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克拉克三定律②

▎ooc/HE

▎按不住科学的棺材板系列

 




定律二:要发现某件事情是否可能的界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界限,从不可能跑到可能中去;

 

 

布鲁斯坐在韦恩庄园的餐桌前心如死灰。

“希望您不是做了什么蠢事,少爷,”阿尔弗雷德给难得早起的布鲁斯呈上煎蛋和蘑菇。“自从您有了同伴,我对您的期望就越来越高了。”

“没有。”布鲁斯迅速回答,语气和瞭望塔里回绝超人聊天意向时多了几分心虚。

“和肯特先生有关吗?”阿福老辣地问。

“无关!”布鲁斯的声音有些不必要的大。

阿福扫视了一遍他从小看到大的韦恩少爷。

“所以,您对他表白了?”他有条不紊给黑眼圈的布鲁斯杯子续上橙汁。

“我没有表白!他失恋了!”这是事实,但是连起来好像不太对,“他说喜欢布鲁斯!然后我失恋……我没失恋!为什么要我对他表白!”

“大概因为您和他志趣相投,而且肯特先生比大猩猩要好上几千倍。”阿福波澜不惊。“对一位堪萨斯长大的记者而言,十次约会后也可以进行下一步交流了。”

“……’布鲁斯’就不能有个朋友吗?”

“我可不会去关注哪位战友是否用私人餐具招待了同事,也不会特地寄去一打定制袜子就为了取笑别人的品味,”阿福指出,“就算对英国人来说,那也太过了。”

“我是为了监控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人物!万一因为别人嘲笑他的袜子有多么不合时宜就让他恼羞成怒要毁灭世界呢?!”

饶是阿福带大了大半蝙蝠家族的成员,此时也有些怜悯自己居然服侍了这么一位主人:“恕我直言,布鲁斯少爷,您每日同疯子打交道,见过希腊诸神,去过亚特兰蒂斯,远足直出银河系旋臂,时不时往来于三十世纪和冰河时期,工作地点在哥谭,北极,外太空交替,前不久还拯救了世界——Again——和超人一起。”

外有达克赛德和布莱尼亚克,内有一群超核战力的联盟成员,论威胁总算抵得上一个超人了吧?然而布鲁斯少爷最关注的的还是肯特先生,监控联盟主席比监控幻影地带还勤快。

“时至今日,您仍然认为肯特先生是世界最大的威胁,这不得不让我佩服您的忠贞不渝。”

“所以超人的姓氏中间要加上韦恩了?”被布鲁斯叫来的迪克刚才大气不敢喘,只顾着往嘴里塞培根和香肠,现在忍不住插话。

“忠贞不渝就不该和我出现在一句话里!别听阿福乱说,好好吃你的早餐!”布鲁斯抗议。

“好吧。话说你叫我回来是为了干什么来着?”

“等会要你们见个人。”

门铃响了,对讲机里传出那位肯特记者的声音。

“早上好,布鲁斯,……呃,感谢你昨天的邀请,不过十点钟请我来你家吃早餐是不是太晚了?”

迪克先布鲁斯一步撞开椅子就往门厅跑。

“今天是圣诞节!!”

“记得叫克拉克叔叔!”布鲁斯只能对迪克的背影喊。

阿福扬起了眉毛。

等到迪克以过头的热情拉着小记者入座时,阿福非常不合时宜地在餐车上加了一瓶香槟。

“克拉克不喝酒!”布鲁斯这样说着,给肯特先生介绍在座的家人,并且在克拉克因为美味瞪大眼睛后,慷慨承诺韦恩家永远给肯特记者留了客房。

等到早餐结束,装模作样拿着报纸的韦恩先生不到一刻钟就被相谈甚欢的迪克和克拉克集体推出了门,看样子午饭要在水族馆解决。

阿福擦拭着香槟瓶身,叹了口气:“总有机会的。”

 

 

 

“我在想我要不要干脆拜托迪克算了。”

“什么?”

“你当初只说会帮我拿下韦恩家的某个人,我可以拜托迪克当我的五分钟男友。”

哦迪克会高兴地让你在五分钟内签完他所有的超人周边,包括很不得体的内 裤。

“迪克姓格雷森。”带着蝙蝠侠装备的韦恩少爷在心底和他一众爱逾生命的养子和老管家偷偷说了很多遍我爱你们和对不起,“严格来说,他不算韦恩家的某个人,他和布鲁斯断绝关系后才去的布鲁德海文。”

他的难过被一杯暖暖的、充斥奶香的、深褐色已经被中和成米褐色的咖啡打断了。

“不。”他嘴角下撇到足以让氪星人明白不悦的弧度。

“没有'不',我坚持,B。”超人自认为非常有威慑力靠近蝙蝠侠,在这种小事上他总比某个黑乎乎的家伙更有胜利的把握。

感谢玛莎,蝙蝠侠喝下去了。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200)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