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BS】无人生还(番外·中)(ooc/HE/马甲总动员)

●大逃杀魔改伪AU

●蝙超|绿红|wondersteve|海王夫妇





蝙蝠侠站了起来:“如果是交流感情,我很忙。”

“耐心,蝙蝠侠。”超人按住了他,打开了亚特兰蒂斯的通讯器。

当海王出现的那一刻,会议室陷入了宁静。

头顶一大坨水草及腰飘荡的海洋之主镇定自若从草堆里伸出一只手,对联盟成员们打招呼:“有什么事情吗?超人?”

“这是亚特兰蒂斯的新潮流吗?”闪电侠飞速扯开了烤海苔的袋子。

“天,我再也不嘲笑时装周了。”绿灯侠将吃空的爆米花桶扣在了自己头上。

蝙蝠侠第三次站了起来。

“亚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超人僵硬着笑脸,“一,把你头上的东西拿下来,来瞭望塔,二,来瞭望塔。”

“我来帮你拿下来。”戴安娜跃跃欲试抽出了真言套索。

“如果你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取下来的话,”火星猎人感受了一下大多数成员的意见,“我可以让你认为自己还戴着它。”

海王屈服了。

他拽下水草,递给不在画面里笑的前仰后合的妻子,被海后安抚性质摸了摸他的脖颈和肩膀。

“亚瑟?!”闪电侠和绿灯侠大叫起来。

“……亚瑟?”蝙蝠侠慢了半拍。

“就是这个亚瑟。”超人肯定道。

“对,是我,”胡茬只浅浅冒头的海王抑制住了自己捂脸的冲动,“谢谢你们替我值瞭望塔的班,巴里,哈尔。”

“巴里,”蝙蝠侠将脖子扭向超人。“哈尔。”

戴安娜要说,蹦起来的闪电侠和绿灯侠真是太可爱了。

 

 

“克拉克·肯特,”闪电侠,巴里·艾伦说出一个人名就敲一下绿灯戒指变出的法槌,“唐娜·特洛伊,亚瑟,哦老天,我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你懒得编姓氏的坦诚!”

被点名的亚瑟窝在火星猎人的另一边:“如果你现在想知道的话,亚瑟·库瑞。”

“嘿,”超人提出申辩,“克拉克·肯特确实是我的名字!我有社保号!”

“好的,我们要开始担心斯克鲁入侵(*漫威世界里被设定为可以变形替代原主的外星帝国,奶一口复联三会有相关信息出现)了!”哈尔翻了个白眼,用槌座往法槌上敲去。

“众神之主在希腊被称为宙斯,在罗马被冠名以朱庇特,我是正义联盟的戴安娜,行走在人类之中,当然也可以选择叫做唐娜·特洛伊(*此处此名设定为戴安娜的普通人身份)!”

巴里对上戴安娜的时候气势就萎了很多:“你是怎么办到的?!我不敢相信,一顶帽子……”

“我还挽起了头发,换下了战袍。”戴安娜骄傲地扬眉,“用粉底和眼线柔和了五官,放慢咬字,大衣可以帮助我营造出身高都是高跟鞋支撑的错觉。”

顺带一提,她的面部化妆技术是她身经百战的前间谍男友史蒂夫教她的。

超人在闪电侠和绿灯侠‘看看神奇女侠再看看你’的目光中有些心虚:“我……戴了眼镜!”

蝙蝠侠用一个“呵”道出了联盟众人的心声。

“所以,一艘船上,五个超级英雄,一个CIA?!”巴里猛地窜到火星猎人面前乞求:“拜托了,告诉我那个CIA不是你变的!”

“我不是很明白你们在说什么,闪电侠。”火星猎人诚恳地回答他。

超人和蝙蝠侠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正义联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和乐融融,蝙蝠侠和火星猎人被攘到了隔空的位置,谅解他不想在当下(夹着海王开始傻笑的绿灯侠和闪电侠成功带动戴安娜也开始笑了起来)暴露身份的超人只是委婉地用眼神告诉黑暗骑士,他绝不会放过让同伴知道这个消息,只是早晚的问题。

“你还好吗?蝙蝠侠?”荣恩推给蝙蝠侠一杯茶。

我不太好。蝙蝠侠想起自己如何用八个小时对比了超人和克拉克各个角度、光源、灵活眨动的蓝眼睛,没有当面戳穿只是矜持留下了不超过十人知道的私人号码的体贴,对比一下现在随时准备将把柄当笑柄抛出去的男朋友。

阿福说的没错,男人不结婚,永远不知道秘密应该交给谁(并没有)。

他将百分之三十的注意留在原本打算回蝙蝠洞处理的文件上,百分之二十在密切关注那个差不多下一刻就要吹薯片袋子的小团体,百分之五十放在韦恩集团名下珠宝定制工作室上。

 

 

“我不理解为啥会有人想跑到撒哈拉去绑架人,不过鉴于我们还免费看到了一场史学家求之不得的仪式,那就不要多计较了。”绿灯侠说。

 

 

在扫描到微弱的生命特征时,绿灯侠和闪电侠就要上场了。

然而此刻闪电侠的制服并不在身边,哦谁会为了出餐馆饭后散步来回穿脱附着性极强的衣服呢。

他们用半天的时间挑战了四家大胃王,新纪录,耶。

绿灯戒指一键换装,耶。

闪电侠没有耶,耶。

“我来吧,你慢跑回去好了。”哈尔一边扫描一边安抚他。

“不(Noop),”拖长的尾音p还没落下,闪电侠已经跑了个来回,他拍拍绿光下因极速摩擦的空气而发热的袖子,面色古怪,“我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该打断这个。”

翻过几座沙丘,逐渐能看到一座已经倒塌大半的垒台型祭坛,十几个裹着斗篷的老人虔诚躬身去祭拜祭坛上涂满油彩奄奄一息的年轻人。

“先看看,如果他们打算把那个年轻人怎么样我们就动手。”绿灯侠无意让联盟和古教信仰作对,但生命永远是他们保护的对象。

令人欣慰的是,等到太阳下的祭祀完成后,老人们立刻扶起了祭坛上的人,给他披上衣服,还喂了珍贵的水。

“没我们的事儿了,我猜?”闪电侠话音刚落,几匹骆驼就带着人出现在沙丘另一边。

“费萨尔!”打头的老人跳下骆驼,拽着长袍往祭坛跑,他和祭祀打扮很像,但没有祭祀们丝毫的耐心和平静。

“阿鲁夫。”地位最高的祭祀站在为小口快而急饮水的年轻人面前,恰好为他挡住阳光。

“感谢牧神!我们有了一位好主人!”阿鲁夫兴奋地比划,“他答应给我们更多的牛羊和油,只要我们答应他带走我们的——”

在费萨尔的注视下,阿鲁夫卡壳了。

“我们没有主人,我们也不会将自己的族人转交给外人,就为了满足其他信仰的索取。”

跟着阿鲁夫来的高大男人们慢慢围了上来,将手伸进怀里:“看样子交涉的不是很顺利啊,贪心的老头。”阿鲁夫脸色都白了。

猫在沙丘后的哈尔一拍膝盖:“好的,计划是这样,我去把他们吊起来,你往他们嘴里塞沙子……咦?”

巴里溜到祭台后,凭借着勉强不会烧起衣服的速度将自己和年轻人对换了衣服和位置,围着他的祭祀只感受到一股强风,然后刚才吞咽都困难的小伙子大力捞起兜帽挺身而起,站到了费萨尔的前面。

“我跟你们走!”他用放慢五十倍能被听出生涩的阿拉伯语大喊。

费萨尔没有阻拦蒙头遮脸的年轻人,他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巴里指的祭坛后方。

等怀揣不怎么合法的枪械的男人们敷衍着许诺会给吓破胆的阿鲁夫更多牛羊后,他们娴熟给了巴里一记麻醉弹。

然而这时从祭坛后冲出来一个棕发男人,他穿着不合时宜的飞行员夹克,浑身上下像是刚从沙地里滚过,对着等待直升机的打手们喊:“Help!”

等直升机起飞之后,打手们多带了两个人。

“你跟过来干吗?!”按理说应该睡得不省人事的巴里瞪着旁边也应该失去意识的哈尔。“我一个人完全能搞定!”

“然后让你裸奔?”哈尔瞪了回去,仿佛巴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逻辑错误。

 

 

“和你们比起来,我就显得很寻常了。”超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如你们所知,我除了超人这份工作,还是个记者。”

 

 

有时间现泡茶,却没有时间打理好自己的头发?

克拉克早就闻出了两杯茶中都有大剂量安眠药。杜德夫人没费心搞到无色无味的禁用药,这应该只是女人的临时起意。

小记者局促地将包放在茶几上,取出速记本,却将录音笔好好收在了西装内袋,杜德夫人显然也不在意他要问什么,只是当他们一起举起茶杯时,她紧张地做了个喝茶的样子,又在看到肯特记者结结实实喝了一大口后稍微放松了一点。

“很高兴您能接受星球日报的采访,据了解,一年以来,您生活的周边地区陆续有社会人士失踪,与此同时,我们也得知了附近有个逐渐兴起的秘密集会,叫做——”

肯特记者打了个哈欠。

“抱歉,我,”他甩了甩头,身体无力靠在了沙发背上,“稍微有些——”

等记者彻底倒在沙发上后,杜德夫人小声抽泣着站起来,迅速收起记者的随身物品。

“抱歉,我不想伤害你,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被他们选中了——”

门铃过了十几分钟后,两个男人粗暴推开开门的杜德夫人,架着昏迷的‘杜德先生’离开。

 

 

“新闻记者真是个风险度高的职业。”闪电侠感叹。

“是啊,你也只是经历过一场实验室爆炸而已(*闪电侠起源)。”绿灯侠拆台。

我就知道船上那双蓝眼睛是你。布鲁斯想。

 

 

酒吧混战后,壮硕的男人嘶声捂着自己被打了好几下的腹部,女伴扶着他,往沿街没有行医执照也不享受法定值班的小医所走。

火柴马龙确定他们今晚应该不会太早回来后,七扭八拐翻过几个小巷,用混战中摸到的钥匙开了男人的公寓。快过期的面包,麦片混合着酒和劣质香精的味道,因为有个暂居的女主人,房间勉强还有个落脚的地方。

他从断电的冰箱里取出啤酒洒在风衣上,手一甩,钥匙落在不远处,印着私家侦探的花俏名片掉了几张,生动形象诠释了何谓醉汉。

如果门口墙上诸多涂鸦角落里的那串图案和夜翼资料库里的信息重合度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话,那么待会儿擅闯这间民宅的估计就不止是他了。

门被不耐烦敲了几下,闷闷的男声喊道:“外卖到了!”

火柴马龙摇摇晃晃举着啤酒瓶打开了门,不等麻醉枪射中自己,就脚下一滑抵着门框倒下,啤酒瓶磕在地上,在这片被夜生活荒芜的住宅区发出尴尬的声音。

火柴马龙卖力的表演还是没有躲过麻醉针的亲吻。

 

 


 
标签: 蝙超 绿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93)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