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克拉克三定律①

▎ooc/HE

▎按不住科学的棺材板系列

 

 

 

 

定律一:如果蝙蝠侠说,某件事情是可能的,那他会是正确的;但如果布鲁斯说,某件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他也许是非常错误的;

 

蝙蝠侠最近非常焦躁。

他怀疑自己有可能陷入了某种会被同事打死的感情陷阱。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先生?”布鲁斯在和星球日报王牌露易丝交谈,或者单方面胡搅蛮缠的空隙里对拘束在土气西装里的超人眨了眨眼睛。他当然知道克拉克是超人,孤独堡垒是他除了蝙蝠洞和瞭望塔外的第三工作地点,你能指望蝙蝠侠对堡垒的主人一无所知吗?

这是第二次在露易丝采访的时候见到超人了。

“克拉克,克拉克·肯特,韦恩先生。”从进来后就发呆的小记者有些慌张,却出人意料接了上话,“您对于接下来与奎恩集团的合作持保留态度,是因为,呃,上星期与奥利弗先生在佛罗伦萨机场的冲突吗?”

当然不是,只是他必须要让卢修斯来挽救哥谭宝贝的投资眼光。

“我真的没想到奥利弗不肯把专机卖给我,害得我和我的丽萨不得不多等了十分钟。”布鲁斯忧郁地侧过脸,完全是个被惯坏的富家少爷。

露易丝在克拉克低头速记的时候完美无缝衔接继续轰炸:“您可能会因为这次不愉快的经历转而更换合作对象吗?”

“如果卢修斯不捣乱的话!”布鲁斯气鼓鼓地回答,“为什么不能和莱克斯集团合作呢?他们给我看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露易丝眯起眼睛:“愿闻其详,布鲁斯先生。”

 

等到第三次、第四次看到克拉克的时候,布鲁斯终于没法玩“你叫什么名字这位陌生的先生”的游戏了。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第五次见到克拉克,并且和他因为等待女伴补妆,而在街边餐厅进行了一次小访谈,结果气走了女伴时,这种预感越发强烈。

 

第六次他在宴会开始后拐走了克拉克,在台球室,伴随着夜雨和香槟,聊起了电影。

这不可能。布鲁斯用枫木球杆胡乱拨弄着二号球(*蓝色)撞上八号球(*黑色)。

小记者不会台球,也没管自己玩的开心的布鲁斯,只和他一起望着窗外,听宴会上沉闷的欢呼。

这不可能。

 

 

超人最近有些烦恼。

“B,”他飘进瞭望塔的值班室,“你失恋过吗?”

“没有。”蝙蝠侠致力于直截了当堵死一切闲聊的可能。

“我失恋了。”

“……”布鲁斯昨天才和克拉克进行过第十次意外交流,这段时间没有任何迹象表示超人沉浸在了一段感情之中。

蝙蝠侠将转椅气势汹汹转向超人。

“是人类?露易丝?”

“没有超出你的认识范围!”超人开玩笑回答,然后在蝙蝠侠的注视下垂头丧气,“是布鲁斯·韦恩。”

胡说,你没给过布鲁斯花,也没给过他戒指,更没说过任何一种语言的表白。

等等。

“正义联盟的注资人?那个布鲁斯·韦恩?”蝙蝠侠难得使用了疑问句。

“是啊。”超人回答。

蝙蝠侠从克拉克的堪萨斯体育成绩一直思考到昨天克拉克如何用热狗解救了布鲁斯:“什么时候?”

“不会有结果的,B。”超人有些难过,似乎连红披风都垂下了边角。“我能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只是时间会久一点而已。”

“久?他对你的影响这么大吗?”蝙蝠侠追问;“如果会影响到联盟的运转,我有个方案——”

我的方案保证无论你随便拿着什么花,往布鲁西宝贝面前一站,他都能将你夸成天上的星星。

然后不出两天,你就会认识到布鲁斯·韦恩无一是处,自然能摆脱这段失恋的阴影。

“不一样,B。氪星人和地球人不太一样。”

“我会——我们的潜意识会更直接告诉我们,就是这个人了。”超人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个拿着大部头滔滔不绝的学者了,“大概就是人类的一见钟情。”

“特定对象的印随行为,所以你非布鲁斯不可。”蝙蝠侠干巴巴地说。

“倒也不是这样说。”超人有点不自在,“他会是最适合我的,可我,well,不是最适合他的。”

莫名的怒气让蝙蝠侠有些焦躁,超人性格温和,但是如此被动,轻言放弃,万一遇到胜负难料的对手,他是不是也会放弃地这样干脆?!

理智死死拉住他:你知道他会为了人类战斗到最后一刻!别这么侮辱一个值得尊敬的英雄!超人当然会去追求他的命·中·注·定,尽管布鲁斯只是个不值得人爱的公子哥……他刚刚说爱了吗?不,哥谭宝贝连喜欢这种情感都是奢侈。

“爱情不是我们这种身份的全部,不是吗?”超人伤感地说。

蝙蝠侠终于明白这个外星人的脑回路了。

“你要为一个挥霍无度的花花公子,一个娱乐版上的笑料草包,放弃你的——你其他发展感情的对象?”

“我们俩对他的印象有些误差,布鲁斯没你说的那么糟糕!……不过差不多。”狡猾的超人将长长的睫毛映上蓝色的眼睛,忽闪几下,蓝色的湖面便多了几只惆怅的枯枝倒影。

他的嘴唇被舔地润泽,此刻更孩子气咬着口内的肉,又像老人一样对自己的爱情宣判死亡。

“——我只想在他的葬礼上,送他一支玫瑰,或者希望我的死讯,登在他永不会看的版块。”

“我想亲吻他的一切,除了他。”

带着黑色尖爪的手套过度亲密扯住了超人的领口,将这外星造物以一段平滑的轨道拖向凶兽。

“去追他。”蝙蝠侠咬牙切齿,用克拉克觉得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逼迫联盟主席,“去让他意识到他非你不可,让他摘下你的眼镜,让他滑稽的猎艳名单被你折下收藏,让他给予你他所剩无几的爱情!就算是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蝙蝠侠松开超人,两人之间的距离被受惊的氪星人瞬间拉到监控室两端。

头顶尖角的恶魔再次冷酷地威胁。

“你,去给我把布鲁斯·韦恩追到手。”

超人在房间另一头底气不足大声喊:“你知道我现在用超级速度按倒你,能用遗忘亲吻让你忘了这档子事的吧?!”

“如果你能完全删除监控,TRY ME。”

“你不是玛莎——我不用你负责我的感情生活!”

“Son,”蝙蝠侠嘲讽他,“姑且稍作提示,进联盟的时候需要签署协议。”

“你是说在一群天启魔的包围下,戴安娜喊的:'Follow me to Victor!'吗?”

“你的那份是我代签的,鉴于你信任托付给我的孤独堡垒的权限。”蝙蝠侠忽略他继续说,“第十总纲十七条小标五,联盟有权对成员的生活进行部分协调工作,当然需要一些其他前提项和其他后置补充。

——我当初就帮你申请了几份。”

卡尔艾尔,今年二十七,上天入地多功能神奇氪星人,因为一次寻常的瞭望塔值班期间的闲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迫之中。

“别——B——Batman——”

“我会——我会帮你,”蝙蝠侠艰难挤出承诺,“帮你拿下那个韦恩家的——”

“好了B你不要勉强自己了。”他吭哧半天,反而是超人同情打断了蝙蝠侠憋半天没憋出来的句子。

为啥他那么紧张,还生气?卡尔想,明明该生气的是我啊?

 

 

搭嘎可以搜一下克拉克三定律,千万别被我带跑了

 
标签: 蝙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234)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