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克拉克三定律③(完)

▎ooc/HE

▎按不住科学的棺材板系列


定律三: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布鲁斯,你老实告诉我,”克拉克满怀愧疚,连手肘都不敢放在两边的沙发扶手上,“你是不是……被谁威胁了才会这么频繁见我?”

布鲁斯咽下红茶平复呼吸:“为什么这么想?”

即使哥谭义警要威胁也要威胁克拉克,蝙蝠侠在瞭望塔给超人很多不必要的细节竖立信心,布鲁斯在电话里三天两头主动邀约提供大量实施机会,迪克时不时闪现在他俩会面的地方各种令人尴尬的暗示打趣,但是克拉克——

他直接跳过表白到了失恋阶段,并相当自以为是地表演’虽然我们当不成情人但是我们还是朋友’。

氪星人的行动力都这么强的吗?!你考虑过对方还在计划让你先达到第一阶段而不是想被动跳到第三阶段吗?!

“所以是……有人吗?”克拉克苦笑着说。“听着布鲁斯,经过这段时间,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如果他说了什么请不要在意,我们是朋友——我认为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布鲁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轻慢地眨动着眼睛:“我们是朋友?”

韦恩少爷怎么会和一个小记者成为朋友?就算这个小记者言行都在为正义发声,西装下裹着红蓝布料励志于世界和平,和蝙蝠侠默契十足,对布鲁斯的态度不偏听不盲从,心胸开阔眼界亦如是,小虎牙为本就甜美至极的笑容加分,对感情和人际的处理是适合超级英雄最高标准的婚姻对象……

随着他们作为战友时间的增长,在某次战斗中蝙蝠侠暴露身份的可能性简直是必然结果,他都能预见到蝙蝠洞被氪星人占领的画面了,鉴于阿福和迪克都那么喜欢他。

该死,如果不是氪星人的生理反应,布鲁斯·韦恩还真有可能和克拉克·肯特成为朋友。

但是不能以牺牲克拉克的感情为代价。

布鲁斯的结婚对象是谁都无所谓,人类披盔戴甲行走在黑夜,他的所有已经献给了哥谭这个永不饕足的泥潭。花花公子可以玩闹着回绝一切共渡一生的诉求,但如果要让小记者目送布鲁斯可能达不到人类平均长度的生命消耗爱意,那样对超人太残酷了。

“我们可以不做朋友吗?克拉克?”布鲁斯折下餐桌上的黄玫瑰,俯身别在小记者胸口,而两根普通的手指取走了克拉克的眼镜,超人茫然的蓝色眼睛展现出来。

“亲爱的,”布鲁斯将小记者的黑框眼镜按在心口,“我对你一见钟情!”

 

 


 

“他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超人有些暴躁地在瞭望塔值班室里飘着转圈,转到第四圈的时候出去拯救了一座火山下的小镇,然后回来继续转圈。“……或者是你的问题!你往他喝的红茶里倒了迷情剂!”

你才出了什么问题?!那么好的气氛你跑什么?!还有我都不知道你魔法抗体为零哪来的勇气看哈利波特?当恐怖小说看吗?!

蝙蝠侠板着脸对氪星人的指控明确表示了不悦。

“我没做什么。”

“B,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努力,但我们不能强迫无辜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无辜,哈维成为双面人前工资比你还高呢。

“你不能掌握一切!”

蝙蝠侠只掌握你的经济来源就足够了。

“停止你对布鲁斯·韦恩先生做的事情!”

哦,他对布鲁斯做的事情可多了,比如今早还强迫布鲁斯喝了阿福的蔬菜汁。

蝙蝠侠翻了个白眼。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和布鲁斯发展亲密关系,我有一个方案。”

超人立刻停止了躁动:“是什么?”

“让我确认一下,你的印随行为,必须面见到合适对象的全貌?”

“准确来说,是眼睛,眼睛能够传达的信息远超其他部位,所以我们更倾向于从眼睛进行本能匹配。”

好吧,听上去就和什么用鞋子当定情信物的童话魔法一样。

“距离对行为有影响吗?”

“距离从不能阻止超人……”

蝙蝠侠不知道贞操和秘密他该先担心哪一个。

“……不过我比起某些人来说懂得自律且尊重个人隐私,你可以不要用潜藏犯的眼神看我了,B,不是每个人都会很高兴在监控屏上看到自家农场的。”

蝙蝠侠镇定地将玛莎的农场监控窗口缩小:“这对稳定你的情绪有很大帮助。”

“你总是能在我想揍你的时候勒住缰绳。”超人叹气,“请尽快吧,蝙蝠侠,我和布鲁斯当朋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连你也对那个花花公子失望了吗?”蝙蝠侠问。

他知道那会是个否定回答,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听。

“不,蝙蝠侠。我早就说过了,他可能是最适合我的,我却不一定是最适合他的。”

克拉克当然否定了蝙蝠侠。

无外会是些小记者和韦恩总裁没有共同语言之类的话吧,蝙蝠侠想。

“我从没想过我会活到你们老去的时候,我不能因为和布鲁斯说过我是超人,就能心安理得地从他生命半途消失。”

——我只想在他的葬礼上,送他一支玫瑰,或者希望我的死讯,登在他永不会看的版块。

他们这些为保护而生的法外之徒,连死亡也怕伤害他人。

超人向传送器走去。

无法尽到人类婚姻的责任是真实的推拒理由,但还有大半原因,是为了蝙蝠侠。

一见钟情听上去浪漫,可发生在他准备打探蝙蝠侠择偶观的前夕就不是那么令人愉快了。

布鲁斯韦恩适合作为朋友,但世界最佳拍档才能理解彼此的全部。

哦,虽然他离理解B的全部还早着呢。

“——肯特。”蝙蝠侠叫他。

“说好工作时不要透露身份呢?B?”振作好心情的超人在传送台上望向呼唤他的方向。

蝙蝠侠摘掉了头罩。

“三天后,你的地盘见。”布鲁斯冲瞪大了眼睛的超人挥了下手。

 

 


三天后。

布鲁斯在孤独堡垒完成了最后的数据模拟检测。

“戴上它。”蝙蝠侠将环状的装置递给始终不说话,专注目光谴责的超人。

蝙蝠侠催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等你戴上它,就能毫无心理负担揍我一顿了。”

超人接过了能让他从阿芙洛狄忒陷阱中解放出来的装置,将它轻巧压在头上:“你说的好像我真的那么想一样。”

好了,现在他离太阳神的形象又进了一步,永远不会坠入黑暗了。蝙蝠侠不是那么高兴地想着,拒绝承认自己参考了某些象征大于使用的冠冕形象做出了最终的实物。

将离奇的轨道扳回来吧,你这代表希望的奇迹已经不需要一段命定的爱情来为传说添砖加瓦了。

 

 







 

 

蝙蝠侠的脸被超人的双手捧住,面罩被取下,钢蓝色的眼中有着他不自觉的怅然。

“亲爱的,”超人微笑着抵着蝙蝠侠的额头,“我对你一见钟情。”






氪星不愧是科技水准领先地球好多的科技侧啊,这一见钟情的能力太靠谱了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201)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