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BS】天降正义(番外下完结)

▎奇幻联盟

▎ooc|HE





求婚后的第一个夜晚,克拉克和布鲁斯回了韦恩大宅。

他们甜蜜用过晚餐,比前些时候愈加放肆地调情,阿福看在那枚韦恩祖传戒指的份上仁慈放任他们勾腰摸脸黏黏糊糊去了卧室而没有过多发表言论。

布鲁斯关上门的瞬间带着克拉克倒了下去。他表情清空,也停止了求婚后吓走了联盟的情话。

克拉克仍然微笑顺从着被他压制在地毯上,眉与额头因卷发后倾而展露,嘴角翘起,衬衫被扒了一半,白色的背心绷在身上,在月光下朦胧妩媚勾勒出肌肉的起伏。

这黑发蓝眼的弥赛亚,伟力无可匹敌的赫拉克勒斯,以及满嘴谎言从不失手赫尔墨斯。

“克拉克。”他轻声说。

一双臂膀揽住他,克拉克轻盈起身,贴住了布鲁斯的嘴唇。

“为什么不继续?”蓝眼的恶魔合着低沉的吐息问。

布鲁斯茫然盯着他。

“吞噬我,撕裂我,让我彻彻底底被印上你的记号,我很喜欢那只蝙蝠。”

克拉克松开手,向后倒的上半身被穿着他旧衣服的布鲁斯下意识搂住。

“你有权享受战败者。”

布鲁斯焦躁低吼:“我们没有开战!”

克拉克笑了。

“只不过是我不战而降。”
人类抿起嘴。

“不要对我示弱,布鲁斯,”恶魔用带着戒指的手去触碰他的脸,“就像地狱专家康斯坦丁和你说的那样,我们不懂得爱情,也不懂得怜悯。”

一团恶心的火在布鲁斯咽喉处撕扯血肉,克拉克懂不懂得怜悯?这话该问问那些被他用糖果轻易安抚的受害者和布鲁斯,他怎么能这样妄自菲薄?

这恼人的恶魔还没住嘴:“也像他说的那样,能制衡恶魔的只有契约。”

“除了蝙蝠侠,我真的没瞒住过你任何事,是不是?”布鲁斯眼中全无笑意,这让他试图放松气氛的语气大打折扣。

他被托起来,克拉克让他坐在过分大的卧床床沿。

“我曾经想过我要什么样的新娘,”克拉克跪坐在他双膝之间,将四只手叠在一起,他知道这枚指环将永远锢在他的躯体之上,倒不是说有什么不好,“无论如何,现在只会是你了。”

是的,玛莎告诉过他,克拉克在人间才得以长大,按着恶魔的标准来说远没到明了如何度过漫长时光的年纪。他还没有长生种的厌世和漠然,仍旧对世界怀抱跃跃欲试的好奇。

现在蝙蝠侠肯定不在他的伴侣选择范围内了。

“抱歉,克拉克,”布鲁斯痛苦低下头,碰着克拉克的发顶,“我很抱歉,但我不会为此后悔。”
克拉克太强大了,地狱和上帝都不能束缚住他,人类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他的事迹,他的弱点。

“不用担心,蝙蝠侠,”康斯坦丁满不在乎叼着烟说,“无论卡尔多么强大,路西法只告诉过我他的全名,所以我才能将他召唤到人间。哈,多可笑,如果他不是个恶魔,我都要喜欢他了。”

“如果地狱失效了呢?”蝙蝠侠追问。

“那就去祈求自己死后能上天堂。”康斯坦丁几乎没有思索就回答。

以这枚戒指,我请求你作为我的婚姻对象,接受我、爱我、忠诚于我,无论我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不会落单的死亡。

“我已经答应了你,你为什么还如此悲伤?”

“我在哀悼你,”布鲁斯木然在克拉克额前印上冰凉的一吻,“我在哀悼我的爱情。”

从此我要和恶魔分享枕侧,从此要被迫熄灭我所有的爱欲之火。

我将失去你。

 

 

 

 

 

 


克拉克在流理台旁抱着他为了喝牛奶特地飞回家拿的心爱的杯子。
“……甚至没先把爸叫回来,看在戒指的份上,二十米成了我爸永远的遗憾。”
“他就该有点教训,”阿福说,“托马斯当年要是这样和玛莎求婚,很难确定韦恩家还会不会有布鲁斯老爷。”

 

 


END?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7)
热度(91)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