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笔添凉锈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带卡搞事接龙】15号脑洞拓展

▇这是一个搞事不止的接龙文

▇第二棒 @S0 

▇已经确定是很带感的黑泥了

▇标题废是我





他披着斗篷,分不清裸露的肩膀和在这种阴冷的天气中完全没什么用处的防水布料哪个要更冰冷而又廉价一些。

 

纯粹的能量构成的各种物质还在纷纷消耗着它们的形态,外力造成的地貌改动使这片土地完全陷进坍塌的动静中。

 

只有他还‘存在’着。

 

他不去看远处可能埋没在几十米泥土中的同伴们,沉默着打开呼叫器。

 

【赤之终。】

 

他罕见温柔笑了下,一看就是七代发的通告,被大文豪教导出来的弟子哪怕深知一个句号要浪费多少传导的能量也不肯漏下标点符号。

 

人类的本能为事实颤抖,大脑却感到心脏停悸瞬间一种早该如此的漠然。

 

赤之终——最后的宇智波斑消失了。

 

这是一段荒诞到甚至不能用世界来界定的覆灭之战。

 

本应该在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这一代之后就陷入永久沉睡的大筒木兄弟在大筒木桃式的到来下嗅出了危险的味道,在通过鬼之国巫女的占卜下,终于发现了可怖的事实:

 

大筒木辉夜的族人沿着她当年的叛逃路线,终于确定了这个适合开发为兵团的大陆的具体位置。

 

而这些大筒木的手段,可不会是平和的政权交接。

 

刚开始只是偶尔的单兵试探,就在愈渐频繁的袭击中木叶损耗过重,终于在七代火影一次濒临死亡之际,宇智波佐助不小心将另外一条世界线接合了过来。

 

那个世界近乎于完美的月读——如果不是大筒木们因此派了更多的心力去夺取忍者力量的话。

 

佐助窥到的那个所有人都活着的世界最后一刻,是宇智波带土扔来的五枚轮回眼。

 

在那之前,四双轮回眼,强行挖走了佐助世界的‘有大筒木存在的’时间线。

 

宇智波的末裔凭借着六枚轮回眼和大筒木一族无法出现的世界,构建起了所有世界线的反抗力量。

 

这绝对是本土与外来者最疯狂的一次持久战,能够自由穿梭世界的只有同为大筒木后裔的阿修罗与因陀罗,他们的转世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继承了一部分仙人体的宇智波带土和因为神威这个破格能力得以加入的旗木卡卡西,以及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

 

他们纠结起了每个世界线全盛时期的几个人力量——甚至包括大筒木辉夜——开始为反抗大筒木一族带来的必灭结局奔走。

 

轮回眼成为了硬通货。

 

随着清扫一个个世界的大筒木们,扭曲世界线发展的副作用出现了。

 

通过贯连起诸多世界的山中秘法心转身术例行报告日常的一个千手柱间语气沉重说,宇智波族地和千手族地的石板消失了。

 

世界线在经历千疮百孔的跨度战斗后,开始自我修复,排斥关于大筒木一族的一切。

 

先是大筒木羽衣和羽村,然后是大筒木因陀罗和因陀罗,再也没有六道仙人的传承与传说。

 

然后忍者之神的名号也开始销声匿迹,木之终的讯息传导到每个人手中时,最冷静的反而是宇智波斑们。

 

直到刚刚,最后一个在地穴中停止呼吸的宇智波斑也消失了。

 

他,我们不妨称为009720号旗木卡卡西。

 

即使在这么多世界中,他也是最特别的一个。

 

他拒绝了不知道经手多少人的一对轮回眼,仍然坚持用着血红的眼睛。

 

一只来自十年前的宇智波带土,一只来自十年后再次见到的十年前的带土。

 

为了保证战斗力,大部分加入的卡卡西会有两个极端,一个是修习家传白牙刀术的巅峰时期的卡卡西,一个是四战时期一双暂时性双眼万花的卡卡西。

 

009720号卡卡西是个例外,他在接受同伴馈赠一只眼睛的世界线中修习了刀术,然后跟随着其他世界的部队在回溯前往战场的途中误入了当年与那个小小吊车尾分别的时间点。

 

他成功救下了年少的同伴们,然后在跟随而至的大筒木袭击下失去了所有。

 

还稚气得很的宇智波小少年看着他和琳完全无法参与的战斗,在009720号卡卡西的同伴赶来接手战局,却改变不了世界崩塌的情况下,硬生生要求琳取出了自己的右眼,再一次送出了另一只眼睛。

 

这是009720号卡卡西的世界留给他最后的纪念。

 

 

 

 

 

 

 

熟门熟路提起放射性裂坑中两枚果实,他按住眼睛发动了镶嵌在血肉中的术式,消失在这块只有土石崩塌、裂山断河的战场。

 

也可以说,消失在这块月亮化为碎片,已经没有生灵呼吸的世界。

 

 

 

 

 

再度感受到身体存在的时候,他睁开眼睛。

 

很好,这次的防风镜质量出乎意料的不错。

 

巨大的术式蔓延覆盖的村落里已经蒙上了黑色的纱,前来迎接他的学生蓝眼睛下的眼袋相当严重,仔细看还带着一圈红色,显然已经宣泄了一轮情感。

 

“卡卡西老师……”七代张开嘴又合上,“佐助说……族地已经快要没有地方收敛遗骨了。”

 

那就像纪念英雄一样去立个巨大的碑铭呗,每死掉一个,就默写一遍早已哀悼不知多少遍的名字。

 

反正,都是他们这些人。

 

想想看,一块巨大的慰灵碑,仿佛是工匠长年累月的练习作品,将几个名字翻来覆去刻上千万次。

 

然而009720号卡卡西只是拍了拍这位七代目的肩膀,将两枚果实扔给了背后冲天而起的大树。一枚很快就被伸展开的树枝纳入了主干,另一枚砸出了一声假惺惺的哀嚎。

 

“人家会要求医疗费的哦,前辈!”

 

从树干上探出的半截身子穿着上忍的制服,带着橘色的面具,肢体语言夸张敬礼。

 

“别在我这里找什么安慰了,阿飞。”这个卡卡西很冷淡地回应,他对于除了眼眶中眼球的主人之外的宇智波带土都称呼为阿飞。

 

“你又不是我的带土。”

 

上忍阿飞卡壳了,他结结巴巴强做镇定回答:“哦,啊,嗯……对,你的带土。”

 

009720号卡卡西奇怪看了一眼他,强调:“我的带土已经不在了。”

 

他的父亲,老师,同伴还有村子都已经不在了。

 

上忍阿飞傻气地重复:“嗯,你的带土……”

 

009720号卡卡西没有再多说话,跟着揉眼睛嘟囔道别的学生离开了。

 

上忍阿飞是没法跟着走的。

 

参天大树上密密麻麻镶嵌的全是万花写轮眼神威,一部分用来囚禁着果实形态的大筒木族直到永恒,一部分用作定位其他的时间线,还有一部分用来定时剔除此世界的大筒木存在的时间线。

 

为了稳定数个世界线,神威的拥有者无法离开作为基底的神树。

 

上忍阿飞已经是为数不多还存在意识的宇智波带土了,在宇智波斑消失后,历史线顺位排斥第一就变成了宇智波带土。

 

阿飞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


哎呀,为了那么多不是他的卡卡西的卡卡西,他可要再努力一把呢。





在所有世界线排斥出异界来客的时限,还剩下不到半年。








后记

非常乱来的设定,请S0太太加油




评论(15)

热度(41)