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贺年Day.40我是谁?我在哪?

▎正复联盟crossoverAU

▎蝙超|wondersteve|箭雀|海王夫妇|盾铁盾

▎ooc/HE

 

 

 ▶

我在宴会厨房门外使劲嚼着口香糖。

一个优秀的、合格的、能满足高级宴会的服务员的标准是什么?不能空腹,不能饱腹,时刻保持优雅的身姿和随时处理宴会问题的警觉,如有必要尽量在不打扰与宴者的情况下索要签名或者合照。

一个优秀的、合格的、不会被拉出去洗脑保持忠诚度的九头蛇特工标准是什么?服从上级,随叫随到,时刻保持特工对环境的观察和对自己岗位的明确认识,如有必要尽量隐秘地向与宴者单方面索要身份证明或者生命密码。

要不是为了外勤部补助的五百美金,作为一个后备科研人员,我此刻应该伴随着外卖披萨沉浸在赶论文的地狱之中,愿地狱没有答辩。

有补助拿不妨碍我对上司愤怒地拍桌子:“我是科研人员!”

“浩克也有博士学位。知道为什么我们能架空神盾局吗?”上司无动于衷,“因为神盾局三险一金,朝九晚五,包分配包住宿发餐券,双休日自由待机。知道斯塔克大厦吗?世界首个人工智能给复仇者当保姆,就差没给他们嘴里塞土豆泥了。山姆(美)大叔(国)和神盾就是资源极端浪费的典型表现,世界需要更高效的方式运转,为此才有了我们,嗨爪万岁。”

“复仇者能和我们抗争这么久,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学习他们制度中有用的部分吗?”我据理力争,如果可以我不介意被人工智能喂饭,能摸摸人工智能操纵的钢铁侠盔甲就更好了。

“我们已经学习了。”上司将我这次外勤的制服和身份证递给我,“现在享受神盾局三险一金,朝九晚五,包分配包住宿发餐券,双休日自由待机的,大部分都是自己人。”

那为什么还需要我一个小小的后备学员技术工种干外勤这种体力活?!

我直觉不能把这个疑问问出口,前段时间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舆论动荡足以告诉我管不住嘴,就很有可能直接被扔进某个沙漠里的实验室,整日与蜥蜴为伴。

“这次卧底务必小心。”上司有些迟疑,“是来自最高领袖的命令。”

我立刻肃穆以待。

最高领袖那张最佳面膜广告位虚待已久的脸出现在投影仪画面里。

“美国队长,超级士兵,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领袖,战士和战术家之一。他曾经只是个普通人,一个病秧子,注射了实验性超级士兵血清,然后这个男人变得无法阻挡,配上他坚不可摧的盾牌,以数十种格斗方式训练,他就是人类潜能的巅峰,当今时代最坚韧的战士。作为二战中盟军的英雄*……”

尽管已经听了很多次领袖的安利,我还是满面红光陶醉在美国队长英勇的战斗场景之中,上司说就我这个素质迟早能在组织里混到不错的地位。

“……然而现在他变了!现在的美国队长失去了看透事物本质的优良传统,不再将九头蛇放在眼里,他带领着所谓的复仇者们,将战斗对象从九头蛇扩大到了全世界的危机处理上!”

“我很遗憾,美国队长已经误入了歧途。”

领袖停顿了两秒,我感觉他的红皮肤在发光。

“我们得到了线报,复仇者将举行一个私人聚会,以此进行一场权利合并和壮大。”

“诸君,敌人水准如何是自身格调的体现。我们必须纠正这个错误,一切为了九头蛇,为了世界的秩序,阻止他们!”

投影结束。

“什么?!队长也在?!”我有些喘不上气。

“记住你的身份!任务是最优先级!”上司警告我。

握着托盘,整理了一下小领结,我发誓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工作,把美国队长从斯塔克和神盾手里解救出来,加入我们一起建设世界的希望。

嗨爪万岁。

 

*《钢铁侠与美国队长》队长毒唯红先生了解一下

 

 

 

克拉克坐在宴会大厅外的休闲椅上,从笔记本撕下页面做折纸手工。

离晚宴开始还要些时候,而他因为着装不够正式,所以被入场保安拦了下来。

是的,绿箭侠将要对黑金丝雀求婚了,为了邀请联盟成员见证今天,绿箭侠贴心拔高了到场人员的着装建议。

“要么穿的像个英雄,要么穿的像个王室。”

哦,倒不是他不能穿着超人制服进去,只是对保安来说是装扮成绿箭侠的绿箭侠有些歇斯底里了。

“即使是超人!”他在正义联盟频道里嚷嚷着,“也不能在今天抢我风头!”

保安都安排在外围,侍者只需将餐点安放在门外的推车上,他们被告知这只是想给晚宴增添点神秘气息,和空中香槟游泳池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克拉克带了他最好的相机,戴安娜向雅典娜借了盔甲,绿灯侠用灯团工资在其他星球买了材料自己DIY,闪电侠亲手调整了一对石英表,海王夫妇准备了一套历史悠久的首饰。

克拉克只能拜托日常晚到的布鲁斯看在爱情鸟的份上屈尊给自己带套衣服,他的宝贝相机可经不起超级速度的颠簸。

怀抱着被布鲁斯支配着装的恐惧,克拉克折出了一只蝙蝠飞机。

 

 

当我被告知作为侍者,不能进宴会主厅,只负责当高级点的传送带将食物摆在门外的餐车上时,我感觉眼前一黑。

队长的签名!队长的合照!队长的演讲录像!这都是九头蛇重要研究材料!

我迅速连线了上司:“情况有变,头儿,他们不准服务人员在场!”

“你的潜入课程是怎么学的?!”

“……我是科研人员!”

“各小队已经就位,你随便找个理由进入大厅,如果在总行动命令下达前你没有完成潜入,你的教授估计要换一位脑子好点的学员了。”

“头儿?!”

“检测钯元素的装置已配备给你,钢铁侠进入一定范围内会微震警报,除此之外你的监测信息都会被默认为友好,如果你连摄像机都拿不好的话。

——呵。”

“我明白了!”

冷汗打湿的额头在星城的夜里分外凉爽,我站在厨房门外,将口香糖包好。

然后转身发现自己原先放着摄影机的包消失了。

我眼睁睁看着被帮工扔进垃圾车的远去的工作包,感受到了人类对理工宅不修边幅的无声嘲讽。

事已至此,只能寻求替代品。

“那边那位先生!想不想要个大新闻!”

 

 

时间快要到了。

克拉克准备先找个地方偷偷溜进去,等布鲁斯到了后再联系。

作为唯一一个专业水准的记录员,他可不能错过联盟成员的入场式,相信总会有人愿意掩护他不被吹毛求疵的绿箭侠看到。

“那边那位先生!想不想要个大新闻!”

衬衫马甲领结,普通的侍者装扮,男性,文职,心律不齐。

小记者疑惑四处张望,直到那个出声的人拦住了他。

“是,是我吗?”带着相机的男人畏手畏脚地几乎像是在说自己有社交恐惧症了,这让侍者稍微放松了一些。

“你想不想赚笔外快?”侍者问。

“发生什么事请了?”克拉克反问。超人开启了超级听力,大厅仍旧一片嘈杂和寒暄,刚刚路过他的绿灯侠正在和闪电侠拿自己打趣,哦,坐直升机来的戴安娜也加入了。

 

 

“看来你是为了这场宴会来的,那么你知道里面是谁吗?”我神神秘秘地问。

小记者有点脸红,背更驼了:“是谁?”

“是美国的精神象征,世界的英雄,”我语调昂扬,“美国队长!……和复仇者们。”

 

 

克拉克将怀里的相机藏得更好了点,他用透视眼看了看地幔的厚度和群星的排列,确定自己应该没走错地方。

“呃,所以?”

“给我十美元,我带你进去。”

记者卡住了片刻,干脆利落掏给他十美元,谢绝了侍者的提议,还好心问:

“你是不是饿了?”

 

 

我拿着十美元不知所措。

“你难道不想进去吗?!”

带着相机的男人无辜地说:“我不需要你带我进去啊。”

我非常愤怒,掏出了我为了给队长留下好印象(一次不美好就再来一次,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准备的短时间脑控装置往他脖颈上按去。

等男人跌坐回椅子后,我清了清嗓子。

此刻这位先生应该已经丧失了自己的主观意识,唯一的受命人是我。

“能听见我说话吗?”

打扮土气的男人慢半拍回答:“是的,先生。”

“好的,现在抱起你的相机跟我走!”

 

 

克拉克感觉脖子有点麻,其他还好,侍者打扮的男人已经转身往里走了。

这年头,绑架者的装备都这么高科技吗?!

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结果碰到了腿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小手提箱。

上面还有个对普通人来说不起眼的蝙蝠标志,以及用尖锐物刻下的‘For you’。

克拉克无语地拎起手提箱跟上绑架犯。

现在他十分有理由怀疑蝙蝠侠之所以迟迟未出现,就是为了等个好时机吓他一跳。

谁能相信蝙蝠侠这么无聊呢?

远处缓缓驶入会场的车里,布鲁斯志得意满目送无奈提着箱子的小记者跟着一个陌生侍者离开。

……嗯?!

 

 

我将门扯开了一条缝,催促男人:“快!相机!”

这个摄影爱好者动作非常专业了,不等我具体要求就架好了镜头。

“现在,寻找金发蓝眼长得最英俊的男人,拍他!”

 

 

起码半个大厅的英雄都在有意无意看走廊那边被打开的门缝。

火星猎人用精神链接询问:【出了什么问题吗?超人?】

【告知他们假装看不到我就好,让蝙蝠侠查查厨房这边的人员档案。】

克拉克检查了一下镜头画面,虽然不知道这个假扮成侍者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但这里视角意外很好,而且由于隐蔽性,能拍到不少人放松的镜头。

【哦对,还有,如果绿箭侠进来,拜托让大家帮我挡一下,我还没换好衣服】

于是接下来出现了一个奇景。

不断有正装或者超级英雄打扮的人轮换着来取餐车,人墙以绿箭侠和他的好伙计为中心来回转移,距离记者镜头越近谈话声便越大,这让侍者有些不安起来。

 

 

“还没找到吗?”我低声问业余摄影师。

“很难判断谁是最帅的金发男人。”他慢吞吞回我。

我大度地原谅了这个脸盲:“让开,我指给你看!”

然而距离的太远,这些参与者又穿的十足戏剧,我也只能看个大概。

突然目光一扫,我定格住了一个金发男人,他正背对着我们和身边的红发美女聊天,他俩手上有着相同的一对戒指。

“等等,队长是和黑寡妇搞起来了吗?!”

“那是海王和海后。”

“啊,哦。”

我觉得有些不对,但很快又望见了落地窗一对璧人,金发男人身高略逊色于身边穿盔甲的黑发女人,我听见红色紧身服的小伙很紧张地说:“史蒂夫?我可以叫你史蒂夫吗?需要加上王子(prince)吗?”

不!我不相信美国队长会比……我看不到那位女士究竟穿了怎样一双恨天高,科学的严谨要求我不能在未确定的情况下做结论,不然项目会被打回来重做。

“那是美国空军上尉史蒂夫·特雷弗,他身边的人是神奇女侠。”

哦好吧,不得不说这位脸盲摄影师要么从事过军事板块,要么去过很多次圣地亚漫展。

等到穿着绿色套装的男人对伴随着几个威亚女郎华丽进场的黑色皮衣制服的金发女郎半跪求婚的时候,尽管视野神奇地未遭到遮挡,但我还是忍不住啪地推开了大门,激动得大喊:“你们怎么能穿正义联盟的制服!”

绿色制服的男人在我的怒斥声中迅速给刚刚求婚成功的金发女郎戴好戒指。

这群没有丝毫荣耀感的戏服爱好者面面相觑,离我最近的金发女孩憋着笑问:“我们为什么不能穿?”

“你们是复仇者!为什么要穿正义联盟的衣服!队长呢?!斯塔克呢?!斯塔克已经穷的连战斗服都没法提供了吗?!”

身后的摄影师干咳:“可是我们不是复仇者啊?”

我抖抖索索打开了通讯频道。

“头儿?”

“嗨,新兵蛋子!”嚣张的声音伴随炮火的轰响从那边传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报上你的方位脱下裤子乖乖挨揍,二报上你的方位象征性反抗,然后斯塔克给你们送点小礼物——比如把Galell(*传奇一代狗仔队之父)空投到那个红脸蛋恶棍的基地门口——”

我关了机,从后腰拔出组织发的枪抵住摄影师的头,恶狠狠说:“给我准备一架去纽约的飞机!不然我就杀了他!”

摄影师提醒我:“加满燃料的。”

“对,加满燃料!”我补充。

“其实我们还有更快捷的方法,”拨开人群穿着西装的黑发蓝眼的男人满是轻佻地对我说。

“我早就过了相信电话亭能穿越时空的年纪了!”

“不,我是说,你即使去也并没有多大用场,你还年轻,你的父母呢?知道你现在的工作吗?”

父母?

对,我有父母。

“你还记得你的工作具体是什么吗?”

我有工作?我不是个在教授手下毕业遥遥无期的研究员后备吗?

“你还记得你的家是哪里吗?”

我记得营养剂,一天接一天。

我是谁?

Hail hydra.

 

 

穿着蝙蝠侠轻甲的超人一脸严肃和复仇者们进行交接。

“解除暗示后,他们会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断层,并且极有可能在恢复期间丧失自主能力。”

“这个不用担心,”托尼·斯塔克明显还没从战斗状态冷静下来,也有可能因为战斗前刚宣布了和美国队长的公民财产合一,此刻很自信地打了个响指,“我对照顾中老年人还有点心得。”

斯蒂夫不确定托尼说的中老年人是不是自己。

 

 

我是谁?我在哪?这个举着饭勺的机械臂是干什么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149)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