人。

审视这段关系的起始并不在孕育新生,克拉克作为关系中的主导者,进可结婚,退可搭档,很难说要如何才能继续忽视他和布鲁斯之间的那些感情早已转化,向来掌控强欲的布鲁斯反而如困兽进退维谷,只能待明灯天降。

琐事真正揭示的是怀抱多年渴望之物后杯弓蛇影的蝙蝠侠,他自认一无所有,时时皆处在逆境,因此对克拉克和他的孩子爆发了极度的保护欲。在蝙蝠侠的强控之下,克拉克并未一味包容,而是极为干脆扛了人就走,太太此处处理令我心折。或许他们都还处于摸索相伴的时期,但他们会一起走下去。

好了接下来重点我所见首推情爱巨制,文典瑰宝,目前为止整整四万字,期间含括各种花式play,恢弘史诗级纯肉走肾流蝙蝠车——玫瑰色假日。

其实真要说起来,重口优越者繁多,花样百出者亦有,但太太更多重点放在肉中的一根支脊骨上,再多肥美,也只为了熬出其中星点骨髓。

婚后设定能带给一个abo文什么呢?猫类和兔类浓情蜜意光明正大操天日地,仿佛婚前情涩,要全被发泄补回。

而在太太的文中,我看到的却是满屏对抗。

果香味克拉克和布鲁斯与相伴多年的关系突破发展,孕中琐事则是克拉克想要布鲁斯明白他将获得孩子带来的幸福而非只有虚妄的灾难。弑神书我是一直不敢碰的,我这个人,天生心软,思考又简单,但凡两个人或生或死,便心疼的无法再看,尤其像弑神书这种细绵纠葛了千年的爱恨相错,更是好一把刀穿心贯肺。

但我喜欢那个亲吻都不知为何,便用嘴唇触碰布鲁斯的神明。

人类将万物所钟拉入怀中,至此沾满尘埃的神庭注定落幕。

玫瑰色旖旎而香艳的肆意基调中,对抗的却是人类本能的寻欢作乐。

太太给了一切名正言顺享乐的背景,无论是新婚,还是发情期,情动时犹如野兽,只为了本能的延续。顺风顺水他们就该滚到一起永不分开。

但这和克拉克所坚持的精神相悖。

他虽然将布鲁斯带去了一直以来用来捱过煎熬的堡垒,可他甚至是企盼布鲁斯能主动离开的。

不要看发情期的我,那是只不过是一头渴望媾交的野兽,并非出自我的意愿向你求欢,不是我和你多年来情感的汇流。

而布鲁斯则在安抚他,否定他,攻破他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的防线,牵引着他沉浸在情欲中燃烧。他用道具彻底分开克拉克的心和欲求:你追逐的快感也只能是我,而你注定从心灵到肉体全都属于我。我会掌控你,阻碍你,引导你的本能达成我们共同欢迎的结果,蝙蝠侠的掌控欲无可遏制,唯有你的意愿才能抗衡。

何谓平等?你情我愿。何谓放荡?共赴极乐。

这是挣扎在欲海中仍要自持的克拉克必须要突破的情感,这也是蝙蝠侠因为多年来的环境偏差所能教导的应对方式。

在太太缠绵细腻的描绘中,除了对他们相处方式的构建,还有对他们希望和爱情的解答。你能看到他们经历已发生的事件后前进的方向,而不仅仅只是高潮迭起后空虚地诉说爱语。

他们交缠时的每一个肢体动作都倾注了双向的回应和爱意。

这不仅是肉体上堆砌的薄弱快感,蝙蝠侠和超人能因此裹起脆弱,互相筑成永不倒塌的盾与城墙。

语死早,谨以此献给圣月太太,感谢太太带来的盛宴,我所反馈不及其万一。




521日,长评表白一下太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