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能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
以凡人之心,
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
你,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鄙嘲光明而奋起的阴影,钻辉切面,
欢宴中游走的恶德,贯穿理性的始终
请以冷酷吻我,请以戒痕杀我,请让人类爱我

【蝙超BS】当我们在谈论蓝大个的精神体时蝙超在做什么(下)

▎只想撸一把精神体,设定杂糅,些微绿红

▎不是每个人都有精神体设定,只是正联默认都有

▎蝙蝠侠的精神体怎么可能是蝙蝠嘛,这不和七元老有七个一样不合理嘛



在蝙蝠侠快要清空中型动物名单后,他终于遭到了克拉克的反击。

这凭借力量就肆无忌惮的氪星人,在布鲁斯大少爷从一个昏昏欲睡的会议上摸去卫生间醒神时,突然从布鲁斯镜子里的倒影出现。

“蝙蝠?”

“不要在公司这样叫我。”布鲁斯条件反射反驳。

超人认真到有些做作地打量他,然后更加做作地叹口气飞走了。

布鲁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克拉克刚才的蝙蝠不是在和他打招呼——特地堵在卫生间打招呼实在太gay了点——而是一场注定分个胜负的宣战。

 

 

不过这场战役的中间休息环节来的太快,二十分钟后常态早退的布鲁斯在他的车里和氪星人面面相觑。

 

 

“是这样,”克拉克只能示意司机位的老管家实在是位无可匹敌的强者,“我原本想在你上车的时候飞过来问点小问题,但是阿福直接给我开了车门。”

作为堪萨斯的小镇男孩,超人根本不敢和老管家有半秒僵持,乖乖被阿福关进了布鲁斯的车后座里。

“衷心感谢您不却薄面。”阿福回答,行车极稳。

克拉克腼腆笑笑,布鲁斯的蝙蝠感应警铃大作。

称职的记者从红披风里摸出一个本子。

“蝠鲼?”

“金雕?”

“信天翁?翼手龙?”

“我做了些小调查,群众普遍认为布鲁斯·韦恩是个没有精神体的普通人,但是不少犯人都声称蝙蝠侠有一双巨大的翅膀,黑色的,鉴于你早些时候还给自己抹眼影,这条没什么用。并且会滑翔,哦,这条也没什么用,你知道自从亚瑟出现后有部分人认为你是上次入侵的鹰族人吗?”

“布鲁斯老爷尚属人类,我可以保证,克拉克先生。”阿福说。

“谢谢你,阿福。”

蝙蝠侠绝不认输,布鲁斯从牙缝里挤出单词。

“巴巴里狮。雪豹。兰波格犬。”

“听上去是在夸我。”

“呵。”

“……白头海雕?”

 

 

“我发誓!就算我们是世界第一拍档!我也不能忍受你的精神体是这种玩意儿!”超人一边将两个黏糊糊的双头鸟砸到前赴后继涌上来的敌人脸上,一边对通讯大吼。

“蝙蝠侠,没有,搭档!”蝙蝠侠将钢骨的存盘体连上已经和植物同化地差不多的操控台,反身又是两镖爆开偷袭的食人花。

“这话可有点伤人了!”夜翼大胆伏在主控室机体背后,用双棍撬开暗门。

“是的,我觉得我们俩需要小甜饼做补偿。”

“你一定要留下来吃晚饭!suuuups!”

“我要杀了你们。”蝙蝠侠阴沉着脸翻进他的蝙蝠战机里,超人扛着迪克迅速拽起战机飞离将要爆炸的敌方军舰。

“别担心迪克,你是个好小伙/不要在意超人,他舍不得对你动手!”

 

“我也不认为翻儿童动物世界画册有用。”

 

“看在你的拉奥的份上!”蝙蝠侠带着呼吸罩被超人从粉红色的棉花云朵里拉起来,闪电侠已经和巨型小马宝莉玩起了猜猜哪个蹄子能碰到我的游戏。“就算你已经够不科学了,你的精神体也千万别是童话女王的子民!”

亚瑟举着他的三叉戟,召集美人鱼们推动饼干浮岛去堵住深海漩涡。

 

X光看不到精神体。

“你觉得他看到我们了吗?”克拉克窝在小巷里,他身边还有康纳和红罗宾,三个人小心翼翼探头去看远处废弃的大楼楼顶被用线吊住挣扎的人形,蝙蝠侠的日常拷问。

“如果您一定坚持要用相机的话,是的,老爷应该已经知道了。”阿福在红罗宾的通讯频道里说。

“哥谭采风。”克拉克面不改色对两个小辈说。

 

 

在又一次破灭了镜子大师专为精神体设置的骗局后,一切如常,蝙蝠侠仍旧守住了自己精神体的秘密,超人在战斗中表现完美。

然而瞭望塔还是需要值班。

超人抱着两杯热咖啡满足地不想撒手,蝙蝠侠为了人设没有催促他。

这一个月以来他俩为了揭穿对方都用出了很多手段,至于被几个好收买的小报报道【哥谭第N次惊现超人】以及【布鲁斯韦恩频频走访大都会街边小店】的具体内容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我看到你的精神体了。”超人在座椅里率先发起挑战。

“说说看。”蝙蝠侠懒得上这个当。

“……”超人谨慎组织了一下语言。“B,你知道关于送子鸟的故事吧?”

“白鹳,哼。”当然不是他的精神体。

“据说它们会送天使给想要孩子的家庭。”

布鲁斯等了半晌下文。

“And?”

“拉奥在上,我发誓,”克拉克难得不好意思,“我不会把鹳鸟在送你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你的翅膀没有消失的猜测告诉别人的。”

布鲁斯瞪着认真严肃的克拉克。

我是黑暗,我是恐惧,我是恶人的梦魇,我是暴力的拥趸,我是蝙蝠侠!不是个给翅膀染色的天使!

“然后,我呢,情况有一些特殊。”

布鲁斯迅速把反驳的话咽下去。

“我对于精神体的出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期待,光是超人的小问题就足够让青春期的克拉克焦头烂额的了。”

他有个寂寞的童年,那时的克拉克无比想要一个同伴,等到他将要拥有它时,克拉克又觉得这个期待不是那么好了。

谁都不知道氪星人有没有精神体,而这个精神体会不会伤害到其他人。

怀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情,克拉克终于觉醒了。

“那真的是一场灾难,精神体无法碰触物质,所以它在睡梦中穿过墙壁将乔纳森的老伙计压在了身下,直到玛莎和乔纳森穿过它把我叫醒。”

“它很大,那么显眼又那么特殊,我只能带它离开,陪着它飞到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然后一点点拉远我们之间的距离,将所有的不寻常都和克拉克隔离起来。”

但是我知道它在那儿。

超人微笑看向瞭望塔的窗外:“我很喜欢它的颜色。”

“我喜欢瞭望塔,布鲁斯。”现在他又是那个说话没头没脑的小男孩儿了。

我知道你喜欢瞭望塔窗外的景象。

瞭望塔之前没有人能看到你所看到的,瞭望塔建成后,你终于不必孤独漂泊在外太空,而是可以和正义联盟的人随口说:“今天这块儿的宇宙垃圾好像清理的差不多了?”

“你认为自己能永远藏下去吗?——”蝙蝠侠低声问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哦。

他迅速将上一场战斗时的区域卫星监控调出来,配合基地日常光谱和声呐检索,最终得到了一张超现实的图像。

由微妙立场线条组成的,一只游荡在星球外部的鲸鱼。

它在万丈高空之外,浮游于星海之上,潜藏在云雾之中,永远在克拉克的头顶,迎接他的目光。

只要人们抬头看向天空,就会看到超人。只要克拉克抬头,他就能看到它。

克拉克从来没有藏起过他的灵魂,只是世人从来都只将目光留在浅滩。

“现在,你找到我了(Now,you found me.)。”超人用热视线给他俩的咖啡加热,将其中一杯推给布鲁斯。

 

 

 

 

 

▎我给大家表演一下彩蛋:

“鹿?”睫毛好看。

“猫?”眼睛好看。

“柯基?”屁股好看。

“蜜蜂?”甜。

“熊猫?”世界宝藏。

▎“你真的不是天使?”

“不。”

▎老爷精神体是阿根廷巨鹰,已灭绝,翼展可达7m,肌肉超标只能滑翔

因为比老爷还高所以恐吓人只能这样↓



▎后续就是飞鸟与鱼了

▎他俩结婚一点也不秘密

▎感谢群里小伙伴对蝙超两个人精神体的踊跃猜测,稍有化用,十分有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2)
热度(478)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