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BS】天降正义④(完)

▎奇幻联盟

▎ooc|HE

▎奇幻联盟珍稀物种蝙蝠侠x大恶魔克拉克

▎有绿红|康扎情节



十一
布鲁斯擦着头发,不出意料被阿福告知克拉克临时决定回堪萨斯老家——显然是地狱的某种别称。
在克拉克的相关资料里,肯特夫妇是对再平常不过的农场主了,他们没有酒驾罚单,没有拖欠过账款 ,没有与任何人口失踪或者违法宰杀牲畜扯上关系的记录,甚至连口角也局限在与邻里互相推让鸡蛋牛奶的范围。
不过二十多年前,他们有了一个孩子。
克拉克·肯特,玛莎和乔纳森的亲子。
这个孩子也很平常,除开幼年期比一般同龄人更为天马行空的幼教答卷,他的表现甚至可以用优秀来概括。
除了十八岁的高中毕业旅行有些过长了。
毕业旅行,刚从学业中解放出来的年轻人理所当然认为命运也要在乐子面前让道,意外之神却秉公执法。悲痛的父母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蝙蝠侠在莹莹屏幕前久坐了一晚,不承认自己居然为自始至终都是和这个恶魔交往而雀跃。
“我很好,阿福,”他在身上藏好曾被三方争夺的朗基努斯之矛(*康斯坦丁电影弑神道具,只剩下矛头,曾杀死耶稣),只对阿福展现父母曾戴的戒指。“我需要去一趟堪萨斯,你知道的,克拉克的老家,就……我只是去放松一下!小镇!田园风光!”
“当然了,布鲁斯老爷,需要订蜜月游轮吗?”





十二
“先说好,我和克拉克是朋友,假如你们一定要对他做什么的话,我会帮他——”驾驶着金雪橇的巴里看了看蝙蝠侠莫测的下半张脸,将话语拐了个弯,他今早可是被突然出现在面前质问他上周和克拉克聊了什么的蝙蝠侠吓了一跳,“——找个律师之类的,他不擅长学术外的交流,真的。”
万万没想到来男朋友老家是这么个情况的蝙蝠侠仍然为老管家拦下自己打算在战甲上打领结的举动耿耿于怀(也许您该换下斗篷,老爷。阿福说。),听见巴里这样为克拉克说话,心底很是不屑。
相信我,他可擅长说服阿福将晚餐甜点改为下午茶规模了。
等到落地后,巴里送走了他的驯鹿和雪橇,联盟对于和恶魔撞脸的克拉克兴致缺缺,狮身女想要故技重施,却被女神了然拦下。经历过片刻眼神交流后,女性英雄们咯咯笑着离开了。
“啊,爱情!”
就好像蝙蝠侠只会为此失态一样。
康斯坦丁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扎塔娜却对此非常有兴趣,拍了拍自己的小西装跟了过来。
“我觉得你大可放心,”绿灯侠说,“这个恶魔和巴里喝过咖啡,我都没说什么!”
“我现在确定他知道我的身份一半都是你帮的忙了,哈尔。”闪电侠叹气。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身后传来正主的声音。
联盟此行的对象,据说是史上最强的大恶魔,在风吹麦田的背景下,穿着红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抱着两箱玉米,无辜望着他们。
“嗨,领主(lord),不打算招待我们吗?”扎塔娜笑着打招呼,手里的魔棒毫不含糊随时待命。
这打扮冲击力有点大了。布鲁斯视线在男朋友皮带上转过一圈。
“如果你们真的需要招待的话。”恶魔还是没放下手里的玉米,但是很明显他现在有些不高兴了,“谁让你们来这儿的?”
“呃……克拉克?”巴里·艾伦,扯下头罩的闪电侠从扎塔娜身后晃出来,“没想到真的是你,哇哦!”
“你们居然能找到这儿来。”恶魔看到巴里有些无奈,他耸耸肩,直接抱着装玉米的木箱从众人中间穿过,往近的农场建筑走去,然后扔下一句,“跟上。”
联盟沉默跟着,蝙蝠侠领在最前面,差一步就能踩住恶魔的影子。
离农舍还有段距离,就有一位妇人对他们喊:“克拉克!”
恶魔加快脚步,笑着说:“妈妈!”
没等联盟从这个称谓里缓过神来,恶魔扔掉了玉米,迎着面将妇人推回农舍栅栏围成的院子,就在他松开妇人退后一步出了栅门时,沿着栅栏撒下的灰土瞬间扭曲了空气,蕴含特殊力量的防护结界圈住了整个农场。
“稍等,妈,我和我的朋友们有些话要说,你和爸可以去看个电视什么的。”恶魔这样温柔,让扎塔娜不禁再三确定那位妇人是纯种人类。
与达克赛德对战时都没有显现的巨大双翼破开衬衫,缓缓展开。恶魔随着堪萨斯逐渐暗淡的日光愈发明亮,如果不看那双翅膀,他就是浴火的阿波罗,愤怒的米迦勒。
“现在,我们可以慢慢说了。”
不擅长远程法系操控的恶魔一开始就没想和联盟好好谈谈,不过是为了先一步开启防护结界才领到前头。
他承认人类有着有玛莎和乔纳森这样的好人,然而对人类整体却信任寥寥,也没什么兴趣改变这一点。
“我们无意激怒你,领主,”扎塔娜举起她的魔杖。“不过如果你囚禁人类,那就不好说了!”
“试试看?”恶魔的眼神彻底冰冷。
“你在保护他们。”蝙蝠侠突然说。
恶魔扬起嘴角:“没错,他们对我很有用。”
“现在不是中世纪了,我们不会对普通人施加火刑。”
“哦?所以?”恶魔打算等会儿就带着玛莎和乔纳森离开。
“联盟不需要多一个强大的敌人,如果你的父母由非法途径和你接触,那也是由法律制裁。”
蝙蝠侠的措辞非常谨慎,避免激怒显然动了真火的恶魔。
“真让我感动。蝙蝠侠什么时候也讲法律了。”
看看这骗子的过激反应,布鲁斯木然,我就知道你谈起蝙蝠侠暗含羡慕的语气是在麻痹我。
“你有没有觉得老蝙蝠太好说话了?”绿灯侠悄悄问闪电侠。
好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喊声打断了这场眼看要走火的战斗:
“嘿,你们,打算对我儿子做什么?!”
和恶魔如出一辙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只不过男人还戴着遮阳帽和猎枪,猎枪的枪口对着联盟。
恶魔落回了地面。
“爸,我没事!”
如果在场都是普通人,绝对不会听到他的低声嘟囔。



十三
几分钟后,拜访者们受到了真正的招待。
“不要拘谨,克拉克是个好孩子,你们也是好人。”
玛莎,肯特农场的女主人给他们端上热茶,男主人乔纳森倒是没什么表现,得知他们是联盟成员后,打过招呼就继续慢慢悠悠扛着猎枪去巡检牛棚了。
几个成年人挤挨在沙发和坐垫里,新棉花和棉麻垫套显然都是手工制品。
克拉克很不开心,他穿着一件新的格子衬衫,旧的那件被玛莎夺走放进了循环材料箱里,里面还有些其他的破烂,肯特夫妇显然不缺吃穿,但他们有良好的环保意识。
恶魔捧着他最喜欢的杯子,趁着玛莎进厨房端茶点,低声威胁:“你们最好礼貌点,不请自来的客人。”
“哇,你最好友好点克拉克,我已经闻到肯特夫人做的柠檬酱——可可饼了!”闪电侠快活地敲敲叉子。
名叫克拉克的恶魔窝进椅子里,肯特夫人放下餐盘,揉了揉他黑色卷毛的同时塞给他一块司康。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玛莎这样说,“就像我说的,克拉克是个好孩子。”
“这世界好人太少了,夫人。”蝙蝠侠挂着假笑,试图在男朋友兼熟悉的名字主人面前表达友好。
玛莎用母亲理所应当的骄傲看着克拉克:“是的,要我说他就该多和你们走动。”
克拉克对蝙蝠侠意有所指的好'人'无动于衷,他专心品尝着玛莎的手艺,和他一样的还有闪电侠,绿灯侠已经放弃扫描每一块进嘴的饼干是不是虫子变得了。扎塔娜安安静静喝茶,甜点实在是女孩子身材的宿敌。
蝙蝠侠不得不孤身奋战。
“联盟对肯特先生前日的战斗支援非常感谢。”他干巴巴地念报告,“此次前来,其一,询问肯特先生有没有加入联盟的意向,其二。”
蝙蝠侠少有犹豫了一下。
“出于联盟的情报需要,玛莎夫人,我能询问一下,您儿子十八岁那年发生过什么吗?”
“哇,”巴里戳戳绿灯侠,“他什么时候把备案工作放到明面上来了?”
玛莎愣了一下,克拉克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翻了个白眼。
“哦,你以为……不,不不不,没有你想的事情发生,呃,蝙蝠侠?”
“随意称呼,夫人。”
“好吧,蝙蝠先生,”玛莎笑着说,“我们没召唤恶魔,克拉克从来就是克拉克,十八岁那年因为他的,小小的兼职问题,他为了考资格证离家出走了一段时间。”
扎塔娜原本端在手里的茶杯飘了起来,而她好像没注意到。
“不可能!”她激烈反驳,“所有的地狱生物都不能在人间逗留,这是上帝和撒旦制定的规则,恶魔,尤其是领主这样强大的恶魔只能通过等价交换的契约留在人间,规则只能以规则去抗衡,恶魔不能在没有召唤时——”
“我可以穿过虚空暴风之界。”克拉克有点心虚。
扎塔娜震惊了。
“可这些年,流窜的恶魔数量在减少……”她很快接受了恶魔领主不讲道理的战斗力,“康斯坦丁说你的城堡在七夜七塔之下,所以你不是在那里划领地,而是为了来往于地狱和人间?!”
“是啊,他不仅是个偷渡客,还负责给你们抓虫子。”蝙蝠侠挑破了克拉克拯救世界的恶魔,旅行记者等等身份之外的兼职,“你们驱魔人里是不是有个叫索尔的?”
“血眼的索尔?”
蝙蝠侠借由手臂上的设备投影出一个模糊的人像背影,穿着冲锋衣,围着防沙面巾,一头黑色卷毛随意压在毛线帽下。
看上去倒是蛮挺拔可靠的。
“那是工作照,妈。”克拉克捂住眼睛。
玛莎很满意:“我就和乔纳森说你才不驼背。”
“我才不会驼背!”克拉克抗议。“我不需要视力校准!更不需要担心腰椎!”
“像个大孩子,克拉克,哦你刚来那会儿简直像个磨坊风车停不下来,恨不得连母鸡下不来双黄蛋也要管。”
“这帮我认识了布鲁斯。”克拉克炫耀意味对联盟其他人补充,“我男朋友。”
“恶魔都是gay吗?”扎塔娜认真问,“据我所知路西法……嗯,对康也有点想法。”
“不吧,”克拉克回答,“我对人类总体没有偏好,但我喜欢布鲁斯。”



十四
“好吧,好吧,我没理由了,我认输了。”蝙蝠侠从沙发里站起来,他来到又取了苹果派吃的恶魔面前,一边屈起膝盖,一边从腰间掏出两样东西,放到克拉克手里。
大恶魔几乎瞬间就为暴露在空气中弑神之矛的气息炸开了翅膀。
不等他采取过激措施,蝙蝠侠取下了头罩。
“你这折磨人心的,可恶至极的恶魔,”他在玛莎捂住嘴唇的注视下,盛满克拉克的钢蓝色眼睛满是一败涂地的劫后余生。
“如果你不愿意爱我,就杀死我。”
如果你爱我,就接受我。
“What?!”大概是闪电侠,或者是绿灯侠惊呼。
“布鲁斯?!”克拉克悚然。
“哪个布鲁斯?!”好吧这是绿灯侠了。
“你不是恶魔!!”明明最近感觉蝙蝠侠浑身恶魔气息以为他签订了附身契约的扎塔娜叫到。
“哦天哪!乔纳森!快回来!”玛莎扯开窗帘对一直在附近绕圈的丈夫喊。
克拉克目光在朗基努斯和韦恩家戒指上徘徊片刻。
在乔纳森先生进门的那刻,克拉克的翅膀拢住了蝙蝠侠的后背。
恶魔的无名指根被人类以环封缄。

十五
“我错过了什么?”康斯坦丁看着坐在联盟会议室里的卡尔,转头询问扎塔娜。
扎塔娜见怪不怪用魔棒给指甲变着色。
“我打出了足以决定世界和平的KDA(助攻)?”

死线在即,先完结一篇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38)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