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天降正义③

▎奇幻联盟

▎ooc|HE

▎奇幻联盟珍稀物种蝙蝠侠x大恶魔克拉克

▎有绿红|箭雀情节





“你真让我感到忧心,布鲁斯。”克拉克相当担忧地给男朋友按摩着右臂,不谈他在地狱对于生物受伤的认知,以乔纳森和玛莎这二十年教给的他普通人常识来说,布鲁斯作为居然能雇得起阿尔弗雷德(无所不能的阿尔弗雷德!)的阔佬,从楼梯上摔下来的频率也太高了。

听说还有吃饭噎死的人类,这真是让恶魔为心爱的人类感到心惊胆战。

克拉克亲了亲布鲁斯的后颈,属于大恶魔的祝福留在了那里,足以震慑中位以下所有的不详造物,包括厄运。

韦恩老爷不自觉缩了缩脖子,说出来的质问就显得底气不足了:“听听是谁在说这话,克拉克,我还没问你跑到洛杉矶做什么呢,你知道,你去的第二天,洛杉矶警方就破获了一起大案。”

他没说出口的是,你是不是又给别人做免费清洁了?在我没搞清楚你那清洁桶有什么副作用的时候就不能自私点吗?

也就只有这个傻乎乎的旅游记者会劳心劳力干着没人在意的牧师兼职。

教廷千年来但凡有一个能直接将传送门开到地狱的教士,要么狂教士们直接杀到地狱,要么地狱反过来攻占人间,战争对所有物种都不是好事,奇幻联盟说不准就不存在了。算克拉克聪明,登记的技能是另一个热视线,布鲁斯见过,有段时间他热衷于让克拉克做过一切需要煎制的食物。

“那不是我干的!”克拉克抗议,上任地狱之王路西法无聊到帮洛杉矶警方破案(*dc 反派路西法,康斯坦丁电影有出场,漫画人设十分神奇),他只是去见见这个能留在人间的恶魔之王,却被告知了近期人间和地狱都会遭到外来袭击。

他急匆匆去堪萨斯加固了一下老家的防御措施,顺便给联盟匿名报了个信,之后便赶来了哥谭。

布鲁斯怀疑盯了他一眼。

“阿福保佑,”他慢吞吞地说,“从未想过我的诚信度要比其他人要高。——真的和你无关?”

克拉克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布鲁斯可没这么容易被混过去:“回答我——”

又吻一下。

布鲁斯思考半秒。

“继续?”

“你说什么我都会继续吻你的。”克拉克回答。

布鲁斯随身带在身上的那支工作用手机响了,他迅速摁断铃声,却不得不可怜兮兮对克拉克嘟起嘴:“嗨宝贝儿,你看——”

“除了这个。”克拉克面无表情。

 

 

 

 

蝙蝠侠整个人气势阴郁狰狞,盯着外太空空间监察报告的眼神让原本就安静的会议室开始趋于死寂。

克拉克到送他出门前也没给他个吻,而下一次主动来大宅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鉴于他自己的小秘密,布鲁斯从没觉得男朋友自由度特别大的工作是如此令人沮丧。

“你有没有觉得蝙蝠侠现在也太可怕了点?”绿灯侠用绿灯戒指的能量线给闪电侠传音。

“拜托,天才,我以为我们讨论过不要招惹他。”

“这是本能!”

“说得好像你靠娱乐消息过活似的。”

狮身女和真理女神交换一个眼神后,突然开口问蝙蝠侠:“是什么让你心绪不宁?”

这甚至算不上一个谜面,但是任何来自斯芬克斯的问句都值得斟酌。

蝙蝠侠差点脱口而出克拉克,但是他很快回答了其他:“爱情。”

“不会有下次了,狮身女。”他警告。

根本没人理会他的警告,在场众人全都起立鼓掌,衬托地单独坐在椅子里的蝙蝠侠活像个读不懂气氛的怪胎。

 

 

 

 

 

“你知道吗!”绿灯侠坐在闪电侠的金雪橇车上一边对敌人进行拦截,一边对康斯坦丁喊,“蝙蝠侠坠入了爱河!”

“不要停下!”康斯坦丁对不间断释放闪电清场的所罗门继承者沙赞喊。

“我需要协助!”绿箭侠烦躁踏着后蹄,人马射出的箭对战场来说实在有些杯水车薪。

他们现在身处海王在太平洋上升起的海中浮岛,命运博士强制牵引来到这儿开战的外来侵入者,被称为异魔的奇形飞翔生物簇拥着他们的主君,天启星之神——达克赛德。

“还需要多久?”蝙蝠侠问。

用奇幻联盟中三位神祇的存货轻松搞定召唤阵的康斯坦丁抽空吸了口烟,血淋淋的手腕抖了抖,被他毫不在意糊了一把药泥:“很快,蝙蝠侠,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他也没办法正面抗衡那个怪物,我想我就只能先去地狱避避了!”

虽然联盟成员都十分不科学,但蝙蝠侠并不信任这些以血统和随机性传承的手段,如果这时候有人能在外太空突破电磁干扰对某些非在册卫星进行观测,就能发现韦恩集团秘密研究的导轨炮已经就位。

如果这次能活下来,我就和克拉克求婚。布鲁斯想。

 

 

 

 

 

“啊,康斯坦丁,”被召唤的俊美恶魔浑身上下静谧燃烧着黑色烟雾,以相当喜爱和友善的语气这样开口,“又出现什么麻烦了吗?”

蝙蝠侠脚下不稳,狠狠一巴掌拍在人马腰上支撑住自己。

“你知道我有金丝雀了吧?”绿箭侠小心翼翼离他远了点。

联盟看到了康斯坦丁脸上出现了千年难遇的复杂表情。他像个情绪极易波动的青少年一样,指着达克赛德说:“是的,就是他,拖到地狱也好,打出地球也好,都随便你。”

等会,你到底把地狱当成了什么。

“那听上去可有点暴力了。”恶魔将蓝眼睛眨了眨。

康斯坦丁开始深呼吸。

“就看看周围!卡尔!都是这个怪物,外星侵略者干的好事!他带来的军队,他袭击了地球,他和联盟对战,还要把那个红衣服小子揍到地里还要彻底碾碎他的——”

卡尔?蝙蝠侠抿了抿嘴。

“嘿——”闪电侠抽空喊。

“你从小就是个爱说谎的孩子,康。”恶魔上一句话还在原地轻松耸肩,下一瞬他的拳头已经敲上了达克赛德的脸。

仅仅让那怪物偏头的力道。

“你的外援不怎么可靠啊。”绿灯侠抵着绿光盾说。

康斯坦丁抽了口烟。

“你最好迅速安排人手撤离战场,蝙蝠侠。”他将打火机烧着了一个木符或者什么,“别说我没提醒你。”

达克赛德根本没有将这一拳放在眼里,他挥起手臂就想把拦路的弱小生物打个稀烂。

恶魔也伸出手臂,轻轻松松挡住了他。

“不过这次倒没有骗我。”

 

 

联盟总算明白为什么要清场了。

那个恶魔在试探达克赛德。

这太荒谬了。

一拳对一拳,毫无水分的对战。

集合他们的力量也不过勉强抗衡的黑暗君主,居然有人能留有余地去对抗。

“所以我才不喜欢召唤他。”康斯坦丁已经离得足够远,全靠联盟的监控屏观战。

“是因为他太强?不好糊弄?索取的代价很大?”闪电侠带着联盟信号接收器飞奔。

“他喜欢玩弄敌人,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但是他就是喜欢这样。”

“他的第一击永远是试探,他的最后一击永远不会太过火,达克赛德会眼睛放光,可卡尔的小花招我从没搞清楚有多少。”

“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么尊重对手的人。”绿箭侧目。

“他就会浪费时间。”康斯坦丁弹弹烟灰,“恶魔久留在人间从不是什么好事。”

闪电侠默默直播中,并且决定永不把上周才与和恶魔长得分毫不差的克拉克在咖啡馆讨论过北欧与凯尔特神祇体系关联的事情说出来。

蝙蝠侠死死盯住战况。

“准备好你的套索,”他对真理女神说,“我们不能……让这个恶魔死在达克赛德手下。”

“他确实是一位可敬的战士,但我不觉得你会这么认为。”真理女神按着剑柄蠢蠢欲动。

“我需要知道你的理由,蝙蝠侠。”

“不是现在,殿下。”

他现在也无法给出女神一个确切的答案。

等到这片海中浮岛毁于惊天裂地的一击后,钢骨终于开启了传送门,被恶魔揍了个半死不活的达克赛德也被传送走,远离战场的联盟还没来得及和恶魔进行交涉,恶魔脚下就出现了地狱门。

“希望下次你不会有召唤我的机会,康斯坦丁,路西法非常想念你。”卡尔的声音清晰响在众人耳边。

“滚回地狱去!”康斯坦丁失血过多,有点无力遥遥比划中指。

那可太眼熟了,布鲁斯锤了一拳,我以为这是禁忌的天赋,不可言说的血统,结果他真的就是给自己家开个门一样做清洁!

这个他妈的、该死的、骗身还骗心的恶魔!







好啦掉马啦!

死线前作死更新,夸我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3)
热度(148)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