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BS】无人生还(番外·完结)(ooc/HE/马甲总动员)

●大逃杀魔改伪AU

●涉及CP:蝙超|绿红|wondersteve|海王夫妇






唐娜放下手中拍卖的小牌。

这已经是第三次她被礼节性抢拍了,对方总会在拍下后将商品送来,简直是明晃晃邀请她过后一叙。

唐娜选择参拍的并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宝石本身的象征意义是一回事,经历时光的磨镀后暗淡的光泽又是另外一回事。唐娜只是看上它们亮丽的工业成色,想必会是希波吕忒女王花冠中美丽的点缀。

在拍卖会结束后,她让工作人员将随身手包寄到工作室,然后欣然赴约。

“我真不敢相信居然真的有人会因为那点小数目过来!”这是包厢中被挟持的贵族女孩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稍等。”唐娜言简意赅捋起窄窄的老式毛呢袖,露出一对银白色护臂。

三分钟后,她单手拎起最后一个昏死过去的壮汉堆在包厢角落。

“你真是迷人极了。”女孩咬着下唇,满眼都是矜持的崇拜。

经过交流,唐娜终于知道这场闹剧的经过。

女孩是某个资源富裕的小国公主,订婚前夕甩开了保镖享受最后的自由生活,结果被这群随机绑架平民的不法分子尾随。(*情节改编自正义联盟某一集动画,戴安娜保护这位公主的单身派对A到炸裂)

“我以为他们针对的是我,”她卷起发尾,还有些惊魂未定,“但是很明显我的公主身份恰恰是他们不怎么愿意见到的。”

于是他们转而将目标转移到了唐娜身上,挟持公主付出资金下了个小饵。

“能被这种价钱吊过来献殷勤的女人肯定不会是公主了。”这群绑匪这么打算。

戴安娜表情漂移一瞬。

实际上,她会来纯粹是想享受一下支票打脸和拳头打脸的感觉有什么不同,毕竟这世界上很难有人敢说自己家中堆满了神代的造物,天堂岛的戴安娜公主却完全可以。

“你要小心,”公主认真说,“他们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目标。”

唐娜认为完全没必要呼叫正义联盟了。

看这群绑匪在她高跟鞋面前瑟瑟发抖一股脑将绑架人后运送到哪里的地点都倒出来的怂样,想必他们的幕后老板不会介意她去松松筋骨。

让其中一个绑匪报告上头任务成功后,她借了公主的手机给史蒂夫发送了坐标,等待军方护送公主回国。然后转身就飞去了待开的游轮给自己找了个好位置。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公主走前依依不舍地问。

唐娜在史蒂夫带出的士兵们奇特的眼神下微笑回答。

“只要你大声呼救,总会有人会回应你的。”

 

 

“我大半夜上岸什么证件都没带,只是在码头看着夜空睡了一觉,醒来就被搬到了一艘船上!”海王莫名其妙觉得有些自卑。

 

 

*所以如果按照正常配置,反派面对的应该是一船弱鸡:有一个参加邪教的妻子的中年男人(克拉克),一对沉迷泡吧的街头男女混混(布鲁斯)一个娇弱的小国公主(戴安娜)某沙漠部落为了完成祭祀被饿了很久的青年(哈尔和巴里)码头工作人员(海王)

Sad

 

 

“所以,超人,替人挡灾,我和哈尔,滥竽充数,亚瑟离家出走(我要是不反抗谁知道我的头发什么时候会被编辫子!海王抗议。可是你已经开始戴假发了,火星猎人困惑地举着手里的海藻堆。),公主,无意冒犯,但是你真的太酷了!”闪电侠张大了嘴,“你简直是……无与伦比!”

“客套话就省省吧。”哈尔张大嘴吐出舌头做鬼脸。

蝙蝠侠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尽管他抗药性极强,也事先吃过解药,但途中还是有段时间意识模糊的。

莫非一行人中只有他被影响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的超人按住了蝙蝠侠的手,将改良神经药剂提上日程的联盟顾问随便划拉了一下屏幕以示挣扎。

“有什么事?”他问。

“你知道,哪怕你失去意识,我也能感受到你的呼吸频率和心跳。”超人说。

这有什么好炫耀的,顾问不屑想,哪怕我在外太空,都能感受到你那过头的热情透过监控扑面而来。

他是人类,那就按人类的方法来,这并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蝙蝠侠加上一条[在不加重主要器官负担的情况下]的药剂改良目标。

这样做必定会降低效率,但这点不足联盟可以弥补。

至少目前是这样。

 

 

“戴安娜是我见过唯二能穿着高跟鞋跑赢闪电侠和我的人。”克拉克真心实意称赞戴安娜在一伙英雄中仍能挤得头排位置的伟力。

“那是因为你们缺乏动力,”戴安娜很是谦逊说完前半段话,后半段话十分不客气。“我就知道你们没发现清洁工具摆放的房间有人,不过放心,拖把足够我堵住他的枪管和气管了。”

男人们抬起头,火星猎人撕下一小块海藻和奥利奥一起送进嘴里,他是听得最开心的那个。

“怎么——哦,船上建筑的防水材料含铅,”克拉克十分懊恼,“我的听力和x视线都受到了阻碍。”

“作为一名战士,我们分辨敌人的方位并不局限于本身的感官,这是本能。”戴安娜安慰他。

“可如果你是人类呢?”超人还是自责。

“我能在子弹射出的一瞬间就把你们全带到甲板上,而你的速度就比我差一点点,好吧,一点点点点点点,酥皮!”巴里举手。

“绿灯侠思维速度比子弹要快,这是常识。”哈里也跟着唱腔。

除了到处乱跑、现在看来是预先给每个房间排雷的闪电侠,我有信心拦住任何会射向你们的攻击。蝙蝠侠点了点桌面,枪响的片刻足够让他在极限反应下启动强磁装置,能让周身五米内的金属进行偏差位移,当然风险也很大就是了。

亚瑟觉得有必要挽回自己海王的形象:“你们要知道,这是在海上,水就是我意识的延伸,不会有武器能突破我给你们的保护的。”

巴里目光闪闪:“这个保护包括不会晕船吗!”

“这是我第一次坐这么平稳的船,知道船的航行方式和魔法有关时吓了我一跳。”克拉克想起视线受阻的认知,再次感慨,“有钱人真是难以理解,我真的被吓到了。”

蝙蝠侠看了他一眼。

不,我没带三叉戟,是湄拉在感知到我出海后就派了一队皇宫侍卫队跟随这艘能自动前进的轮船潜行,平定颠簸应该是他们做的。

亚瑟感动地决定回去后随便妻子折腾自己的形象。

现在我知道清算时多出来的雇佣兵其中一个是怎么回事了。蝙蝠侠给游轮事件档案某一行添加标注。

克拉克看到了,凑过来说:“另一个是我干的。”

他比划着:“我飞到他头顶上空,呃,几百米,然后扔了一块小石子,在他倒下的时候取走了他手中的榴弹。——我和你说过我棒球玩的很好吗?”

感谢小氪和他练出的准头,重力加速度之下,一块小石子光荣完成了任务。

“我以为是闪电侠做的。”蝙蝠侠修正了档案。

“什么?”闪电侠注意力被吸引过来。

“事发后我获取了轮船部分监控录像,”这是实话,虽然和接下来的内容没什么因果关系,“在你值夜期间曾经出去过两分钟,闪电侠的两分钟。”

事件进行时他以为他俩就是对想方设法出去偷个啵的小基佬,在事件结束后他以为是闪电侠解决了这个不明原因昏迷的雇佣兵。

蝙蝠侠投影放映了一小段录像。

巴里食指和拇指圈起,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哈尔指了指他俩,又指了指窗外,食指和中指无声在地毯上比划小人走路。

巴里摇摇头,扯扯自己夹克里的衬衫,又指指监控摄头。

哈尔对巴里用双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心……圆(?)形,然后用食指点点巴里。

巴里急速摇头,坚持指着监控摄头。

“哦,实际上并不是闪电侠的两分钟,”巴里和录像里一样扯了扯自己的制服,“寻常的衣服没法支撑住我的速度消耗,如果我不想裸奔的话最好还是克制一下自己。”

“我去外面遛了一圈,发现了后来要放火烧船的三个人,”他将食指和拇指贴在一起做了个孔雀手影啄了啄,“哈尔建议我们一起去干掉他们,但我没办法用普通衣服能承受的速度从监控里消失,哈尔说他愿意让我享受一把绿灯侠变身的过程,我友好且坚决地拒绝了他。”

“嘿!我就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哈尔猛地弹了起来,“说过很多次了你才是不带制服就有裸奔危险的那个!我制服里有穿衣服的好吗!”

“你也说过灯戒创造出来的物品就是你意识的体现!我才不想浑身上下都被你摸个遍好吗伙计!这是性骚扰!我以后还怎么和你分享同一床被子?!”

哈尔噎住了,举起双手保持着可疑沉默坐了回去。

联盟的目光在他俩之间扫视。

“Nothing?”戴安娜问。

“Nothing.”火星猎人回答。

 

 

唐娜猛地坐起来,把值班的哈尔和巴里吓了一跳。

“我梦见有人……要来杀我。”她似乎想掩面抽泣,然而最终只是咽了口水,看上去噩梦带来的肾上腺素猛增远大于噩梦带来的害怕。

肯特几乎和唐娜同时坐了起来,小声喊:“我要去一下卫生间!”

“你现在最好不要单独去卫生间。”火柴马龙用混混该有的警觉表现爬了起来,暗暗检查身上的小玩意,他听到了有人沿墙走动的声音,还闻到了混合着腥腻的动物油味。

亚瑟睡得离众人比较远,但醒的也快,他打了个哈欠,非常突兀地提议:“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不然我总感觉不踏实。”

“海风告诉我有人登上了船。”亚瑟看着蝙蝠侠应联盟成员要求从基地调出来的录像,他躺的位置离其他人较远,因为亚特兰蒂斯人体温在静止状态时远比人类要低。

这也是拿着红外热像仪的雇佣兵疑惑的地方。

“我闻到了油的味道。”超人摸了摸鼻子。

“战士能从一英里外听到纷沓而至的象群。”戴安娜很有经验。

 

 

高跟鞋打滑的唐娜撞倒了杜门,等这位擅长陷阱、近战却表现平平的雇佣兵倒在甲板上哆嗦着想掏枪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两条手臂都脱臼了。

“啊啊啊啊啊——”巴里最先惊慌失措跳起来,推搡着离他最近的哈尔躲开埃尔的枪口,哈尔跟着喊了起来,将火柴马龙撞上肯特往旁边的空地挤,马龙两手一伸,拽着他够得到的所有人后退,自己往前冲,肯特被吓得胡乱喊着:“卧倒!”狠狠将亚瑟按在地上后,又拽住了马龙的风衣后摆,让马龙猝不及防仰面摔下,恰好躲过了几枚横飞的子弹。

唐娜来不及从杜门身边爬起来就是一个狼狈的扫腿,大概因为鞋尖的牛皮质量太好,在场的人都听见了雇佣兵小腿咔吧的骨折声。

巴里抱怨:“你们知道距离那么近的冲锋枪要避开所有的子弹有多费劲吗?!”

“是的,有些人居然迎着往上冲。”超人也隐晦对火柴马龙表达不满。

要不是你拉着我,我能直接把他们打到瘫痪。蝙蝠侠对录像里自己被肯特拽在地上的有些不满。

 

 

“咋了?”马龙气喘吁吁踢了一脚昏过去的赛德宾,“你们都没打过架吗?”

肯特诚实地说:“我被打过。”

其余的三个人一起点头,唐娜脸埋在膝盖上瑟瑟发抖,对女士来说这种危险场面还是太刺激了点。

“蝙蝠侠,达克赛德,毁灭日,卢瑟……”

“塞尼托斯,哈蒙德博士,星蓝石,……蝙蝠侠。”

“逆闪电,镜子大师,寒冰队长……等等你们还说了谁?!”

“所以你没被打过?”超人忽略掉闪电侠转而问神奇女侠。

戴安娜骄傲地说:“我全都打了回去!”所以不算被打过。

超人想起甲板混战一力废掉两人后,神奇女侠是如何用抱膝发抖的样子蒙混过关的。

“你真的一点演技都没有,你知道吧?”

“比起你的眼镜,我差远了。”

 

 

“你真的不会降落伞的打结方式?”绿灯侠炫耀性用灯戒做出定格动画式的打结流程。

“你看,”超人回答,“我一般是连飞机一起手动降落。”

 

 

“我还是觉得那是CIA。”绿灯侠坚持己见。“话说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们的?”

“闪电侠搜你的衣服给你带戒指的时候?你们俩其实蛮正常的。”超人无辜地说。“戴安娜我是在交换信息的时候就有所怀疑,毕竟联盟会议开的不少,戴安娜这种蕴含古典方式的语调和说话节奏仅我所见,尤其是在说‘恶魔’时候的发音,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我能说什么呢?我曾经与他们战斗过,很多。戴安娜笑着插话)。

“但凡我们有一丝生存下来的可能,此地主人都不会让我留住这个。结合艾伦先生的观察,我想我们要么碰到了富得流油的杀人狂,要么碰到了狂热的团体作案。他们注重仪式,罔顾法纪,很有可能……”
“……信奉恶魔。”唐娜接话,她和克拉克疑惑对望一眼。

亚瑟是因为他在我的感知里体温极端不稳定,我一度以为我们有两位先生嗑药。布鲁斯的话,其实在他和阿福联络前我也以为他是个特工。”

“等等,”哈尔举起手,“布鲁斯是谁?”

蝙蝠侠缓缓抬头,瞪向不小心顺出话却连一丝愧疚也无的联盟主席。

火星猎人好心将他们脑海中火柴马龙的形象和蝙蝠侠重叠。

“不用客气。”他轻柔向蝙蝠侠颔首。

 

 

“我只有一个问题。”

蝙蝠侠打断了联盟可能死于大笑过度的危机,将五份奥利奥订购消费记录在屏幕上放大,“你们让火星猎人做了什么?”

“代班?”

“感谢代班?”

“值日?”

“签到?……顺便值日?”

“帮我代别人拜托我的班?”

 

 

阿福用洗碗布慢慢悠悠擦着比他与大宅相处还要久远的盘子,耳机频道里传来新闻主播激动的声音:

“绿灯侠又一次将寒冰队长揍翻在地!他们一起撞入了地下室!等到我们的警官突击进入后,原地只剩下了被封锁带绑好的罪犯!”

老人家总要有些坚持,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擦盘子能让人心情愉悦,毕竟柔软的布料和圆润的瓷器总比血污组合各种考验耐心的物品要赏心悦目的多。

“今天的闪电侠为了让我们的记者拍到他矫健的身影将速度放的非常慢,哦我们终于能欣赏到极速者漂亮的闪避了!请给我留张底片乔治。”

浮夸,多么浮夸,阿福摇摇头,他年轻那会儿报纸上的讣告都写的比现在的新闻要老实本分。

“海王将差点冻死在海上的偷猎者团伙遣送入狱,上帝保佑这群卑鄙的人下半生看到叉子不要打哆嗦。”

瓷器们被排列整齐竖放着沥干,将手擦干净后,阿福给自己泡了壶茶下了蝙蝠洞,布鲁斯少爷上线的时间快到了。

“蝙蝠侠呼叫便士一。”

“很高兴收到你的消息,sir。”

“调出韦恩集团距离这个移动坐标最近的紧急救援船,八人昏迷,直接送急救。”

“已传讯。希望这和他们的集团总裁没有关系。”

“希望总是美好的。联盟情况?”

老管家看了一眼监控屏角落显示的电视直播。

“神奇女侠!神奇女侠赤手空拳将银行抢劫犯挨个拍回了他们用来作案的面包车中!天哪!看那黑发下直面暴力的从容!看那漂亮的踢击!啊!女神!”

阿福将茶杯放下。

“一切正常。您的哥谭也是。”

 

 

刚刚出现在电视上的神奇女侠回到了瞭望塔,在走向工作台的过程中逐渐从健美的女性变化为瘦高个的绿皮肤人形。

他坐在四周散落着好几个饼干箱的工作台前,伸手取过一袋三色冰淇淋口味的奥利奥。

火星猎人是个努力保持内心毫无波动多年的英雄,不过和守护地球的联盟成员相处这么多年,人类的享乐主义也多少影响了他部分行为。

绿皮肤的火星人慢悠悠享受着自己的替班酬劳。

今天也是非常棒的一天。

 

 



 

 

 

 

全场最佳:火星猎人

刺激不刺激!惊喜不惊喜!

从开始就给老爷封住了思路不然不会只有克拉克掉马(强行给老爷上智商补丁)以及正文结尾阿福说联盟一切正常,文中有几处都在暗示火星叔一个人就是一个联盟。

这个伏笔大概是本文的智商上限了吧(ntm)


 
标签: 蝙超 绿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19)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