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天降正义(番外上)

▎奇幻联盟

▎奇幻联盟珍稀物种蝙蝠侠x大恶魔克拉克

番外·上

克拉克·肯特,地狱最强大的恶魔领主,从小就是个单身主义者。

“我的新娘,要有乔纳森一样的猎枪,要有玛莎一样的烤箱!”来到人间第四年的万圣节,小克拉克头顶着装满手工糖果的篮子,对堪萨斯小镇的居民们挨个宣布。

在恶魔的认知里,猎枪代表力量,烤箱代表食物,既要力量也要食物,对恶魔来说逻辑非常完美。

“那她一定得是个老派人,”玛莎感叹,“这烤箱可是我妈妈传给我的。”

乔纳森不得不残忍打碎了克拉克的梦想:“有猎枪的姑娘做饭一般不用烤箱,克拉克,你只能选择一样。”

 

 

 

又一次被康斯坦丁召唤出来收拾烂摊子后,八岁的克拉克顶着成年卡尔的躯体,将三个头的巨角牛按在地上,在怪物挣扎的空隙纯粹出于好奇询问黄色风衣的青年:

“你为什么不做些能远离我们的事情呢?”比如,像他在写完作业的空隙给杂志投投稿赚点零花钱,不用恶魔的伎俩给乔纳森跑腿买彩票,偷吃玛莎做的甜点——她知道,但是肯特家纵容这种行径。

“远离你们?”康斯坦丁抓紧时间颤抖着点烟,“让我离开沉迷酒和烟,女人和刺激的借口?”

恶魔开玩笑:“你简直比地狱生物还要堕落了。”

“对比你的话,确实是的。你简直是地狱的耻辱。”

“爱上我了吗?”卡尔笑了。

“你们根本不存在爱情这种观念,别老听其他恶魔学人类说话。”他弹弹烟灰,话语中满是恶意和不在乎,看着这地狱的恶魔领主玩闹般压制巨牛。

“放风时间结束了。”

 

 

 

 

“我想要一个芬特拖拉车的新发动机。”十六岁的克拉克对久久悬停在窗口的金色雪橇小红人说。

“换个愿望怎么样?”不知怎么着就被睡衣男孩困在窗槛前的巴里真诚建议。

大概是这个男孩的念头太过强力吧,巴里尽力无视着男孩固执的蓝眼睛,也不是没遇到过走不了的情况,地球上的奇幻生物还是挺多的。

别傻了,这个世界当然有圣诞老人。他们不能送好孩子实质上的礼物,但是可以让他们在圣诞节时有机会获得它,只需要给有能力买礼物,也有机会送礼物的人剪掉其余礼物的选择和犹豫,然后,superrise!

可谁会选择给一个十六岁的农场男孩送拖拉车发动机呢?!

“我以为圣诞老人会尊重我的愿望,起码今天会。”克拉克嘟囔着,“可是你不是老人,也没有胡子。”

“……你不是想要一把吉他吗?”已经习惯被认为是五十多岁中老年形象的巴里找到了被剪掉的肯特家男主人的选择,顺着这条选择线后退一步,就看到了克拉克的礼物。

克拉克磨着牙,咕噜了一串“现在我要扛着车去帮忙种地了”“没准还要给爸干农活的时候伴奏”“我其实不是很想要”之类的抱怨。

任谁都能感到这一家有多亲密。

得知自己的礼物已经在乔纳森手里随时准备放到他挂着星星袜子的床头后,克拉克也没再纠缠巴里。他礼貌对圣诞老人告别,全然不知是自己困住了人家才得到抱怨的机会。

“别再对人类这么好心了,圣诞老人,”未成年人类形象的恶魔甚至为驾车的愿望小精灵担心起来,“不然你一个晚上怎么忙的过来啊!”

“总会忙的过来的。”巴里笑了,“当人类需要,我们就得干。你看,人类就是这么了不起。”

日后他们作为普通人相遇,谁都没想起来这个小插曲。

 

 

 

“你还当留在小镇上呢,克拉克。”露易丝用采访资料使劲儿拍打克拉克的后背。

克拉克看看自己的皮鞋和西裤,无辜抬起头。

“老天,你的外套!”露易丝想动手把他身上光明正大搭配衬衫的冲锋衣扒掉,却被克拉克惊慌失措按住了双手。

“看在佩里的份上,我只是临时替代你请假的摄影机师!待会儿还要上飞机!没有外套盖毯子我睡不着!”

“没有专业记者会有穿冲锋衣去宴会采访的搭档!临时工也不行!”露易丝不为所动,抬起脚想给他外套上印个脚印。

克拉克要怎么解释他十五秒前还在尼泊尔,配套的西装外套在一场小型恶灵交战中被绞成碎片,衬衫的后心处还有几个僧侣的泥手印。

“把外套脱下来克拉克,不然我就要用墨盒给你来一下了!”

克拉克注意力却在露易丝为了这次采访准备搞出的黑眼圈上,恶魔暗自感叹人类真是能把自己的生活逼迫地比地狱还可怕,出于好心,他说:“外套就留给我吧,衬衫要吗?”

就凭衬衫上这点泥巴残留的力量,凝神静气或驱魔都有奇效。

露易丝警惕放弃角力,往后退了两步。

“我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吧?”

 

 

 

 

“我赞美你眼中的星光。”布鲁斯些微散落的发丝跟着他的唇舌在克拉克后颈擦过,恶魔克制着翅膀从皮下破出的念头,隐忍而又甜蜜地哼出声。

这显然取悦了男人恶劣的掌控欲。

英俊的哥谭王子从背后松开克拉克被红酒浸透的右手,假模假样牵引着半个肩膀在怀里的克拉克转过身。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粗鲁感到不愉快。”

正经被抖了抖的餐巾托住了克拉克的手腕,布鲁斯仔细擦拭着他滴酒的指缝,捏揉着他手指根处敏感的薄肉,摩挲着他自然弯拢的掌心,却对湿哒哒的袖口视而不见。

餐厅中低沉的演奏还在继续,起码有两位数的侍者随时准备上前接手服务。

擦拭的位置轻佻跳过手臂,在克拉克胸口象征性蘸按了两下后沿扣缝下移。

“原谅我,”他对克拉克红着脸夺过餐巾的举动十分大度,“你用扣子取代了那些拉链,我实在情难自禁。”

布鲁斯从齿列后露出一点舌尖梭巡唇线,连睫毛眨动的频率都在替代他说出暗示:我想了解你所有能分开的秘密。

他当然是说扣子啦。

“……我收下这笔奖金了,布鲁斯先生。”在地狱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审时度势单纵就是干的恶魔认输了。

“可我改主意了,亲爱的克拉克,对你来说这报酬确实多了些。”坐到对面的布鲁斯现在倒是板起脸了,“这样吧,给我讲讲你的事情怎么样?你干这行多久了?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

“你是说,哥谭的蝙蝠侠怪谈的那种?”克拉克从刀叉前抬起头。

布鲁斯清清嗓子:“我以为那个黑衣怪人是恶魔?你知道,他们都这么说。”

“大众争论蝙蝠侠到底属于血族还是恶魔两个种族哪一方已经很久了。”克拉克有点纠结,韦恩先生看来对蝙蝠侠有些心理阴影,但要是他说蝙蝠侠搞不好两边都不是。

“无论怎么样,我都很羡慕他。”

羡慕?布鲁斯坐直了身体。

你在羡慕一个打着恶魔旗号用暴力镇压犯罪行为的罪犯?

“在我刚开始工作那会儿——不是记者——到现在,”肯特含混摆摆手,“无论我做什么,怎么做,都没人用看待蝙蝠侠的态度看待我,就是那种带点儿畏惧的认真啦,尊重啦之类的,我一度很沮丧。”

“你看,就是你现在这样,我和‘他们’货真价实打过交道,而你只是个有点传承家底的普通人,可你还是选择了戏弄我,……在我指出这一点后你还在笑!”

布鲁斯摸到嘴角傻气的弧度。

没必要继续用布鲁斯的身份见面了,这个兢兢业业拿着牧师资格证的小驱魔师看上去就是会背下教会所有规章的正经人,值得挖掘的情报也大约是些救助名单,这不是蝙蝠侠想要知道的——好吧,知道有克拉克这种人存在还是很让人开心的,联盟会接纳拥有直通地狱传送能力的成员,等他再和克拉克接触段时间。

第二天布鲁斯收到了一份文件。

只短短几句话,视角不明描述了跋涉过湿地城堡的经验,蝙蝠侠成功借此安抚了亚历克·霍兰(*dc英雄 沼泽怪物)。

还不算笨,知道大老板找他吃饭肯定不仅仅是为了纠缠奖金。

知识,经验,没有各种不可思议能力的蝙蝠侠要想在这个世界生存,必须拥有比其他人更多的信息。

无论如何,克拉克已经看透了他的意向。

羞愧?懊恼?

不。

布鲁斯迅速又给克拉克的账户打了一大笔奖金,并附上了修改过的战后报告,真诚总结:

-我非常喜欢你的小说,more,please。

-希望您不会因此想去切身尝试一下,布鲁斯先生。

 

 

没什么一见钟情,布鲁斯纯粹为了套话才约的克拉克

心情非常之差

下一章发刀片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127)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