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天降正义②

▎奇幻联盟

▎ooc|HE

▎奇幻联盟珍稀物种蝙蝠侠x大恶魔克拉克

 



在醉醺醺的韦恩少爷难得没有两人,或者多人占据的夜间时间,他的管家以相当优雅的方式送来了一盘监控录像。

布鲁斯无语地将塞了一半了的《哥谭魅影》换成录像带连接上投影仪。

“如果你要给我看的是那个在大宅里晃来晃去的记者,我早就知道了。”他嘟囔着,将果汁撒气往外一推,又慢慢拉回来。

无非是挤不进哥谭王子的包围圈,又想撬点韦恩大宅的猛料。这样做法的人布鲁斯见得多了,甚至他的某些女伴也是如此。

不过穿着冲锋衣与宴的记者还是头一个。

“我认为肯特先生在某些方面和普通记者相差甚远。”阿尔弗雷德因为杯壁上的果汁挑起了左边的眉毛。

监控画面显示这位记者不紧不慢走到了二楼走道的尽头,迎着拱窗吹着夜风欣赏了一小会儿绿色石头龙的摆件后,很自得地下了楼。

布鲁斯没急着关掉,他敲敲额头,问他的管家:“需要滤镜?”

“很明显人类的眼睛能接收的事物有点不足以认识真实的世界。”阿福回答,“我可是亲耳听见了肯特先生对那件绿石龙喃喃自语来着。”

第二天蝙蝠侠带着这卷录像带来到了联盟。

“绿灯侠在哪?”他冲半空中滑翔的雪橇里带着白血病孩子飞的红衣尼古拉斯先生问。

“在更新他这次在宇宙中来回的见闻资料!”代表斯莱普尼斯八足骏马中前双蹄的闪电侠巴里欢快回答,根本看不出他在回答前不足半秒的时间内跑遍了整个联盟总部。

蝙蝠侠略一点头。

等他在资料室里找到绿灯侠说明要求后,那张带着愚蠢面具的脸露出一个“天哪!有生之年!巴里快看!我可以猜猜有什么r25内容吗”的表情。

放了七把椅子的会议室里,蝙蝠侠坐在最中间,全联盟最大的鱼缸,哦不玻璃水缸里泡着值班的人鱼,海王亚瑟。

“需要把闪电侠他们叫来吗?”绿灯侠控制戒指链接上屏幕和录像带。

“真理女神在和狮身女摔跤,闪电侠要把孩子们送回去,他们化疗的时间到了。”蝙蝠侠回答。“火星猎人在安抚拉莱耶古城中的那位。”

“所以你什么都知道,你其实可以直接说不用的伙计。”绿灯侠和海王津津有味准备开始看这卷特殊的录像带。

蝙蝠侠不置可否,他只是有必要潜移默化联盟对他能力的认识。

被蒙上绿光的屏幕显示的内容此刻就不一样了。

走廊尽头的摆件,荧绿色石龙四周弥漫着淡淡的黑雾,在掺着上等圣水的描银壁纸的压制下成不了气候。

“这地方看上去真贵!”绿灯侠说。

“离传承的规格还有点远,但做亿万身家的门面也够了,挺有钱的啊,是联盟哥谭的赞助人韦恩家吗?”沉船经验何其多的海王评估。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冲锋衣挂着记者牌的男人,他直直来到石龙面前,打量了一会儿,像是确定了什么平举起双手,跳动的艳红交织着星星点点的蓝光,风在方寸之地剧烈撞击,硬生生撕扯开了脚下的空间。

“信仰圣光吧,Sha ro bro,giu ma,”记者严肃念到,“sha ro alo Stormwind!”

他脚下仿佛踩着一片无序的星云,庞大的黑影嘶吼着被卷入其中。

绿灯侠的下巴掉了。

蝙蝠侠敏锐问道:“我听到了暴风城。传送到那里不会威胁到其他人吗?”

“那个口子是地狱。”绿灯侠虚弱地说。

等到整个走廊黑雾都消失,绿色石龙看上去完全不像个古物一样闪闪发亮后,记者收了手。

他满意地打量片刻后,挺胸抬头踏着欢快的节奏离开了。

“我需要知道,”蝙蝠侠沉着脸,“他使用的是哪个体系的力量,付出了什么代价,以及他取得了什么报酬。”

绿灯侠桌子下的脚换了个前后位置。

“我觉得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他捂着脸,“……这个体系历史甚至远不足百年,而且知道这咒语的人数以千万记也没搞出过什么乱子,哦,阵营互殴不算。OK,停止瞪我,蝙蝠侠,我相信你绝不是个人类了,你甚至连魔兽世界都不知道!!”

我知道,蝙蝠侠面无表情,我的四个罗宾都曾经就这个游戏展开了一场蝙蝠洞主机争夺战。

旁边的海王下意识接了一句:“为了艾泽拉斯!”

场面很尴尬。

“所以他就是为了来韦恩家展现他是某个游戏的忠实玩家?”蝙蝠侠几乎要相信哥谭能重新评定城市安全标准了。

“清洁也不是无偿做的,对他来说。除了恶魔,其他种族要从人间联结地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但我可以保证和那段游戏台词没有关系。”

 

 

 

 

一个星期后。

“他甚至有一个秘密的牧师资格!”布鲁斯浏览着星球日报旅游记者克拉克·肯特的部落格,个人动态里记者身上的冲锋衣只是换了个颜色。

布鲁斯确信这个眼睛蓝的过分还喜欢跑些危险地方的记者那天真的是为了做清洁工才用记者证进场的了,他的照片里甚至出现过北极熊!这可比在哥谭富豪家里开个地狱口子要酷多了!

阿福给他倒了杯茶。

“他还负责美食版的摄影!”

阿福将布鲁斯手边签完的合同收走。

“他居然还写日记,”布鲁斯有点焦躁,“作为拥有力量的牧师来说,在网络上写日记不是什么好习惯。”

“恕我直言,老爷,”阿福八风不动,“肯特先生将日记设置的是仅自己可见。”

“……”布鲁斯没理这句话。

不全因为肯特先生刚刚给他发了一条私信。

-您好,布鲁斯·韦恩先生,请不要再给我以各种名义发奖金了,谢谢。

布鲁斯十分符合自己人设回复道:

-你怎么知道?!

-您应该发现了我对您的家具做的事情,那么我有其他方法确定我比平时高出十几倍的工资小数点是谁打错了

-我的秘书,莎伦·布朗,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我并不是要责怪您

-您这样称呼我,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被宽恕

-那么请问我该如何称呼?

-只是布鲁斯,拜托了

-好的,布鲁斯,请问您可以将我的工资单重新打印一份正确的吗?

蝙蝠侠有些挫败。

-你认为布鲁斯·韦恩的安全比不上这点奖励吗?

-不,布鲁斯,您应该知道我的身份

-哈,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的牧师

-您对奇幻联盟怎么看?

蝙蝠侠警惕起来。

-他们注定要撕碎现阶段的百科全书

-看来您很喜欢他们。鉴于您的住宅在我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也能保护您的安全,我需要告诉您的是,碍于规定,这笔钱我不能收

-我怎么不知道牧师有不准老板奖励员工的规则

克拉克十分苦恼,他要怎么向布鲁斯解释牧师资格在里世界中是高等点的驱魔师都会有的基础资格证。他没接任务,只是随手帮了老板一个小忙,按道理来说也就没资格享受报酬。

自从来到人间后,克拉克兢兢业业在肯特夫妇的溺爱下到处捕捉逃窜的地狱生物,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有了名头。他的驱魔过程十分简洁,先开地狱传送门,恶魔没全进去就补一记热视线。

然而至今没人怀疑他是个恶魔。

“妈,是我能力还不足吗?”克拉克忧郁盯着电视里被誉为最强恶魔的蝙蝠侠问玛莎。

玛莎给他换到了旅游频道。

哦我可爱的克拉克,如果你在驱魔工作的时候不要随身携带糖果安慰受害者,应该还是有女孩愿意称呼你“甜蜜的恶魔”而不是“蜜糖”的。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布鲁斯

-十分乐意

阿福对着秒回的韦恩少爷挑起了右边的眉毛。

 

 

 

一来二去的交流了半年,阿福终于不必再勉强自己对韦恩家另一位主人抱有消极期待的思想了。

“我对他说,你这折磨人心的可恶恶魔!”前一天餐厅求爱成功的布鲁斯尽力让自己不要笑得太兴奋。“如果你不愿爱我,我就要因你死去!”

其实后半句话他没能说出口,克拉克在他说完恶魔两个字的时候就跳上了桌子吻了过来。

我就知道我能行的,布鲁斯使劲纠缠着克拉克的舌头心想。

“我就知道我能行的!”克拉克放开他喊道。

 

 

 

 

*斯莱普尼斯:北欧神话中奥丁的坐骑,一匹有八条腿的马,此处闪电侠四代分别设定为这匹“能环游世界”的马的前双蹄,中前双蹄,中后双蹄,后双蹄的化身

*尼古拉斯:圣·尼古拉斯,即圣诞老人,也有一说奥丁就是圣诞老人

*所以,闪闪设定是四分之一的圣诞老人!绿灯侠就是绿灯,没有引申

(有人做过学术讨论圣诞老人需要多快才能一晚送完满足条件的孩子圣诞礼物,正好闪电侠有过一秒内在核弹爆炸范围内抢救一个岛的故事,还都是红衣,闪电,我就管不住自己的键盘了!!)

*魔兽世界:从信仰圣光起始,咒语是我听魔兽电影里传送暴风城的咒语音译的(原本就由音节组成),亨利说他为了打游戏(魔兽)所以没接到角色确定的电话

*真理女神:设定戴安娜为希腊神祇,掌握真理与力量

*狮身女:鹰女,设定为斯芬克斯

*拉莱耶古城:城中封印着克苏鲁,火星叔原型真的挺像克苏鲁的,于是此处种族就设置为和克总有关系

*没错,酥皮没成为奇幻联盟主席,奇幻版七元老是:蝙蝠侠,真理女神,闪电侠,绿灯侠,火星猎人,海王,狮身女,看看就行,这个设定没打算多写,主要还是蝙超谈恋爱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29)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