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天降正义①

▎奇幻联盟

▎ooc|HE

▎奇幻联盟珍稀物种蝙蝠侠x大恶魔克拉克

 

 

他自苍穹坠入地狱后,第一次看见星空。

地狱只有红云翻滚和飓风咆哮,尚且是个幼儿的卡尔不得不催长身躯,以此来适应恶劣的环境。

代价就是几乎停滞成长的心智。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他在地狱因超凡的力量被奉为恶魔领主,将孤独堡垒建立在七夜七塔之下,无需进食,无需思考,对于一个思维能力只有十岁的恶魔实在不能要求他更多了。直到他为了守护孤独堡垒,击穿了妄图窃取他藏身之所的恶魔潮连同地狱和人间的阻隔——虚空暴风之界。

玛莎爱怜地摸了摸窝在肯特家玉米地里的大恶魔发顶,乔纳森拄着猎枪,也没忍住喉头对这个恶魔的喜爱。

他可以说非常有礼貌地捧着苹果派,眼睛圆瞪咬着没人能拒绝的美味,背后的一对翼翅轻轻扑闪,时不时抖抖。

懵懵懂懂落到地狱的卡尔·艾尔,在来到人间的那天,吃到了最好吃的苹果派。

肯特夫妇有了一个孩子。

终于可以让身躯变回自然形态的小克拉克收起了自己的翅膀,他喜爱糖果,也喜爱用蜡笔画太阳。

 

 

布鲁斯在午间的大宅餐桌上享用早餐,阿福用银托盘盛来他今天的心之所系——来自他可爱男朋友的信。

富家子十分不必要放慢了速度,对手中的刀叉再三强调自己的耐心。

克拉克,哦,克拉克。

迫不及待将煎鸡蛋吃完,他抱怨着旅行记者的居无定所和复古情怀,取过银盘上的信封,配合着开信刀切开了火漆封口。

与以往还夹着大量明信片或小巧纪念品的礼包不同,这次的信封里只有一张纸条。

『Hi honey』

布鲁斯嗅嗅火漆的味道,嘴角弧度前所未有地柔和。

真是凑巧,韦恩家书房里的漆泥也是这款味道。

“你终于把阿福也收买了,克拉克。”

他不知道在对谁说话,反正他的老管家已经不站在他这边了。

“我可没有,honey!”元气满满的问候和餐后甜点一起到达,布鲁斯的男朋友穿着简单的衬衫和家居裤,伴随着烘焙和酱料的香味出现在他面前。

“什么时候回来的?”布鲁斯一边问,一边心底回答,凌晨五点后,蝙蝠侠刚进入梦乡,不然管家就会直接了当放克拉克进主卧,而不是配合肯特少爷玩早午餐惊喜。

“今早刚到哥谭,非常想见你,我就来了。”克拉克吻了一下布鲁斯的嘴角,丝毫看不出睡得比蝙蝠侠晚,起得比布鲁斯少爷早。

如果布鲁斯调取昨晚的监控,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上了哥谭码头后凭借一台自行车骑到了韦恩庄园,恐怕此时已经将克拉克强行推进卧室要求他继续补眠以防猝死。

没错,出乎外人意料,布鲁斯韦恩才是他和克拉克之间比较会照顾自己的那个,在克拉克曾经用韦恩名下的SVIP卫星通道在环太平洋火山带某个山头自拍发给(“只是从飞机上掉下去而已!”)不肯好好养病的大少爷后,布鲁斯前所未有担起了亲密关系中比较靠谱的职责。

“不,克拉克,”当时的布鲁斯在病床上冷静对卫星电话那头说,“我会吃阿福的病号餐,你也立刻回到离你最近的Kroger超市去。”

“好吧,看来你不喜欢太热的地方。”那边的克拉克无所谓地收起手机,飞下山之前对火山内部吹了一口冰霜呼吸。

看在他人类男朋友心脏的份上,他还是别告诉布鲁斯那张照片里过于艳丽的岩浆并不是调色成品好了。

 

 

 

 

布鲁斯和克拉克相遇始于一场宴会。

不不不,不是小记者和大总裁,是大总裁和……做好事不留名的小牧师。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169)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