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我刹车贼6



蝙蝠侠永远都有计划,多年前他就写好了对光明的嘲讽颂赞,所以那慑人的天神未曾让他头脑空白。
他回想起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尖刻的长句,将暴力和恐惧塞进急需鼓动的心房:
我以何物向往荷马的玫瑰呢?
以我残缺的灵魂,
以我日昼暗涌的愤懑,
以我在永夜中无用的嘶吼,
以我向上伸平的手,却不能够到弥俄尔的长剑,驱逐所有的罪恶,庇护无辜的人类。

我以何物爱你?
以钢铁之躯,以凡人之心,以被强加的神名。
他们对你酒杯中的黄金视而不见,你钢蓝色的眼中,是人类永不屈服堕落的不坠之城。

蝙超贺年Day.04当我们在谈论蓝大个的精神体时蝙超在做什么(上)

▎只想撸一把精神体,设定杂糅,些微绿红,略长分为上下

▎不是每个人都有精神体设定,只是正联默认都有

▎蝙蝠侠的精神体怎么可能是蝙蝠嘛,这不和七元老有七个一样不合理嘛

 

 

 

 

起因是超英论坛上的粉丝们总结的年度帖:又到了雪花飞舞的季节,让我们来盘点一下今年的十大战损冠军吧

贴主自称是某战后重建主要承包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统计的数据大部分属实,隔壁贴【超英战斗力排行】地址已经自觉给好,本帖只提供数据。

首位是超人,以三场战役排在榜首,分别是达克赛德入侵,布莱尼亚克入侵和不明玩具机器人入侵,超人都负责了最主要的力量输出;

其次是绿灯侠,两场,一场是对抗黄灯军团,一场是某秃总人为制造的精神体暴动,所有人都对他那只仿佛开了绿光高达的飞鼠精神体印象深刻;

神奇女侠,一场,她和敌人豹女在毒藤女布置的原始森林版哥谭进行了惊天动地的战斗,她的精神体,能请求雅典娜神迹的猫头鹰在豹女的专场给戴安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然后是闪电侠,据他在和绿灯侠吃饭时的餐厅闲聊泄露的消息称,他和逆闪电的战斗搞没了世界十大奇迹之一;

超女,她在布莱尼亚克的入侵中被掳走,所有人都看到了布莱尼亚克的飞船是如何被暴走的银龙拆成了两半;

钢骨,他完全是无心之失,达克赛德入侵是他的首场秀,他的精神体猎豹被庞大的信息流经过后受到了惊吓,让华尔街停电了2秒;

海王,夫妻吵架,他驾着白鲨离家上岸,不料在码头遇到了某秃总的投放能让精神体暴动药剂的队伍,成功成为了第一个中招的超级英雄,然后引来了鱼潮。

大屏幕上投影的帖子还在不断刷新来自基层工作者们的数(猛)据(料),联盟会议室非常安静,大家都在低头装作反思的模样。

蝙蝠侠并不打算看,因为他有更详细的,联盟成员不在地球和不在现有时空活动的战后清单。

“显然,你们的精神体和你们一样缺乏训练和有效的管制。”他将死亡目光挨个投向被帖子点名的在场人员。“除了超人,几乎大部分的破坏都是由你们的精神体失控造成的。”

神奇女侠先闪电侠一步提出异议:“我的斯蒂芬妮帮我赢得了战斗!”

“如果战斗没有由你的猫头鹰引入毒藤女控制的哥谭的话。”蝙蝠侠说,“闪电侠,你的仓鼠能克制啃食的欲望,我想摩纳哥神庙里还会多一个奇迹。”

超人不知道他该不该像个被夸奖的孩子一样把胸膛挺起来。

“至于你,超人,”当然,蝙蝠侠从不给人鼓励,“你的战损不需要精神体再来插一脚了,为了更好地进行针对预防,是时候告诉我们你的精神体是什么了。”

超人露出一付无辜的神情:“你说的是——”他用氪星语弹出一串音节,“——吗?”

“别和我装傻,卡尔-艾尔。”蝙蝠侠丝毫不吃这套。

“我看不出有这个必要,”超人拒绝的非常干脆。“我不能扰乱他们的乐趣。”

“谁?”蝙蝠侠追问。

“呃……”绿灯侠永远英勇无畏,“我们开了个赌局,虽然没想到你早就知道超人,但是,是的,我们赌超人的精神体是什么已经很久了。”

“赌注总价值已经追加到能支撑几个扇区来回旅游了。”

“而且我们都不知道你的,B,”超人温和地说,“精神体只能被人眼观测,被精神体感知,你隐藏这么久都没有问题,我看不出来打断这个赌局的必要。”

“我们不介意你们两个一起说出来!”绿灯侠再次抢话。

蝙蝠侠眯起了眼睛。

“别玩这么幼稚的游戏,超人。”裹在蝙蝠战袍里的侦探说。

“或者我们交换一下秘密?”超人再次露出无辜地让人心烦的表情。

 

钢骨偷偷在赌局更新一条动态。

蝙蝠侠要出手了。

顿时群起波澜。

 

“我觉得我们要玩完了。”巴里和他的小仓鼠一起忧心忡忡。

向来坦荡的女神大力拍着绿灯侠的肩膀:“相信蝙蝠侠,他虽然是人类,但是一定能把超人的秘密找出来!”她的猫头鹰安慰衔起哈尔的飞鼠,找了个够高的角度让飞鼠准确命中了闪电侠,的仓鼠。

绿灯侠生无可恋:“我相信那只大蝙蝠啊!!啊我的钱!巴里!我还以为这次能给你房费呢!我还以为能带你和你侄子去隔壁扇区看月亮们呢!”

“我以为我们这儿唯一的月亮已经足够沧桑好看了。”巴里也有点丧气。

“为什么没人猜蝙蝠侠的精神体是什么?”亚特兰蒂斯的人陆地上的人不太一样,海王的精神体是鱼尾巴,经过刚才的会议室风暴后,此刻一只金发碧眼的男性人鱼心有余悸躺在沙发上。

没办法,人鱼的腰椎和坐姿不兼容。

“肯定是蝙蝠咯!”其他人异口同声回答他。

 

 

又是一个雨夜,哥谭伴随着偶尔几声枪响,和昏昏沉沉的灯火一起,静谧燃烧着不为人知的罪恶。

鲍勃感觉自己有些气喘,他的头发向下聚汇着掺了油的雨滴,眼睛感觉要随滞积的血液从眼眶里蹦出去,全身被一根不知道有没有质检的绳子倒吊在一扇碎掉的玻璃窗外,水从裤管渗入,和地面的距离足够让他的脑袋摔个粉碎。

不过别担心,谁都知道蝙蝠侠的不杀原则,鲍勃还能恶意安慰自己给那个都市传说炫耀了一把自己的鞋底花纹。

“你还要保持沉默?”黑夜的怪物对鲍勃低吼,天哪,比起前几年家常便饭般的骨折和胖揍,这怪物如今连用词都温和了很多。

“看样子你今天心情不错,伙计,”鲍勃坚持压迫自己的喉咙吐出回应,“不过干我们这行偶尔还是需要信誉的,总之,呸,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浣熊扒在他衣领上,可怜兮兮叫了一声。

他涨红了脸,听见上头那个怪物用有限的嗤笑表达了无限的嘲讽。

远方闷闷传来雷声,鲍勃几乎要觉得这是个无聊的夜晚。

“最后一遍,”他被猛地拉上去,眼角勉勉强强能看到怪物的轮廓被接连的闪电照亮。蝙蝠怪大概已经耗完了耐心,可是世界上没有什么能让混吃等死的无赖鲍勃松口——

巨大的漆黑双翼在怪物身后张开,每一根突出的翼尖都带着能戳穿鲍勃肺和心脏的尖锐,延展开的极端压迫在雨幕中愤怒咆哮,这怪异扭曲的画面将伴随鲍勃整个后半生的噩梦。

“你从老约翰那里偷走的东西是什么?”

鲍勃尖叫了出来。

浣熊掉了下去。

 

 

顺利从小混混那里得到线索后,蝙蝠侠回到了蝙蝠洞。

自从知道联盟确实有个赌注存在的消息后,很多信息就能串起来了,比如现在,他的第一任罗宾抱着他的精神体,一只浅色伯曼猫,兴高采烈在和屏幕那边的芭芭拉聊着什么。以前蝙蝠侠肯定不会关注孩子们之间交流的感情内容。

“……现在下注最多的是犬类,”迪克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可是我想了想,为什么不能是大型的肉食动物呢?而且超级女孩已经证明了神话生物是可行的!”

他的猫又甜又娇蹭着他。

“嘿,注意点男孩,我可是在猫科这边下了注。狮子怎么样。”芭芭拉在屏幕那边晾指甲。

摘下头套的布鲁斯往浴室走,他听着迪克兴高采烈的声音,敲了敲内置入的耳机:“你当时真的觉得假装自己不了解地球的精神体是个好主意?”

“我没有假装,我确实不了解。”耳机那边加班加点的小记者低声回答。

“你了解的是氪星的精神体。”布鲁斯在心里一份名单上记了几笔。

“我没有这么说。”

“那就是地球的精神体。”

“不。你要自己找,布鲁斯,我是超人,我很公平,我知道你不在意赌注,你就是忍受不了隐瞒。”克拉克喝着咖啡,计划在办公室睡一晚。“尤其是我的隐瞒,超人的隐瞒,你总是想象威胁。但这次不行,没有提示,NO。”

比你老板好多了,他安慰自己久坐的腰,哥谭富豪先生还要雨夜外出打工,你坐在办公室里还有热腾腾的咖啡喝。

“他们已经要去烦扎塔娜要魔法生物大全了。为了联盟某些成员的安全,我觉得我有必要走下捷径。”布鲁斯快速冲了澡,多年来的训练让他尽可以嘲笑淋雨会诱发的风寒。

“嗯哼,我就听听,扎塔娜小姐很难说没有乐在其中。”

这就是和除了铅和氪之外无可阻碍的超人对话的乐趣了,信息的斩获上他们势均力敌。

“你是真的把’超人的精神体是什么’当做乐子去吊他们的胃口了吧?”布鲁斯只在冲头发的时候让自己口齿不清了片刻,他裹着浴袍出来,端着老管家预留的夜宵往楼上走。留心了肯特,你挑衅的不仅是能从小混混偷的茶叶上发现走私团伙路线的侦探,他还是能掌握你假期和奖金的老板。

“我没有。”克拉克掩饰不住地偷笑。

迪克目送从回来后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养父离开,心情复杂对芭芭拉说:“我们要不要顺便再开个盘?我感觉阿福的梦想好像已经实现了。”

“……”芭芭拉发给迪克通讯器一个地址。“只能下注一次,顺便我压的是他俩已经秘密结婚了。”

 

 

“不得不承认您的求知欲之旺盛对我也是平生罕见。”阿福重重将餐盘磕在布鲁斯老爷将就趴伏一宿的床桌空地上,实木和金属发出好一声响。

布鲁斯和耳机那边的“佩里老大我没有睡着——”的哀嚎一同猛然惊醒。

几本有关精神体的老书从床上掉下,在彻底趴在床桌上睡死过去之前,布鲁斯已经整理出了一份名单,并且划掉了名单上的部分内容。

“早啊,布鲁斯,顺便替我向阿福问好!”小记者已经清醒过来,开始整理桌子了。

“早,肯特。早啊,阿福,有个外星人很关心你的身体健康。”布鲁斯老爷打着哈欠,伴随阿福的“我的荣幸”,尽量不畏手畏脚在阿福的注视下溜进盥洗室。

进了浴室才发现自己今天起得很早,早到小记者还是办公室唯一的员工,远远没到阿福的底线。

他恨恨挤着牙膏,二十多年过去了,阿福仍然是玩弄人心的好手。

“我今天没什么活儿要干了!”那头的氪星人含着漱口水欢快地宣布,“你那边的走私犯需要协助吗布鲁斯?”

布鲁斯当然不需要啦,克拉克天真的想,不过出于对朋友的关怀他会帮布鲁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不——我需要。”

克拉克咕嘟咽下一口漱口水。

“什——”

现在心情愉快的变成了布鲁斯。

“我当然需要了克拉克。”哥谭阔佬将甜腻的肯定闷在热毛巾后面。“宝贝儿,我需要的帮助可多了。”

 

 

克拉克面无表情对着举到面前的花菜。

布鲁斯保持微笑和叉子。

“看看巴里,你就该知道靠食物偏好猜精神体有多不靠谱了吧?”

“我知道,但是这样能让我保持好心情。”

“我们的友情完了,布鲁斯。”

“对让你能光明正大翘班的老板不该有更多的包容吗,肯特?”

“你就非要让人生气,是不是?”克拉克挥开布鲁斯的叉子,看上去十分大力地铲着自己的南瓜土豆泥。

鉴于克拉克的勺子和作为容器的南瓜并没有同归于尽,所以布鲁斯继续安心享用自己的饭后甜点。

不可否认自从超级女孩展露了幻想生物龙作为精神体后,蝙蝠侠对超人的精神体也抱有过很大的期待和防备,但是莱克斯,这位超人可敬可憎的对手,在冲着联盟和全市喷洒了空气含量超标的刺激精神体躁动气体后,首当其冲的克拉克居然是在场唯一一个保持住理智并且赢地非常轻松的人,这让蝙蝠侠某方面安下心来。

但这不代表蝙蝠侠会放过他不知道的秘密。

“快,告诉我吧,童子军先生,”布鲁西宝贝的声线下是蝙蝠侠可怖的威胁和诱拐,“我不希望我们工作的地方会因为你的隐瞒发生什么意外。”

克拉克双手抱着热可可杯子,只用蓝眼睛对着他的老板说’不’。

“没有人见过你的精神体,那么我假定它体型非常易于隐藏或小巧,你的青春期意外频频,不过基本都能和你的超能力对的上,卡拉开拓了联盟的视野,虽然戴安娜的猫头鹰和亚瑟的尾巴已经告诉了我们世界未知的东西还很多。”布鲁斯紧紧盯着克拉克,这可比昨晚的审讯难多了,无人敢质疑超人意志之坚定,而且超人的眼睛实在太蓝了。

他的黑框眼镜根本挡不住这蓝色,拙劣的伪装让蝙蝠侠有些躁动。

“布鲁斯,”克拉克还用可可杯杯子底对着哥谭人,“就……无论怎么样把克苏鲁划掉好吗?”

“你的精神体会隐身吗?”布鲁斯依言划掉了清单某行。

克拉克和可可杯子一起砸在了桌子上。

 

 

现在瞭望塔随时随地都会有一个蝙蝠侠向主席先生提问了。

“鹿?”

“猫?”

“柯基?”

“蜜蜂?”

克拉克在接连受到惊吓意外损坏围观热闹群众的拍摄装备后,终于不堪其扰躲进休息室,把自己塞到戴安娜身边。

“他的强制欲简直没救了戴安娜!”克拉克这样对神奇女侠抱怨,“我现在生怕在报社也有个阔佬跟我挤工作单间,就是为了看我不得不缩成一团的样子。”

“你知道吗戴安娜,我觉得他讨……”

“熊猫?”主席被气势汹汹砸到面前桌子上的文件吓得窜离了座位,罪魁祸首用一秒确定了他的反应,然后失望地消失了。

克拉克能看出蝙蝠侠的失望,为什么蝙蝠侠看不到超人的愤怒。

戴安娜安慰克拉克:“我觉得他很喜欢你。”

“他恨我!”克拉克有点咬牙切齿,离沙发又高了五厘米,让神奇女侠转眼就能直面他的胸。

戴安娜结合了一下布鲁斯猜测熊猫的意愿和这个胸部,再次肯定:“不,他爱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324)
©刀笔添凉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